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妃狂天下:踹王下榻 曦韵嫉妒挑拨
    “君翔,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对那些人下手那般重?”她不是质问墨君翔伤人,而是想知道这疯癫的由头何在,也好对症下药。

    “我、我不知道,父皇说我不能娶你,还要把你赶走,我很生气,把自己关起来了,可是他们总来打扰我。绫儿,你知道的,这真的很烦人,我、我控制不住,就打了他们。绫儿,你别怪我好吗?我不是故意的。”

    墨君翔可怜兮兮地求着紫绫的原谅,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眼里尽是期待又有些许害怕。

    紫绫摸了摸墨君翔的发丝,说道:“君翔,我不怪你,你能够自己保护自己,我很开心……”

    “可是父皇不答应……”墨君翔弱弱地说道,又像是想到什么,万分纠结地提建议,“绫儿,我们离开这儿吧?”

    “呵呵,傻君翔,皇上已经答应让我嫁给你了,从今往后我便是你的侧妃。”

    “那……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绫儿,你真好……”痴傻如墨君翔是分不清侧妃与正妃的区别的,他只知道,绫儿可以嫁给他,从今往后他可以一直跟绫儿一起了。

    天还未曾暗下去,墨君翔就自发自觉地跑上去睡了,脸通红通红的,整个身子都用被子遮住了。

    紫绫正在看书,却听到愈发粗重的呼吸声,不免一愣,转头看去。

    尼玛看到的是什么?

    墨君翔墨发如丝绸般铺在软枕上,一触便是极尽的柔软舒适。而他像是极其羞涩般将自己整个包裹住,只露出一双的眼睛,仍是那般干净澄澈,却多了些许薄雾,些许迷离;卷长秀致睫毛搭在绯红的脸颊上,更添风采。

    见紫绫望着他,墨君翔咯咯地笑起来,又忽的一下钻进了被褥里。

    “末萧说只要我和绫儿在一起待一晚,绫儿就会一直陪在我身边了……”墨君翔在被褥里自言自语,越说越开心,这便是他早早爬上来的原因啊。

    当初殷末箫说的是侍寝,他觉着这词有些难记,便强逼着殷末箫解释了一番,如今便是墨君翔理解的那样子了。

    灵敏的听觉让紫绫听清了墨君翔嘀嘀咕咕说了些什么,不免觉得好笑。

    “王爷,你万万不可与叶姑娘共寝一室啊——”曦韵风尘仆仆赶来,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与她传说中的温婉形象更是不符合。

    更雷人的是,她还没来得及瞪上紫绫一眼,就在屋里四处找寻墨君翔的身影。

    墨君翔从被子里钻出一个头,额上微汗。

    “曦韵你真是坏,又不让我和绫儿在一起,我再也不理你了。”

    墨君翔新仇旧恨一起算,虽然曦韵可以照顾他,可是管得也太多了吧,难道她又要赶走绫儿,不行不行,绝对不可以,我要保护绫儿的。

    这么一想墨君翔更是警惕性十足地等着曦韵。

    曦韵心一痛,眼前这个没到极致的墨王爷,最在乎的明明是她,为什么才一眨眼就离不开另一个女子,拿她曦韵当什么?

    曦韵的眸中闪过一抹嫉妒,一抹杀意,一抹决然。

    “王爷,你忘了,你有时候会控制不住出手杀人的吗?你那般珍视叶姑娘,难道不怕晚上突然发狂伤了叶姑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