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妃狂天下:踹王下榻 药石无医
    最后的最后,那婢女竟哭得更加伤心。

    要是以往有人如此说她,紫绫定是不饶,可是转念一想,又觉着这女子说的委实靠谱,自己本身就是这样的人,消失的次数比在这王府待得次数还多。

    也亏得殷末箫隐瞒不报,要不然墨明祺定是不管不顾拿她是问了。

    “你干嘛在本王面前说绫儿的坏话,本王不喜!”

    听着听着,墨君翔就算在迟钝也知道这小婢女是在背后骂绫儿,生气的不得了,也便学着末萧教他的话,冷冷地说出了“本王”。

    一句话,吓得小婢女嘭的跪在地上,脸色煞白,声音颤抖,“奴婢知罪,王爷饶命——”

    “咳咳……”墨君翔咳嗽起来,还是不忘继续说道,“你自己去末萧那里领罚吧。”

    “是,奴婢马上就去。”小婢女连滚带爬地出来,正好撞上帘后的紫绫,吓得嘴巴张的老大,已经说不出任何话了。

    紫绫认出她了,她曾是曦韵的婢女,没想到曦韵一走,她到来了君翔屋里。

    “侧、侧妃——,奴婢知罪,奴婢知罪!”

    紫绫只是冷淡一笑,不言不语,掀开帘子走进了里屋。

    墨君翔只着单衣,赤着双足,站在桌前持笔画画。

    那苍白无血色的脸庞依然俊美那双,那唇角微漾的笑意动人心魂。

    即便寒气逼人,痛楚传满全身,他仍然将整颗心放在那画上,一笔一画,他十分认真十分惬意,却也十分开心。

    这就是紫绫刚进去就看到的一幕,她还看到正画着的墨君翔突然支撑不住,狂咳起来,只是为了不毁掉面前的这幅画,竟忍着痛楚,慢慢踱着步子,就到痰盂那里。

    “噗——”墨君翔还未走到,就已经吐出一口鲜血,鲜红的血液中竟夹杂着深黑。

    心像是停止了跳动,惊骇的紫绫飞也似的奔到墨君翔身边,堪堪扶住他摇摇欲坠的身形,

    “君翔,你怎么样怎么样?”

    墨君翔回头,察觉到紫绫回来了,竟笑得更加耀眼,“绫儿,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我……终于等来了你……”

    形容憔悴不堪的墨君翔,世间最美的墨王爷,他果然还是生生忍到了最后一刻,坚持到见紫绫回来的身影,如此便可心安。

    紫绫走过去,才发现墨君翔刚刚用心画着的却是她叶紫绫。

    一身紫衣劲装,英气逼人,妖娆魅惑;她的手中还拿着极地冰盒,那里还隐约可见光彩熠熠的墨灵圣果,只是女子的眼眸中波光粼粼,像是噙着泪说着什么话。

    这样熟悉的场景,为什么会出现在墨君翔的笔下?

    紫绫看着g榻上早已晕过去的墨君翔,紫眸中的疑惑加身,莫不是那一刻墨君翔也去了,他见到了自己与殇岚?

    “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离开后不久王爷就成了这副样子,每隔一炷香便会吐血昏迷,药石无医。”

    殷末箫的声音依然淡漠,让人听不出其中的情绪,本来紫绫是欣赏他的,只是再见他不悲不喜,她竟然发自内心的厌恶起来。

    “殷末箫,君翔病得这样严重,你就没一点伤心的?你就还是不急不躁、不悲不喜、不怒不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