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晚落 第二十九章 有钱能使鬼推磨
    “嗯。”

    来到木靖天的办公区,助理告诉他木靖天正在办公室里见客人。

    木泽只能在办公室门口等着。

    办公室中,木靖天和一个女人面对面的坐着。

    “天哥,这次的投标交给我们公司,你就放心吧。”女人开口说道。

    “嗯,交给你我很放心。”木靖天说。

    “岁月真是把杀猪刀啊,你现在都变得这么不自信了?”

    “不然你也不会找我来吧。”女人继续说着。

    木靖天没有回答她。

    “对了,我见过木泽了。他比你年轻时候还要帅。”

    “是啊,他长得更像他的妈妈。”木靖天听到木泽后,显得很欣慰。

    “你们父子之间还有矛盾?”

    “雪如,你先回去吧。我会派人把你详细的资料送到你公司。”木靖天说。

    “好,天哥。”

    橙雪如走出办公室,却在门口看到了木泽。

    木泽认出眼前的女人,正是于进父亲的妻子。

    “木泽,我们又见面了。”橙雪如说。

    “嗯。”

    “连姑姑都不叫了,你好像对我有点不满啊。”橙雪如说完后,就离开了。

    因为她之前就说过和木靖天是故人,所以她出现在父亲的办公室,木泽并不觉得奇怪。

    木泽敲了俩下门,就打开办公室的门。

    木靖天看到来人正是自己的儿子。

    “怎么了?不上课吗?”

    “嗯,上完了。有件事希望你帮忙。”

    木泽把兰天被开除学籍,和他们三人被处分的事和父亲说了一遍。

    “好。”木靖天拿起桌上的电话。“来我办公室一趟。”

    “没什么事,你就回学校吧。这件事我会派人去办的。”木靖天说。

    木泽返回学校告诉他们,自己的父亲已经答应帮忙解决关于处分的事了。

    其他三人听到后,都为此感到很高兴。

    ......

    第二天,关于四人的处分公告就被撤销了。

    几人看到公告栏上的通告已经撤销,自己又在教务系统查询了一下,果然处分都已经没了。

    “大哥,你家到底是做什么的?这就把处分撤销了?”苏薛问道。

    苏薛以为就算拿钱疏通关系,也需要时间运作一番,没想到会这么快。

    “我父亲开了一个小公司,木氏集团。”木泽说。

    “哦,那一定也很有钱吧。”苏薛说。

    “大哥,你父亲是木氏集团的董事长?木靖天?”于进问道,但是显得很惊讶。

    “嗯。”

    木泽以为于进知道自己家里是做什么的。因为那天在机场,橙如雪已经问过自己。看来于进当时什么都没有听进去。

    苏薛不知道木氏集团的影响力,但是于进却知道。经常听家里的长辈提起木靖天的传奇故事。木氏集团在短短的几年就跃进a市的龙头企业,并且在全国也是排的上名的。而木靖天在年经的时候,更是a市知名度非常高的风云人物。

    于进本以为木泽的家世和自己差不多,只不过自己是个私生子罢了。没想他家世如此显赫。自己现在觉得很庆幸能够和木泽相识,这样以后把妈妈接回来的希望就更大了。别人帮不了自己,他一定可以。

    “于进,你怎么惊讶。大哥家是不是很有钱啊?”苏薛问。

    “非常有钱。”于进说。

    “比你爹还有钱?”

    “比不了。”

    “唉,不公平啊。有钱能使鬼推磨啊。大哥是不是从小看钱看的太多了,才长得这么帅。”苏薛一边说道,一边抱着枕头撞头。

    “哈哈,胖子。那你是从小看什么长大的?才这么胖?”于进打趣道。

    “不要老拿我胖说事,行不行。死于进,你看什么看的这么矮?还这么黑?”苏薛也不甘示弱。

    木泽没有理于进和苏薛,而是一个人在摁着手机。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而女寝中的元朗朗也在翻着手机,她很想给木泽打个电话问问。但是林夕却让她坚持住,不能主动找木泽。

    ......一进公司大门,就看到了前台的女生。

    “哎,帅哥。好久不见啊,你不来公司上班了吗?”前台女生热情的说道。

    “谢谢兄弟们。”兰天说。

    “我们之间不要客气。”

    “高阳那个贱男,我们怎么办啊?”苏薛问。只能去公司找他了,木泽心中想。

    四人上午没有去上课,下午却还有一节课。

    木泽上完课后,独自前往了木氏集团。果然,通告板上受处分的只有四人的名字。并没有高阳他们等人的名字。

    “高阳是高教授的儿子,他们是不想在这个学校待了吧。刚上大一就开除学籍了,要表现不好。无法恢复学籍,大学不就白上了吗?”围观的人群唧唧喳喳的说着。

    “凭什么啊?凭什么就处分我们,这明摆着是有人包庇高阳那个贱男。”苏薛喊道。“先不用管他了。”

    木泽掏出手机后,却发现自己并没有存父亲的电话号。

    “这件事交给我吧,应该没问题。如果学校执意要开除兰天的学籍,而不处分高阳他们。大不了我们一起退学。”木泽说。

    虽然木泽从未说过,他家里到底是做什么的。但是于进明白他家里的势力一定不比龙于集团差,因为连那个女人都让他叫自己一声姑姑。所以于进什么都没有说。

    “这届新生胆子可真大啊,竟然把学生会主席高阳给打了。”围观的人群说道。

    现通报处分如下:昨日,女生宿舍楼下发生打架斗殴事件。参与者为管理系大一新生:兰天、木泽、于进、苏薛。受害者为金融系高阳等人。兰天为主事者,给予开除学籍,留校察看的处分。木泽、于进、苏薛等人记大过处分。

    “行了,我们先回去。现在最重要的是兰天被开除学籍的事。”木泽开口说道。

    四人走后,周围的人又开始叽叽喳喳的。”神经病啊,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回到寝室后,于进说道:“不然我回家求求我父亲或者那个女人,他们应该能帮的上。”围观的人群听到苏薛的叫喊,明白了他们四个就是受处分的人。都在盯着他们。

    “你们看什么啊?”于进冲他们喊道。

    四人吃过饭后,回到了学校。

    校园的公告板前,却围了很多人。是关于处分的通告。

    四人前去一看,果然是跟昨天打架的事有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