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妃狂天下:踹王下榻 楔子 一念成魔【可选看】
    “奉无上仙尊之命,逮捕九尾妖狐。”

    “奉无上仙尊之命,逮捕九尾妖狐。”

    天兵天将一遍一遍重复着响彻天际的话语,紫绫上仙果真还是如预言所说,终有一天为天地所不容,为众神所唾弃。

    “煞——”紫绫拉开雪影神弓,紫色的剑气划过天穹,重伤了身后追寻而来的天兵,为她赢得了片刻的脱逃时机。

    她想,若是再支撑那么一会,就可以逃离天界,回到阿尊的身边了。

    上天终究还是与她开了一个玩笑。

    在紫绫闯入云层之中的时候,轻柔的浮云中缓缓映出一个人的影子。

    他宽大的雪白衣袖轻柔地随风轻摆,仿若云一般轻缓,月一样柔和。紫檀木扇垂在腰间,晃荡着,摇曳着,象征着对前主人的喜爱。

    是的了,那紫檀木扇就是紫绫送给向逸的,是他惜之爱之的礼物。

    向逸缓缓飘下,落在紫绫的面前,宠溺地摸了摸紫绫的发丝,仿若叹息:“阿绫,何必执迷不悟,苦海永无边,回头方是岸。”

    他的语气中多了点无奈,多了点恼意,却仍然少不了宠溺,他果真还是没法对阿绫发火啊。

    “向逸哥哥——,你说我执迷不悟也好,说我不知好歹也罢,”紫绫紧了紧手中的雪影神弓,淡笑,“我已经没有回头路了,万年修行又如何抵得过与他相守百载?”

    “哪怕遁入魔道也在所不惜?”向逸几万年不变的俊逸脸庞,悄然染上一抹哀伤,转瞬即逝,如风吹过,不留痕迹。

    紫绫的眼中是满满的坚定、不悔,“哪怕遁入魔道也在所不惜。”

    “呵——”向逸清冷的笑容未达眼底,他微微颔首,微风吹过,衣袂飘飘。

    白云团聚,遮住了他们的身形,紫绫知道,那是向逸的法术,为的就是将那些天兵天将隔绝开来。

    那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要与我一战,还是意味着这是我趁机逃离的机会?

    紫绫心颤不已,泪无声滑过。终究还是来不及脱逃,终究还是要与这个一直尊敬的男子战上一场吗?

    “向逸哥哥,对、不、起。”

    雪影神弓缓缓隐去,紫绫手持紫云箫,置于唇畔,正待吹出第一个音符,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推离。

    向逸的脸庞越来越模糊,她已经看不清他如梦如幻卓尔不群的身影了……

    “阿绫,如果这是你的选择……我一定支持——”

    这就是疼她爱她的向逸哥哥,这就是她打算迎战的向逸哥哥,此时此刻,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看不清向逸的神情,正如她从不曾了解向逸的内心。

    **

    风凉凄凄,飞沙如尘,昏暗幽深的魔界,处处有新增的或经历风雨的白骨凋零,不时有脚踩踏白骨发出的“咔嚓”的清脆响声。

    紫绫走在白骨森森的魔界大道上,本想给阿尊一个惊喜,想告诉他愿意放弃万年修行,哪怕为天地不容。

    没成想,幽暗的魔界竟覆上了一层血红,空气中漂浮着血腥味。

    “魔界至尊,千秋万代,与日同在。”

    闻言,紫绫欣喜地喊着阿尊,朝发声地飞去,却在听到下一句的时候猛然停住。

    “万妖女王,千秋万代,与月争辉。”

    “恭祝魔界至尊与万妖女王喜结连理,共享三界。”

    魔界与妖界中人齐聚魔界,就是为了两位王者的婚礼。

    紫绫从不知道有这么一天,身为天界的上仙,竟有这样一个机会,见证妖魔两届,绝无仅有、举世无双的联姻。

    “本尊的子民们,从今往后,女王就是本尊的魔后,与本尊一起俯瞰三界——”

    “噢——,噢——”他们为妖魔结合欢呼,更为攻占神界喝彩。

    觥筹交错,推杯置盏,血腥味与酒香味交杂,充斥着整个魔界。

    魔宫的喜庆在紫绫面前展露无遗,她就站在正殿的门口,静静地看着那两个高高在上的妖魔成亲。

    阿尊,你曾说,无论我在哪里,你都可以感觉到,都能立刻找到我。

    现在,我就站在你的面前,你却没有发现……

    你是魔界至尊,她是万妖女王,红衣喜服,如火更如血,看起来竟该死的绝配。

    紫绫的泪水不可抑制,心中的痛楚难以言说。

    “阿尊——”她终于还是轻唤一声,给他一次机会,也给自己一次机会,“见你伤得很重,我背叛神界,就是为了给你送药,不曾想,见到的却是你与她的婚礼,我果真好不悲剧……哈哈——我是紫绫上仙,却甘愿为妖为魔,如此堕落,为天地不容。”

    “你的高贵与幸福三界皆知,我的狼狈与心痛无处遁形。”

    “噗——”

    几万年前,尊者的预言,她并不相信。

    尊者在很久以前就私底下对她说过:“九尾紫狐,为情痴狂,卑微如尘,隐于三界。”

    紫绫从不知道,有那么一天,她会如预言所说,卑微得哭泣,卑微得自责,卑微地喷出一口鲜血,却不知为何,早已变黑变涩……

    “绫儿,你怎么来了?”

    魔尊怅然若失,酒杯不知何时扔下,瞬间来到紫绫身边,抚上她的脸颊,连声音都染上了悲伤。

    可是紫绫神智模糊,自言自语,她不知道火红在一瞬间染上了黑色,不见那魔界至尊落至身旁,一遍一遍深情地呼唤她的名字“绫儿,绫儿……”

    “阿尊,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置我于何地又伤我多深啊……”

    “阿尊,若有来生,我定不再爱你……”

    人界因其短暂而脆弱的生命力,独善其身,为三界不屑;天、魔、妖三界自开天辟地之日起,便互相讨伐征战,视为仇敌。

    神魔相恋,必遭天谴。

    这是天训,更是天规,而紫绫,作为万年前的仅剩的上仙之一,却违背天规,痴恋妖魔。

    所谓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她终究遁入魔道,泛白的紫光逐渐转黑,从天界除名。

    自那一日起,紫绫上仙仿若消失不见,神魔两界都没有任何记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