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妃狂天下:踹王下榻 利用殇岚
    “到目前为止,本宫哪配跟你老人家站一起呢啊?”

    天啊,原谅我吧,我真心不是故意的,我是有意的。我暂时也真心不是这魔头的对手,好不容易脚底抹油,溜了;哪能再回到魔教啊,哪能啊?

    “本座很老吗?”殇岚冷冷的发问了。

    这句问话怎么这么熟悉呢?脑中猛地闪过殇岚诡异的笑容,曾经他好像也是这般介意“老”字吼。

    难不成他真的是又老又丑?

    紫绫满怀同情地打量殇岚,发出轻微的啧啧声,心里自我脑补:难怪呀难怪,难怪老听夏洋说他灭了哪门哪派,就因为人家说他老他丑,唉……

    “本座很值得你同情?”

    在紫绫不注意的时刻,殇岚的手狠狠地掐住她的脖子,金眸中的怒火不断升腾,就像殇岚与夜雪漓初见时一样。

    当时的殇岚也如此这般,让夜雪漓体会到濒临死亡的窒息感。

    紫绫有一种错觉,好似这个男人并不会杀她。

    “殇岚,如果我死了,你就再也没机会了……”挑衅地望着他,不顾及他喷火的金眸,冷笑。

    没机会什么?没机会再找到一个女子,填充他的寂寞与悲哀。

    “呵,本座等着……”

    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转身离去。

    紫绫只看到他飘飞的衣角,还有那满头的银发。

    她从不曾了解过他,不知道他身上的邪气与冷寒从何而来,不知那一头的银发由何引发。

    她只是在赌他的寂寞……

    脑中闪过几天前的情景:

    忘尘宫集合地。

    “宫主——”

    “何事?”

    “宫主让我去找的人有线索了。”

    紫绫接过,看着纸张上龙飞凤舞的字体,那般熟悉、却又那般陌生,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千、面、娇、娃。”紫绫轻声喃喃,“易容之术,与魔箫相比,不相上下。”

    段逸枫说道:“属下以为打着与魔教相比的旗号,必会引起魔教阻拦,乃至屠杀。意外的是,魔教不光没有横加阻拦,还……还……”

    “还倾力相助。”紫绫苦笑,用内力摧毁了手中的纸张,看着它化为粉末随风飘散,“逸枫,你知道这是谁的字迹吗?”

    逸枫摇头,“不过,情报的真实性,属下已经证实。”

    紫绫轻笑出声,“阎域修罗、嗜血魔君。不相信吧?连我都不相信呢……”

    记忆拉回,紫绫抬头,仰望天空,呼吸着清晨的空气,脑中思绪万千。

    殇岚,你是否早就知道我在利用你?

    等到忘尘宫与魔教不相上下的时候,我才会回到你的身边。

    呵呵,漏洞百出的借口啊,若是我真的能够与你匹敌,你又凭什么将我禁锢在身边?

    殇岚,你这样由着我,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

    “呵……”紫绫微微苦笑,看着渐渐升起的太阳,眸中闪过一丝杀气,“血债必以血来偿——”

    **

    “宫主,慕容睿和白璎雪在睿王府,歌舞升平。”

    手下的话犹言在耳,紫绫的嘴角勾起一抹鄙夷:“白璎雪,你以为现代所学到了古代就能够无往不胜了,可惜,你的敌人是我叶紫绫——御影组织的金牌杀手绫。白璎雪在现代可以说是人人喊打的小三,在这古代便更是不知廉耻的女人,这下子真是愈发好玩了……呵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