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妃狂天下:踹王下榻 不详弃女
    “紫绫,你昨天是不是……是不是又梦见什么了?”唐洛洛吞吞吐吐地问出了口。

    紫绫疑惑不已,从什么时候起,连一起长大的闺蜜也开始害怕自己了?呵呵,好,很好。

    紫绫试探性地问道:“洛洛,我梦见了什么了?”

    “紫绫,连我你也不相信了吗?”

    唐洛洛的声音很低,在紫绫快要放弃的时候,终于不再犹豫,深吸一口气说道:“紫绫,接下来我要说的话,你一定要相信我……”

    “说——”紫绫不置可否,只淡淡吐出一个字。

    “昨晚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你喊少主的名字,刚刚黄坤打电话告诉我,院长已经发现少主死了,你是他第一怀疑对象。”

    “呵——”紫绫冷笑,冷酷的眉眼间,张扬着霸绝血性,“他死了。那又如何?”

    “院长……院长是不会放过你的,紫绫,你必须得连夜逃走,要不然……”唐洛洛紧张地哭泣,“要不然,你也会死的,知不知道?”

    “洛洛,你觉得天下之大,我能去哪里?”紫绫的的话语中含着一丝淡漠,一丝嘲讽。

    话刚说完,静谧的寝室响起了嘈杂之音,众多男男女女,或熟悉或陌生,就那么持着枪支,对着紫绫。

    “咳咳……”

    苍老的咳嗽声之后,众人簇拥中,院长持着拐杖一步一步走近,怒不可遏地吼道,“叶紫绫,你这吃里扒外的东西,枉我养你那么久。咳咳……你竟然害我孙子。”

    “院长也认为是我杀的他?”

    “难道你还想狡辩不成?”院长苍白的眉毛拧在一起,气得直哆嗦,恨不得扬起拐杖把紫绫往死里打,却又拼命控制自己,不敢靠近,生怕自己沾上紫绫的晦气。

    “呵——,”紫绫笑得猖狂,笑得魅惑,“你孙子他咎由自取。”

    “唐洛洛,你还不动手。”院长对着唐洛洛一声令下,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他要亲眼见着紫绫死在好友的枪下,要她死不瞑目。

    唐洛洛跪在院长面前求情,哭哭啼啼的样子,我见犹怜,“我……我……院长,你饶了紫绫这次吧,一定不是她,一定不是她。”

    一定不是她什么呢?一定不是她杀了院长的孙子,还是一定不是她走漏的消息?

    而那个消息就是,阳光孤儿院院长的孙子就是“御影组织”的少主,院长便是组织的龙头老大。

    打着阳光的旗号,从事龌蹉的行当;慈善的外衣下是一颗肮脏的心,让紫绫打心眼里唾弃的黑心。

    这里的孤儿,被训练成杀手,被训练成慰安妇,“慰”黑道少主,“慰”他们生意上的伙伴,“慰”那些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

    紫绫因着她自小美丽的外表,聪慧的头脑,成了那取人性命的死神,等到她失去利用价值的那刻,便是连干净的身体都无法保全的时候。

    她从未想过杀人,却也未曾想过要放过他们。

    “砰——”

    一颗子弹穿透紫绫的脑膜,唐洛洛歇斯底里地哭喊着。

    黄坤的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意,紫绫终于明白过来,少主被黄坤所杀的,因为他玷污了唐洛洛。

    在被送进孤儿院之前,紫绫也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所有的悲剧源于她做的梦。

    梦中有妈妈,隔天妈妈就死了;梦中出现了爸爸,不久他也死了,连无意中梦见大伯,却也见他死了。亲戚都说她不详,克父克母不说,还克死了其他人。叶家人在她绝望的时候将她抛弃,让她自生自灭。

    遇到院长那日,紫绫以为自己找到了阳光,不料所谓的孤儿院却是地狱,逃不了也躲不掉。

    六年前的事情,自己的死亡预言能力,她只对唐洛洛说过,今次能利用这点,让她做代罪羔羊的,应该只有黄坤了吧……

    “洛洛、黄坤,你们这样害我,是不是午夜梦回的时候也会偶然惊醒?”

    “既然下地狱,那就一起吧……以神之名,赐我明火。”

    紫绫死的时候,灿烂的笑容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忍不住震颤。

    那样绝美的笑容,仿若谪仙的气质,不似凡尘。

    次日,市电台记者报道:阳光孤儿院偶然失火,院中无一人生还,唯有一具女尸,毫发无损,据调查该女子曾是叱咤黑道的倾城杀手,代号“绫”,已被送至国家研究所。xx电视台记者将做跟踪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