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妃狂天下:踹王下榻 她是漓姐姐
    幻瑶的意思再明白不过,忘尘宫要做的,就是让他们内斗,我们好坐收渔翁之利。

    紫绫接道:“也就是说,是暗门阻止我们调查白璎雪咯?”

    “宫主料事如神,确实如此。”幻瑶也在瞬间严肃不少,多了些许担忧,“暗门是三国数一数二的杀手组织,势力有多大还是个未知数。”

    “不过,据探子来报,阻止我们那股势力是暗门少主的人。”

    “呵,”紫绫云淡风轻,“即便如此,暗门二门主也不一定毫不知情。”如今想来,也许,白璎雪对付夜雪漓的那些事或是背着慕容睿干的那些事,必是用了暗门的人。

    这下子,忘尘宫和暗门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幻瑶,换上白衣男装,立刻前往皓月国东南边境……”

    幻瑶说了声是,便如风一般消失了,轻功着实不错。

    那件事紫绫在几天就跟她说过,等她调查好了白璎雪的事,自是一切按计划行事。

    紫绫看着皓月国的东南方向,一抹浅笑溢上眉梢。

    微风吹起轻纱,一笑倾人城……

    **

    三日后,天水一梦按照紫绫的意愿进入睿王府。

    他们都不知道是谁的安排,更认为这赫赫有名的戏班子,肯定是应了当今圣上的旨意前来演这么一出。

    铛铛铛,锣声起,鼓声奏。

    紫绫斜倚在一棵大树上,一身绿衣隐在其中,那满树的茂密树叶是她最好的掩护。

    一双眼,一眨不眨地注视着戏台,也注视着今天的寿星慕容睿,还有他身边那个大红华裙的白璎雪。

    那只有正妃才能着上身的大红色,她穿着竟毫无愧疚之心。

    紫绫的手指不自觉地陷入树干中,仇恨的血液在身体内翻滚。

    那戏文写着的是夜雪漓曾经刻意深藏的记忆,是那段本该遗失的记忆。

    “白璎雪,你设计陷害夜雪漓,派人玷污她杀害她毁她清誉,借慕容睿之手断她双腿,呵呵……可惜啊可惜,遇到我叶紫绫,你的好运终是到头了。”

    夜雪漓在她最美好的年华遇上了慕容珏,过程才那般悲惨;

    又在最单纯的年华遇上了慕容睿,结局仍是那般惨痛。

    “雪儿……”看着戏台上上演的一场英雄救美,慕容睿双拳紧握,情不自禁地轻唤出声。

    “嗯?”白璎雪定定地看着慕容睿,打一开始,她就觉得这戏文有问题,这下子是愈发肯定了。

    慕容睿激动地站了起来,“雪儿、她是雪儿——不不,是漓姐姐,漓姐姐”

    “睿,你冷静点,睿——”

    慕容睿挣脱开白璎雪,跃上戏台,紧紧拽住扮成白衣少年的花旦。

    “雪儿——,你是雪儿?”

    他好似疯狂地喊着,眼中心中仅仅只有白衣少年,他抱住花旦,喃喃自语,

    “雪儿,我一直在等你,一直在等你,你怎么到现在才出现?”

    白璎雪何其聪明,只一眼,就知道慕容睿再次想起了那个女人,气得咬牙切齿,却仍然佯装镇定。

    “哈哈,各位,王爷觉着他们演得太好,太激动了。我看各位也累了,先下去休息吧。”

    正妃不在,白璎雪俨然成了睿王府的当家主母,碍于战神冷王的威名,往来宾客就算再好奇,也只得离开,免得今后被杀人灭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