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妃狂天下:踹王下榻 火红的二货
    紫绫醒来的时候,周围是火红色的光芒,将自己重重围住。

    “哈哈哈哈——”火光中好似有人爽朗一笑

    紫绫墨瞳中闪过一抹倨傲,“别以为凭这就能困住我。”

    “绫儿莫气,本王并无恶意,只是来跟你商量商量亲事的。”

    幽幽火光中,隐隐约约映射着一抹妖艳的火红,才一眨眼,缓缓走出不失女子妩媚姿态的红发美男,红眸滟潋,长长的火红发丝擦着妖媚的容颜翩然飞舞,闪现着如宝石般璀璨的光芒。 紫绫自幼对各色人种不感冒,对这种全身上下都是红色的人更是压根没好感,最可恶的是某男竟然软禁她。

    软禁——,一想到这个词就来气。

    “怎么,把我莫名其妙地抓来这里算是‘并无恶意’?我到真想知道什么才是有恶意。”

    冷漠的声音从紧抿着的唇瓣中冷冷的溢出,紫绫一个闪身,给某男一个过肩摔,抓住的却仅仅只是不可握住的赤火。

    “绫儿怎么这么顽皮,虽说本王是你未婚夫,这众目睽睽、光天化日的,也要矜持啊矜持啊……”

    红发美男红扑扑的俊脸,现在更是很合事宜羞红,装模作样地翻开手中的,自言自语:“嗯……?怎么还是查不到‘矜持’?本王应该没用错词吧?”

    光天化日、众目睽睽,喝——还矜持。

    紫绫都快抓狂了,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前一秒她明明接住子弹,假死,召唤明火烧了那些人,下一秒就见到了这么一位人不人鬼不鬼二到极致的“红孩儿”呢?

    “喂,绫儿,你们中国要女孩子矜持没错吧?”

    “神经病。”要是理这位二货,自己就成二货了。

    “唉呀,不管了,这破词典,一点用都没有,亏得父王专门现身去书店买。”某二货气得将大词典抛进身后的火里了,欣赏着越来越旺的火势。

    紫绫不免为中国人民伟大的编纂成果默哀了整整三秒,才不耐烦地问道:“能告诉我,拉me来谈什么事吗?”

    “噢,对了,亲事。”某二一拍脑袋,长长的火红留言飘飞起来,再次遮住半个眼眸,这才

    苦恼起来:“父王让我们尽快完婚,可是本王不想那么早嫁人。”

    在瞥到紫绫快晕过去的眼眸时,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咬了咬唇,决定为了自己后半生的幸福,出丑就出丑嘛,反正又没学过普通话。

    “你们古人不是都说‘生命很值钱,爱情也很贵,只有自由最无价,生命爱情站边去’嘛?”

    紫绫的脸都快僵硬了,咬牙切齿,“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要是自己真有这么个丈夫,她立马撞墙……额不对,立马把他给枪毙了。

    “管他呢,反正都说自由无价就好了,本王要追无价的自由。”

    某二在心里还默默鄙视了下中国古人,明明他自己说的更好,可不是嘛,前面都是价格,后面怎么突然就换了,他很是不解呀不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