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妃狂天下:踹王下榻 慢走不送
    “噢?”慕容睿拉长尾音,显得诡异,“这么说,爱妃这次回来不是打算报复本王,而是想再次勾引本王咯?”

    勾引你妹啊!要本姑娘勾引你?还不如你自己钻回娘肚子里的可能性大。

    “随你怎么说吧,我现在很累很想睡。”紫绫不想再搭理这倒霉催、惹人厌的慕容睿了,拉上被子,继续闷头大睡,顺便食指一直,“出门左拐,慢走,不送。”

    忙不迭被拉住了右手,修长的指甲陷进紫绫的手腕,耳边是慕容睿残忍的笑声,带着嘲讽带着鄙视,“夜雪漓,记住了,你伤雪儿一分,我便伤你一分。”

    “哦?是吗?你真认为能伤得了我?也许你还未伤我一分,我便让白璎雪百倍奉还呢?”紫绫轻笑。

    小伤口可难不倒她现今的自愈能力啊,或许很好玩。

    紫绫的手腕,那细细的伤口竟以一种诡异的速度愈合着。

    慕容睿脸色铁青,连抓着紫绫的手也开始冰凉起来,一脸的不可置信。

    “慕容睿,你相不相信,其实在尖锐的弯钩刺进夜雪漓心口的那刻,她就已经死了……”紫绫很满意慕容睿的反应,阴森森的说道。

    “不,你胡说,世上哪会有鬼?”

    “世上本没有鬼,不过冤死的人多了,也便成了鬼。”紫绫不置可否,将鲁迅的名言更改一番,学起了赤炎,胡编乱造,效果那是杠杠的。

    “你觉得本王是那么好骗的人吗?”慕容睿的怒意难以抑制,双眸锁住紫绫的脸庞,双手竟勒住了她纤细的脖子。

    “慕容睿,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紫绫在心底召唤出火,伸手,附在慕容睿的手背上,任不可视见的火逼退慕容睿。

    哪知,慕容睿对那股灼热感而不见,未曾放开,只一眨不眨地紧盯住紫绫:“你的身体为什么这么烫?生病了吗?”半是担忧,半是怜惜。

    紫绫挑眉,当初的夜雪漓就是被慕容睿偶尔有之的温柔感动的一塌糊涂,弥足深陷不可自拔,甚至为她自损身体,当真是愚不可及。

    她叶紫绫不可能也不可以为这样的男人付出真心,她其实是没有心的。

    “噢?很烫吗?好像是的。”紫绫声音冷然如初,好像自身如火一般的烫也属于小事一桩,勾唇冷笑,“王爷打算如何呢?”

    紫绫掌上的火已经灼伤了慕容睿的手背,虽未发出嘶嘶的声音,却也可以将一般武者烫伤。

    “本王……本王……”

    “本王明日会让御医来看你,你小心歇着。”

    慕容睿猛地转过身去,逃也似地离开,好像紫绫就是毒蛇猛兽。

    谁先爱上,谁就输了。

    他怕自己这次会再次输掉,他怕会像六年前一样看着夜雪漓从他身边离开,他更怕夜雪漓会像一年前一样伤痕累累,却是为了别人。

    这一次,若是她要离开,他便折断她的羽翼;若是她为别人伤痕累累,他就率先让她伤痕累累,只为他……

    只有慕容睿自己知道,当他的手指割破夜雪漓的时候,自己的心有多痛;只有他自己感觉到,触碰夜雪漓雪白脖子的时候,他的心跳加速,身体的灼热愈演愈烈。

    夜雪漓的眸子带着既熟悉又陌生的疏离感,像是不屑地俯视他,让他几乎窒息,却又仿若有魔力般,时时牵引着他不断靠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