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妃狂天下:踹王下榻 君子飞翔
    那一刻,慕容睿终是知道,慕容珏果然是最成功的人,对所有的一切胜券在握,夜雪漓的死没法让他痛苦,所谓妖星的亡才能够让他心安,这才是真正的一国之君、一方霸主吧。

    “你去告诉皇兄,本王累了,要回去休息。”

    他擦了擦嘴角的血渍,勾起一抹失落的笑容,再次看了看越烧越旺的祭台,终是“再见了,我的爱。”

    你死了,总要有人给你陪葬。这皓月江山,我替你毁去——

    “啊,妖星没死——”

    人群中不知是谁发出一声惊呼,众人纷纷看向祭台。

    原本应该烧成灰烬的叶紫绫,却逆着火光缓缓走来,她的身旁是瑟瑟发抖的墨羽国世子墨君翔。

    黛眉颦蹙,明眸皓齿,香腮似雪,玉容琼姿……

    未施脂粉,却嫌脂粉污了颜色。未点朱唇,却嫌丹朱不如她的唇袖。

    她一袭紫衣,如天上仙子,翩跹而来;腰上紫色长绫随着微风轻轻飘摆,未经挽起的三千青丝不知何时像是染了颜色,在火光映照下发出淡紫色霞光,就那样漂浮如一匹锦缎,触之便是一片柔软。

    她就那样逆着火光飞跃而来,就那样踏着阳光缓步走来,似乎万千的景色都成为她的陪衬。

    一身懒散淡漠,却掩不住她身上的淡淡光华。

    她一身紫光,一双紫眸,右肩上的梅花枝好似顷刻间花团锦簇,而她便是万花之王。

    “姐、姐,为什么……为什么他们都看着我们?”性感的薄唇轻启,却带着点颤音。

    闻言,紫绫微微皱眉,想起火焰正盛的那刻,就是这个男子不顾一切的冲进来抱住她,在他耳边霸道地宣布,“女人,你的命是本座救过来的,本座还没让你死,你怎就敢自作主张?”

    那一瞬间,她以为是殇岚来救她了,那个总是冷酷邪肆的阎域修罗、嗜血魔君呵。

    “殇岚,你把幻瑶他们救出去了对不对?”不可否认,寻死是假,为殇岚争取时间是真。

    本应该得到肯定,可是下一刻,这本该霸道的男子却将她抱的更紧,“姐姐,我好热,这火烧的我好痛好痛的。”

    这就是这句话,让紫绫意识到这个平白冲进来的男子是个陌生人,是她叶紫绫从未遇到过的男人。

    手掌向上,她终于还是没听赤炎的话,使用了紫玄冥火,只因为这个男人说被烧的痛了。

    呵呵。

    不自觉笑了起来,她叶紫绫什么时候心善了呢。

    转身,细细打量这毫不犹豫与她赴死的男子。

    这是一个俊美如仙的男子,如墨的发丝轻盈舞动,面容帅气非凡,一袭白衣,衬得他身上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

    他的剑眉可爱地印在额间,鹰钩鼻下红唇烈焰,只是……

    那露出的宽敞胸膛,肌肤白如玉,迷离又带着些魅惑。

    这样可爱有美丽的人,就算用倾国倾城来形容也不为过,紫绫好奇心起,“你叫什么名字?”

    “墨君翔,君子的君,飞翔的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