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妃狂天下:踹王下榻 姐姐,我恨你
    “我早就知道。”

    血从虎口流出,夜小漓的双眸竟闪出丝丝血色,“你早就知道还忍心伤我?姐姐,我是你唯一的亲人啊,你怎么可以这样伤害我?”

    其实紫绫又何尝不知夜小漓是夜雪漓唯一的亲人,可是夜小漓却并不是她叶紫绫唯一的亲人。

    叶紫绫有许多需要守护的人,墨君翔恰好是其中之一,所以,即便是她夜小漓也难动他分毫。

    紫绫警觉地看着夜小漓,问道,“小漓,你为什么要对君翔下手?”

    见自家姐姐浑身散发出的嗜血杀意,与残酷的冷意,夜小漓就知道自己触到了叶紫绫的底线。

    她垂下了眼,眼泪禁不住夺眶而出,越哭越大声,“姐姐对他比对小漓还好,小漓看不过,小漓只是想教训一下他而已,呜呜……我不知道他这么不禁打啊。”

    在紫绫面前,夜小漓就是那样敢作敢当的人,总是那般耀眼夺目。

    讨厌就是讨厌,喜欢就是喜欢,从来都不会模棱两可。

    她的眼神虽然狂傲,却不让人厌恶,紫绫尤其喜欢。

    看到夜小漓主动认错,紫绫怎么也没办法真的对夜小漓怎样。

    “可是你千不该万不该伤了君翔。”

    紫绫轻轻擦拭墨君翔嘴角像是染了墨的血液,脑中闪过梦里殇岚倒下的身影,心不可遏制地疼痛起来。

    也就是那刻,她头也没抬地说道,“小漓,我可以容忍你所有的任性,唯独不允许你对君翔起杀心,你明白么?”

    “姐姐,我恨你,我恨你——”即便再恨,她终究不是紫绫的对手,跑开的那刻,张扬的红衣闪出嗜血的光芒。

    墨君翔的安全很重要,比什么都重要。

    所以,紫绫选择原谅夜小漓的所作所为,只是她再也不能让小漓待在墨王府了。

    紫绫不知道原因何在,她只知道,自己不能够也不可以亲眼见着墨君翔倒在自己面前,就像梦中的殇岚一样。

    对啊,殇岚,你究竟去了哪里?

    紫绫眼中的伤刺痛了墨君翔的心,他握住紫绫的手,轻声问道,“绫儿,你别难过,我再也不跟她抢你了,咳咳……”

    “绫儿可以去追小漓妹妹,我没关系……没关系的……”墨君翔侧过头去,掩饰自己的在乎与不舍,可是任谁都只当他是别扭了,又那里看出是真的没关系。

    紫绫温柔擦拭墨君翔嘴角的血丝,仿若不经意间说道,“幻瑶已经寻到魔医的消息了,兴许不久你就能好起来了……”

    “那样的话,我也好去找他……”之后又仿若叹息般轻轻说道,“殇岚啊……我真想知道你好不好。”

    那声音很低,可是侧卧在软榻上的墨君翔还是听到了,墨黑的瞳孔中闪过一抹金光,痛感袭遍全身,他竟是怎么也没有轻呼出口。

    他要如何才能告诉她?因为他不能控制自己清醒的时间,甚至仅仅只能在夜晚找回自我,与她在一起的时光就像是偷来的一般,分分秒秒都弥足珍贵。

    **

    “宫主,墨王爷他还好吗?”幻瑶进来的时候,墨君翔已经昏睡过去了。

    日日夜夜,紫绫甚至都分不清,榻上躺着的究竟是墨君翔,还是她心里一直在寻找在等待的殇岚。

    “老样子,似乎愈发嗜睡了。”紫绫继续问道,“是不是有魔域的消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