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妃狂天下:踹王下榻 火神之子
    “那个……大哥”

    紫绫觉得面前这个肯定是个白痴,虽然说话未免浪费自己口水,可是不说又太对不起自个,压下那道无名火之后,终于扯出一个比哭还无奈的笑容:“你‘追’自由是你的事,干嘛扯上我呀?”

    “父王说你是本王的未婚妻呀。”说的还是那么的理所当然,让紫绫有一种错觉,好像自己真的就该嫁给他似的。

    “咳咳……我什么时候成了你未婚妻了?”她又不是神经病,双重人格,失忆症患者,怎么可能订婚了自个却不知道?

    某二沉思良久,一字一顿:“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紫绫猛地怔住,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的父母早就不在了,又何来父母之命呢?笑话。

    “戏弄我的代价怕是你承受不起。”紫绫的嘴角扬起一丝轻蔑而不屑的弧度。

    “没有调戏你啊。”某二为了证明自己语文学的很好,找了个戏弄的近义词,吹了吹火红的刘海顺便耍耍帅:“本王这是实话实说,记不记得小时候你们村大旱引起山林失火,你父母说你不详,要将你献给火神?”

    刺痛的感觉才上心头,可以深藏在角落里的记忆呼之欲出。

    没想到她才三岁的时候,亲人就认为她不详,竟将她献给火神,是不是、如若当初那把火真的烧了她,那些人就不会明目张胆地抛弃她了。

    某二并未注意到紫绫铁青的脸,继续嘀咕:“你们不都说父母之命不能违抗吗?要不然父王也不会……也不会要本王娶你。”某二很是委屈地绞衣角。

    “呵——,原来你是火神之子,幸会!”紫绫的脸上淡漠一片,不怒不笑不恨亦不恼,她就那么漠然地注视着某处的火光。

    “其实本王也不是不想嫁你,只是不想那么早。”某男继续犯二。

    见紫绫不语,继续解释:“本王觉得你长得虽然比不上本王,不过本王很孝顺,很听父王的话,是不会抛弃你的,你也别担心嫁不出去。”

    “喔?那还得多谢你了——?”紫绫处于愤怒的边缘,黑瞳里差不多迸射出赤红的火焰。

    “你是本王的未婚妻嘛,也不要那么客气,嘿嘿……”

    某二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俊脸更红了,也就没注意到背后深来的两只手,还有耳边不可一世的怒吼:“管你什么王,我掐死你掐死你。”

    “咳咳咳……你谋杀亲夫啊,反了反了,快休了本王。”幻化为火,某二脱离了紫绫的魔爪,摸了摸脖子,气呼呼道,“泼妇就是你。”

    他显然还没意识到自己犯了多少的语病。

    “本来还想跟你好好说的,谁叫你那么凶,哼——”某二嘟着嘴,怒气腾腾地踱着步,无视要把他生吞活剥的某绫。

    不久之后……

    红眸美男优雅而坐,坐在有火光幻化而出的座椅上,火红色的长发如火莲般在幽幽烈火中绽放。

    “本王现在不喜欢你了,不想嫁你。”某二继续分不清嫁与娶的区别,某绫继续无视之,谁叫这男人根本不是个人呢,人家是神,杀又杀不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