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妃狂天下:踹王下榻 与卿赴死
    而观赏着这场祭典的还有那高高在上的帝王,以及他名义上的夫君。

    那耀眼的龙袍,那紫衣的风华。

    紫绫突然很想笑,月前,她还在想如何给慕容睿一纸休书,下一刻就被慕容珏威胁,竟成了砧板上的肥肉,就待宰割了。

    她本可以逃脱的,可是慕容珏和慕容睿却抓获了忘尘宫的人。

    她作为一宫之主,如何能让幻瑶、段逸枫他们身陷囹圄。

    要说他们找到忘尘宫基地的方法委实可笑,竟然是幻瑶,好像是从某一刻幻瑶接近柯越承开始这场计谋就酝酿开来。

    慕容睿无疑是睿智的,绝情的;慕容珏无疑是尊贵的,残忍的。

    只单单一句话,一个威胁,一句承诺,就可以让她叶紫绫弃械投降,甚至连对抗的勇气都没有。

    “午时三刻,执行火刑!”

    八个字,宣告着最后的处决,紫绫忍不住想起儿时,父母将自己作为圣物献给火神的那刻,应该都没有这般热闹吧。

    她叶紫绫跟火倒真是极其有缘啊。

    当炽热的感觉从脚下缓缓传来的,紫绫只是淡漠地望着前方,没有方向,没有焦距。

    “妖星,你到底是谁?你再不告诉本王雪儿在哪,最后本王也救不了你,你明不明白?”

    即便早已怀疑紫绫的身份,即便火势早已冉冉直上,慕容睿仍是不甘心地飞到祭台上,眼神焦急。

    “夜雪漓她早就死了,死在被你放血的那刻,死在被你钩心的那刻,死在坠崖的那刻……你凭什么让她活过来呢?”

    “凭我是她的夫。”慕容睿固执地握着紫绫的双肩,好似这样做就可以问出夜雪漓的下落。

    “呵……哈哈,慕容睿,我该怎么说你才好呢。在我的记忆里,夜雪漓从未爱过你,哪怕一丝一毫都不曾爱过。”说完忽然大力推开他,冷冷道,“如此可悲又可恨的你拿什么来我质问我。”

    “不会的,不会的,雪儿是爱本王的。”

    “慕容睿,你说若我擒住了你,是否就可以交换忘尘宫的人呢?”一把尖匕落在慕容睿的脖子上,划出一丝血痕。

    “没用的,皇兄要杀一个人从不会为任何人放弃。”要不然,他也不会选择如此毁灭性的方式成全内心深处的执念。

    “呵呵。”紫绫冷笑,收回匕首,“就像当初慕容珏对护国将军府的屠杀殆尽吗?”

    见火势燎原,紫绫猛地推开慕容睿,在他远去的那刻,忽的笑靥如花,“慕容睿,你不配与我赴死。我要你亲眼看着,我是如何毁灭皓月江山的。”

    漫天火光铺面而来,将她整个吞噬,然而就在万众瞩目的当口,似乎有一袭白衣冲入火光之中。

    落在祭台之外的慕容睿猛地吐出一口鲜血,犹如祭台之上那缓缓燃烧的火焰,璀璨夺目,光彩耀眼。

    “为什么……为什么你总是要将我推开?为什么——”

    一滴泪从眼眶中霸道地流出,他甚至都来不及阻止。

    慕容睿仿佛明白,他与夜雪漓之间总是横亘着千山万水,每当他想靠近的时候,总会有人遍体鳞伤。

    “王爷,刚才跳上祭台的是墨羽国质子,皇上让你过去共商对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