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晚落 第三十一章 木泽被抓了
    三人一副我明白的样子。“不要解释了。”

    过了一会,木泽还没等上床睡觉。警察就找上了门,身后还跟着高阳父子。

    三人看到高阳现在的样子。觉得木泽脸上的淤青,一点也不吃亏了。他的头上和脸上很多处都贴着绷带,有一条胳膊还吊着绷带。

    不知道他对木泽有多大的怨恨。这么严重的伤一刻都不休息,就带着警察找上门。

    “就是他,就是他打的我。”高阳指着木泽。

    高阳的父亲穿了一身黑色的中山装,戴了一个黑框眼镜。头顶没有几根头发,但是俩边毛发茂盛。听别人说过,他是a大里的教授。

    “就是你把我儿子打成这个样子的,你别想在这个学校待了。”高阳的父亲愤愤的说道,嘴里的唾沫星子都飞了出来。

    “你跟我们回警察局接受调查。”一名警察对木泽说道。

    “大哥,我们陪你一起去。”

    “你们当警察局是咖啡厅吗?想去就去。”一名警察严厉的说道。

    “不用了,你们在寝室等着我。”

    木泽跟着警察离开。

    “警察同志,那我们可以走了吧?我儿子的伤需要休息。”高阳的父亲跟警察说道。

    “不行,你儿子也得跟我们回去。我们需要做笔录。”

    “伤者是不需要实时录笔录的吧。”

    高阳的父亲看着自己的儿子实在是心疼,想要让他明天再去警察局。

    “都能来跟我们抓人,不能回局里做笔录。”

    高阳的父亲此时也无话可说了,都怪自己的儿子这么着急。在医院药都没有上完,就要带着警察去抓人。

    到了警察局,分别有警察对木泽和高阳做了笔录。

    “你们的事情我们已经基本上了解了。你们准备公了还是私了?私了你们就可以谈赔偿的问题。”一名警察问。

    “公了,当然要公了了。给多少钱都不行。”高阳的父亲说。

    “好,你们看一下口供。没问题就签字吧。”一名警察拿着俩份笔录,递给木泽和高阳。

    高阳想都没想,就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木泽拿起来,并没有着急签,而是先看了一下。

    “虽然你已经成年了,但是你还是个学生。给你家长打电话吧。”一名警察对木泽说。

    “我犯法了吗?他也打我了。”木泽淡定的说道。

    “你主动找人滋事,还把人家打了。最后还威胁人的人身安全。你还狡辩什么?”

    “你好好看看口供,我们俩刚遇见的时候。他先用言语攻击我,我可一句话没说。就算他是行为智力有障碍的人,我也有自身保护的权利吧。何况他还是个正常人。”

    “那你的意思是,你们是在街上偶遇了,不是你主动找事的。你们之前就有矛盾,明摆着你是找人家茬。还找借口。”

    “你们的事情我们会立案的,现在给你家长打电话。”警察继续开口说道。

    时间也不早了,警察也不想因为这件事耽误休息。

    “没有电话号,只能回家找。”木泽说。

    “还没有家长的电话号,把你手机拿来。”

    高阳的父亲在旁煽风点火。“我倒要看看什么样的爹,能教出来你这么无赖的儿子。”

    警察翻着木泽的手机通讯录,看到了存着妈妈的一个手机号。

    “还说没有电话号。”警察随即拨通了电话。

    让木泽惊讶的是,电话竟然打通了。

    “你是木泽的家长吧?木泽现在在城区警察局,请你过来一趟。”

    木泽并没有听到电话那头人的声音,此时的他心中感到很惊讶。那明明是自己母亲的电话号,会是谁呢?

    过了一会,木泽看到木靖天和一个男人走进了警察局。原来是自己的父亲,一直没有扔掉母亲的电话号。

    “局长,你怎么来了?”警察向木靖天的身旁的男人问道。

    那名警察和警察局长说了一遍这件事。

    “你好,我是城区警察局局长。我觉得孩子之间的打闹没必要立案,私了更好一些。”警察局长向高阳的父亲说。

    “别以为你是局长就怕了你了,我都说了必须立案。”

    局长和木靖天走了出去。

    “木总,被打的人一定要立案。他这最多判个轻伤害,只是委屈你儿子一段时间。管制几天,等出来以后我把案底消了。没什么影响的。”局长跟木靖天说道。

    “不用那么麻烦。”

    木靖天说完,就走了进去。朝着高阳父子走去。

    “你好,我是木靖天。”说着还递了一张名片给高阳的父亲。

    高阳的父亲接过名片,看了一眼。觉得很震惊,他对这个名字并不陌生,今年他还给a大捐赠了一栋实验楼。他没想到,木泽会是他的儿子。不过又一想,自己是一个大学教授,和他八杆子打不到一起。为什么要怕他?

    “你好。”高阳的父亲算是礼貌的回应。

    “令公子的医药费我全出了,另外再给你三十万精神损失费。这件事你怎么看?”

    “爸,不行。我一定要他坐牢。”高阳在一旁喊道。

    “木总,我之前就已经说了,这和钱没关系。”

    木靖天在他耳边小声的说道:“现在不像我们上学的时候,满大街都是车,人身安全真的很难保证。而且很多亡命徒啊,为了钱什么都做。你说,我们都是为了孩子,何苦呢?”“人家都明摆着说了喜欢你,你一点都不所表示?”苏薛问。

    “表示什么,我们只是好朋友。你不喜欢你妈啊?你不喜欢你朋友?”

    “去找你啊。”

    三人看到木泽脸上有几处淤青,但是不太明显。

    “是不是高阳那个贱男把你打了。他在哪?”“没有,我觉得这件事还是自己处理比较好。男人的尊严嘛,你们不要瞎想。”木泽解释说。

    “大哥没事就好,那朗朗妹子那边,你不需要解释一下嘛?”兰天说。

    “没什么可解释的。”说完后,木泽就上车离开了。

    ......

    兰天回到寝室后,听说了今天晚会上发生的事。“没事了,他现在应该在医院了。”

    “大哥,你为什么不带我们一起去?你是不是不拿我们当兄弟?”于进问。

    三人刚准备出去找木泽,他就推门而入。

    “你们三个要去哪啊?”木泽问。

    木泽又抡了几下,不过没打在高阳的要害上。

    “这次只是个警告,如果你再打扰元朗朗,我不能保证你的人身安全。”

    “不对,他一定是自己找高阳了。因为上次的事,所以他不想连累我们。”

    “那怎么办啊?”

    “我们出去找他。”“那大哥去哪了?”兰天问。

    “他说他家里有事,不让我们跟着。”

    看着在地上不停求饶的高阳,木泽并没有说什么。直接抡起棒球棒,冲着高阳打下去。

    高阳用胳膊挡住了,紧接着抱着胳膊在地上打滚。

    “杀人了,杀人了。救命啊。”高阳疼的直喊,想让路边的人来帮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