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妃狂天下:踹王下榻 取人性命的妖女
    “嗯,对对,就该让他们付出代价。”幻瑶点头如捣蒜,眼角还挂着泪珠。

    就连脸红着的段逸枫也被这两个女孩感染了,情不自禁地笑了。

    他一直一直喜欢着宫主,却也不曾奢望过与她携手,只是……就这样看着,笑着,不离不弃,也是一种白首不离啊。

    “那么,我亲爱的段护法,我亲爱的幻护法啊,为了我们忘尘宫人的安全,让我们一起努力吧,等到我们再欢聚一堂的时候,定不再有人能将我们分开——”

    紫绫离开忘尘宫后,夜小漓成为忘尘宫宫主,段逸枫与幻瑶也被人换下左右护法之位,从基层做起,乖乖地当起了小喽啰。

    幻瑶气得咬了一根一根甘蔗,直到啃到牙龈出血,退出修养;段逸枫悠闲地在酒楼里买醉,直到睡了一夜又一夜。

    既然夜雪漓已死,无论是为了夜雪漓娶夜小漓,亦或是因为喜欢,或者他本就应该迎娶以为护国将军府小姐,夜雪漓也好,夜小漓也罢,只要是夜家的小姐,他就照娶不误。

    直到那一日,暗门门主与忘尘宫宫主成亲大喜,江湖中人都来祝贺。

    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紫绫正往返于云凌熙各个商号。

    即便形单影只,孤苦一人,可她依然淡然处之。

    因着云凌熙的凌云令牌还在自己手里,她竟让凌云公子的财产在一夜之间转到墨君翔名下。

    没有人知道紫绫是如何做到的,包括同样拥有凌云令牌的云凌熙本人。

    紫绫只淡漠地笑,不在乎过程,不在乎用了什么手段,她只在乎结果。

    看着火光漫天的当铺、赌坊,紫绫只站在不远处的高楼顶上,淡漠地笑看着云凌熙最大的敛财之所在顷刻间化为灰烬。

    一炷香之前,当她踏入凌云赌坊那刻,所有人惊诧着看着这个面罩紫纱、紫眸紫发的女子,纷纷想起了传说中的紫绫妖女。

    有些人争先恐后走近,一睹美人芳容;有些早已吓得跑出去,甚至连银子都没拿。

    “不想死的就马上从这里离开,否则——”

    见众人仍然痴呆样地看着她,更有甚者出手调、戏,“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呵——”紫绫勾出一抹绝冷肃杀的笑容,绝世无双的容颜让众人更是难以移开视线,紫绫的嘴唇一张一合,淡漠说道,“你们知道传说中的紫绫妖星吗?我于火中重生,亦可召唤明火。”

    像是为了证实她所说一般,紫绫只单单一扬手,她所指的地方便在瞬间燃气大火,泛着紫银色的光芒。

    众人终是信了何为妖星,妖星就是能瞬间取人性命的妖女。

    见那些人纷纷逃也似的离开,紫绫说道,“若是让我在凌云公子的任何商铺、酒楼、赌坊、当铺看到你们任何人,我便会让你们有来无回。”

    “哈哈哈哈——哈哈——”张狂的笑声,更添诡异之感,让那些人永远记得,有那么一个紫衣紫发绝色倾城的女子,如何在一夜间毁了众多地方,如何残忍的笑,肆意的笑,无所顾忌的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