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妃狂天下:踹王下榻 致命一击
    紫绫真想晕过去,“一惊一乍可真不像是个护法的作为。”

    幻瑶笑眯眯扑到紫绫怀里,蹭啊蹭,低声说:“非也非也,我现在可是绿儿的身份哦,亲爱的宫主大人,太聪明反倒不正常了哦。”

    紫绫沉默,猛然意识到幻瑶说的实在很对,可是她怎么就觉得这丫头怎么看怎么就少根筋呢?

    紫绫回到偏院的时候,哪里见到什么人。

    可是她正准备闪身离去,鼻尖传来淡淡的花香,不消片刻就有一只蓝色蝴蝶隐约闪现。

    她以为来的会是殇岚,可是转念一想,殇岚貌似总在晚上出现,现在出现的该是魔使夜毓了。

    这个蓝衣黑发的少年,一头未束的墨发随风飘扬,衣领微微敞开,露出曲线优美白皙修长的脖子,一身蓝衣更衬得肌肤如雪,,漆黑的眸子深不见底,显得主人的城府深不可测。

    他也戴着半脸面具,只是与风夏洋不同,面具上好似雕刻有古老的花纹,看起来神秘而又美感。

    每次见夜毓,他都是不笑的,就像一块万年不化的冰,淡漠的表情,永远保持一个姿势的嘴唇,还有他左手上的蓝色蝴蝶跃跃欲飞……

    “有事吗?”

    “暗门二门主已答应交易,秦硕锦不日便会来找白璎雪,你自把握机会。”

    不咸不淡的说完一句话,夜毓就在蓝蝴蝶的包围下消失不见,他消失的方向似有蝴蝶翩翩起舞,又仿佛有不知名的淡淡花香。

    紫绫在心底竖起了大拇指,殇岚的手下果然是厉害。

    “一月后便是白璎雪的生辰,秦硕锦,你难道会放弃献殷勤的机会吗,这会必要你们有来无回。”

    这样想着,紫绫模仿白璎雪的字体,邀秦硕锦一聚。

    一月后,白璎雪生辰。

    睿王府偏院,紫绫和衣而卧,仰躺在软榻上,静静地看天边明月。

    “宫主,药已经下了。”

    屋外响起属下来报,紫绫才悠悠起身,言道:“可以引慕容睿过去了。”冷冷的笑意淡漠的眼神,只轻轻一弹,屋外树影婆娑。

    风夏洋的药,总是那么好用。

    才不过一会,幻瑶便风尘仆仆的赶来了。

    “宫主,情况有变。”

    “噢?”

    “让秦硕锦给逃了……听说被剁了命根子。”

    “呵呵……”紫绫只是淡淡的笑,“逃了不是更好吗,慕容睿要做的仅仅只是亲眼目睹,剩下的就该是我们的事了。”

    失去了暗门的庇佑,秦硕锦就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紫绫突然很想看到,当白璎雪看到秦硕锦趴在地上连乞丐都不如的样子,想想都觉得万分有趣呢。

    **

    “睿,你要相信我,我是被强迫的,我没有背叛你,从没想过背叛你啊。”

    还没到雪园就听到了白璎雪歇斯底里的哭声,走进去只看到一室的旖旎风光。

    白璎雪则跪在地上,衣衫不整,汗水淋漓,泪流满面,额上脸上贴着许多乱发,看起来委实狼狈。

    反观慕容睿,只坐在红木椅上,一言不发,只那冷漠的眼神宣告着他的绝情。

    “啧啧,雪侧妃,怎么这么狼狈?”紫绫毫不留情地指出,“今晚不是你的生辰吗?真是很难想象如此受宠的你,如今这副样子竟是连街头乞丐都不如。”

    白璎雪愤恨地望着紫绫,要是眼神可以杀人的话,她一定要将夜雪漓寸寸凌迟。

    “夜雪漓,你个贱人,一定是你,一定是你陷害我的。王爷,你要相信我,一定是夜雪漓下药,一定是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