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妃狂天下:踹王下榻 惩治曦韵
    西云阁——曦韵寝楼。

    躺着的曦韵脸色白的不正常,像是病得很严重。

    为了证明清白,紫绫便拉着墨君翔一起前来看望曦韵,这会儿西云阁里里外外可是围了许多人。

    “曦韵,你说你是被我所伤,可有证据?”

    曦韵的身上有细心的血孔,腰上脖子上又勒痕,应该是银丝所为。

    可惜,她叶紫绫的凶器只会是雪影神弓,身边之人段逸枫是流星锤,幻瑶是幻世神鞭,这么看来倒真真对不上号。

    唯一能对上号的便是殇岚身边的魔使夜毓,那是一个不苟言笑的蓝眸少年,金边的白色里衣配以蓝色外袍,高雅贵气,银灰色半脸面具,神秘诡异,他的绝顶轻功更是高深莫测,鲜少有人能够企及。

    他的手背上也总是停着一只蓝色蝴蝶,那是魔域的信使,可能连紫绫她自己身体里都有一只呢。

    手指上套着一个戒指,牵着纤细的银丝,杀人于无形,那便是魔使夜毓的兵器。

    看曦韵的伤势应该就是他所为。

    殇岚的手下不会做任何无意义的事,除非是殇岚下令。

    如此看来,倒像是占有欲极强的霸道魔君的手笔了。

    紫绫的唇角微弯,可能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因着这个认知她有了些许欢喜。

    “不错,确实是我。”说不出为什么,紫绫竟不想“祸水东引”,竟决定代人受过。

    墨君翔砸吧砸吧嘴,一脸的困惑:“绫儿你……”对的,要信任绫儿,绫儿做的一切都是有道理的。

    “曦韵,君翔当日所中之毒难道不是你唆使他人下的手的?”紫绫笑,紫眸中似有流光闪过,美得令人眩晕。

    “你血口喷人,王爷待我情深意重,我怎么加害于他。”曦韵嘴唇泛白,气得从榻上撑起身子,恨不得抓伤紫绫的脸。

    紫绫淡漠一笑,“你确实不会加害于君翔,可是,你并不知道君翔体质特殊,那毒会害了他的命。”

    “不……不是的。”见怒视无用,曦韵转向茫然墨君翔,双手虚弱地拉着墨君翔的衣摆,一时间委屈至极,声泪俱下,果真是楚楚可怜,

    “王爷,王爷,你要相信曦韵,曦韵一定不会背叛你的。”

    墨君翔点点头,拍了拍曦韵的手道,“我很乖,你也要乖乖的,要真不是你做的,绫儿是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可是你怎么越来越坏呢,你害我没关系,可是不能害绫儿知道么?”

    墨君翔的脸单纯无害,说出的话平淡至极,却可让曦韵血色尽腿,连紫绫都开始怀疑,君翔真的只是痴傻疯癫,而不是故意为之?

    曦韵见墨君翔渐渐走远,如避瘟疫,双手渐渐无力,只知道绝望地呼喊:“王爷……王爷……”

    “曦韵姑娘,很多事一步错便是步步错,我本想饶你,可惜,你不但不知悔改,还屡次嫁祸于我,熟不知你的所作所为在我眼里不过是跳梁小丑,愚不可及。”

    紫绫只一拍手,继续说道:“幻瑶,把楚楼青雅押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