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晚落 第二十八章 难念的经
    四人放下酒杯,半躺在沙发上,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喝醉了。

    “大哥,你是不是从小到大都特别的幸福啊?你看你又高又帅的,还不胖。家里还这么有钱,你还有朗朗妹子。你是不是什么都不用愁啊?”苏薛已经口齿不清了。

    “哪有那么顺心的事。我说我小时候被扔过孤儿院,你们信吗?我被他们接回家没几年,我妈妈就去世了。她是被我害死的。我很想她,我不敢和别人说。”木泽躺在沙发上说道,没人看见他脸上的泪水。

    房间中没了声音,不知道是不是都醉了。

    ......

    第二天,四人睡到中午才醒来。

    “坏了,迟到了。我们赶紧走吧。”

    “还迟到什么啊,都已经下课了。现在回去也来不及了。”

    “头疼啊,要炸了。”苏薛拍着他圆圆的脑袋说道。

    “胖子,你不饿吗?”木泽问。

    “对啊,我很饿的。我们先去吃饭吧。”

    苏薛听到木泽问他饿不饿,把别的事都抛在脑后了。

    “哈哈,就知道吃。头也不疼了,肾也好了吧?”于进打趣着说道。

    “滚滚滚。”

    四人收拾了一下,就出去吃饭了。

    昨天那些不愉快的事,好像真就随酒咽下去了,谁都没有再提。但是四人都明白,他们的关系也更加亲近了。“哈哈,来。”

    四个一杯接着一杯,把往事随酒都咽下去。

    胖子继续说着,想要逗大家开心。

    “因为我父母都是医生,家中会有很多药。有一次,我把药片当成了糖。我抓了一把药片,就往嘴里塞。因为怕被我父母发现,所以我吃的时候很着急。所以没全咽下去,卡在了喉咙中一些。我就开始咳嗽,然后我妈就发现了地上的药瓶。我妈要给我送医院去,我爸说不用,他就可以给我弄好。他给我灌了几瓶子水,还用力拍打我的肚子。然后我哇哇的往外吐,那种感觉啊,你们是没体会过。更绝望的是,我都吐完了,我妈不放心。又带我去医院洗了一遍胃。”

    “哈哈,那和你变胖有什么关系。”大家因为苏薛讲的故事,都被逗笑了。

    “要不是因为那次,我现在也是个又瘦又帅的美男子。”苏薛继续逗着大家。

    “来,咱们为又帅又高的美男子干杯。”“是啊,谢谢你们。从小到大我就没什么朋友,来我们喝酒。”于进擦干泪水。

    三瓶红酒很快就喝完了,木泽又起身拿了几瓶过来。

    木泽开酒的时候,兰天也说起了他的往事。“怎么就没有关系。就是因为那次的折腾,才把我胃给撑开了。”

    “不要找借口了,就是因为你能吃。”

    “胖子,你平时看小女生的时候,眼睛不是很贼嘛。”

    “嘿嘿,别叫我胖子。我曾经也瘦过呢。我也有一段悲惨的往事,我才变得这么胖。”

    “是啊,二哥。我们都会在身边陪着你,大不了等毕业了,我们就陪你把阿姨一起接回来。”苏薛说。

    “老二,别伤心了。最起码阿姨还在呢,对不对?”兰天安慰着。

    “来,我们干杯。”

    四人举起酒杯,一饮而下。

    “对了,兰天。你今天那个灭火器从哪找到的?”苏薛想扯开话题,逗逗大家。“我从小就没见过我的父母,我只听我的奶奶说他们在外面打工。但是从来没寄回家里一分钱,一直是我奶奶在照顾我。我复读完后,终于考上了a大。可是我发现奶奶的年事已经高了,我不忍心看着她每天起早贪黑的。我的学费是暑假的时候,我和我女朋友打工赚出来的。我从来不恨我的父母,没有对我尽到责任。但是我恨他们,让我奶奶受这么多苦。我记得有一段时间,奶奶的干活的厂子没有开工资。家里连米都买不起了,我说我不想上学了。奶奶说:天儿,你不能不上学,你如果不上学,奶奶连活下去的希望都没了。我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拼命的学习。但是上天总是和我开玩笑,连续俩年我离分数线只差了三分。上天也可能会是公平的,夺走了我的父母,还给我了奶奶和我的女朋友。我女朋友挣到了钱后,会给家里一部分。她平时省着自己,我不接受她给我的钱。她也都攒下来了,给我存着。她说以后或许会用到。我只想好好上学,毕业后有一份不错的工作。能够给她们俩个一个稳定的生活。”

    兰天很淡然的说了这一切,好像这些都和他无关一样。可见他心里多么的坚强。

    “他不是家族企业的唯一继承人,但是那个女人能帮他成为家族企业的继承人。也正是因为他和那个女人结婚,才成为了龙于集团的董事长。那个女人知道我妈妈和我的存在后,非常的大度。她什么都没有做,同样我父亲也什么都没有做。他不敢把我们接回家,也不敢再和我们联系。后来,我上完小学,到了该上初中的年纪。我妈妈怕耽误了我,也心疼我跟着她受苦。带着我去了他们家,更讽刺的是,他们家的长辈不愿意接纳我。我父亲一句话都没有说。她又显得非常大度,她说我是于家的血脉,该留在于家。就这样,我才被他们家的长辈接受。我妈妈心疼我,我怎么又会不心疼她。我知道她要离开我了,我哭了俩天俩夜,直到哭进医院。她说我还小,不能离开妈妈也是应该的。她不仅接受了我,还接受了我的妈妈。她答应我,让我妈妈也留下。但是等我大了,就要送走她。这些年,我妈妈在他们家不仅照顾我,也在照顾他们一家人。这些我都看在眼里,所以我一直很努力,但是我始终超不过那个女人的儿子。后来,我也发现了,我的努力起不了多大的作用。我以为我来大学了,不回到那个家。就没人记起这么回事了,但是她还是把她赶走了......”

    说到这的于进已经流下了眼泪。

    “于进,你的努力不会白费的。”木泽安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