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妃狂天下:踹王下榻 魔医来了
    “呵呵,”曦韵看到紫绫乖乖站着不动,挑起一抹不屑的笑容,“夜雪漓,你当真以为墨王妃是那么好当的?”

    “你一个嘴巴说要嫁给王爷,可也抵不过圣上的圣旨一封,如今别说嫁了,就算为妾,也得看圣上是不是心情好。”

    “如今你到看看,圣上是如何待你的。若不是畏惧你那半点妖星的力量,肯定是要将你收押问斩的。”

    “呵,原来墨羽国国君如此,就连个小丫鬟也可以随意揣摩圣意,我倒真是涨姿势了。”

    “那你就死了这条心,王爷是不会见你的。”

    “谁说王爷不见了,这世上还真没有本魔医解不了的毒。”

    放荡不羁的声音,像是是天际传来。

    只见半空中花瓣满天飞,魔医风夏洋选择了最最臭美、最最骚包的出场方式。

    “夏洋——”

    “哇,漓儿,好久不见,我好想你啊。”说着,风夏洋正准备给紫绫一个大大的拥抱,又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立刻收回自个那咸猪手。

    他也很无奈啊,要是被殇岚知道了,他肯定要又要被发配边境了。

    “你是谁?”曦韵不屑地看着眼前白衣的银面男子。

    “咻——”一根银针飞向曦韵,才一会就只见她支支吾吾,再发不出任何声音。

    风夏洋妆模作样抠了抠耳朵,“这下耳朵清闲了,漓儿,我们进去吧。”

    既然风夏洋说进,必是能进的。紫绫便不闻不问地跟着风夏洋走着。

    看到如此漓儿如此信任自己,风夏洋狠狠地夸赞了自己一番,说明自己还是很有魅力滴,也不看看他和漓儿是什么交情,那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

    两人才靠近一点,门前御林军就警觉抽剑向前,风夏洋依然淡定自若向前走,毫不迟疑。

    紫绫亦是,当面前的御林军为空气。

    到急得幻瑶跟什么似的,紧紧握住腰间的蛇鞭,就等着临时开打了。

    “小妹妹,放轻松,本魔医是不会骗漓儿的。”

    “谁是你妹啊。”幻瑶嗤之以鼻,“妹你全家。”反正第一眼看到这痞气十足,对着宫主频抛眉眼的男子没什么好感。

    即便他是传说中的魔域仅次于魔君的魔医风夏洋。

    风夏洋看着墨王府的方向,紫绫亦看着墨王府的方向,御林军侍卫统领汗了,这到底该怎么办?开打,还是不开打?

    打伤了魔医,皇上那怎么交代?不打又对不起圣旨啊?

    这样想,便愈发纠结了。

    上天是仁慈了,他本可以不那么纠结,因为下一刻,王府大门骤然大开,从中走出王府管家。

    墨王府的人果然男的俊,女的美,这管家,也是一个书生摸样的俊美男子,听说是叫殷末箫。

    “魔医请,叶姑娘请。”墨王府的管家走了出来,恭敬地将风夏洋和紫绫迎了进去。

    即便这才第一次见这位管家,紫绫总觉得与他在哪里见过。

    见紫绫的眼角一直停留在管家身上,风夏洋摇了摇扇子,“漓儿,想什么呢?不是你让我来救人的么?”

    “没什么,就是觉得眼熟。”

    走进王府才发现,主屋里外跪满了一地的人。

    屋外也还有皇家侍卫守着,不让任何人靠近屋里。

    见殷末箫带人进来的,便自觉地后退,徒留身后曦韵气得面红耳赤。

    大大的屋子里,也是跪了一地的太医,刚进去就听到曾被紫绫揍成猪脸的准墨王妃宁千荷。

    本来还大声哭着,忙不迭瞥到了紫绫的身影,一时间都忘记自己要装贤惠,指着紫绫怒斥道,“你这贱人,谁允许你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