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晚落 第十九章 质问元虎
    电梯门刚开,就看到李亚光拿了一叠资料走进电梯。

    “我正要找你呢。”木泽说。

    李亚光抬头,看到电梯中的人正是木泽。

    “木泽,你怎么来了?”

    “带我去找元虎。”

    “不行,我得先去送文件。”

    “不行,先带我去。”

    李亚光无奈,只能带木泽来到元虎的办公区。

    “元副总在会议室中开会。”李亚光指了一下前面的会议室。

    “好,我在这等他。你去忙吧。”

    “哎,你找他到底什么事?你们认识吗?”李亚光好奇地问。

    “跟你没关系,去忙你的吧。”

    “切,不说拉倒。以后别指使我干这干那的。”李亚光说完,赶紧拿着文件走了。

    木泽站在会议室门口等待元虎。

    过了半个小时左右,会议室的门打开。很多西装革履的人从里面陆续走出来,可是木泽始终没看见元虎出来。直到没人从里面向外走了,木泽也没见元虎出来。

    木泽走进会议室,看见会议室最里面坐了一个男人。他低头在写些什么。

    木泽一眼认出他就是元虎。

    “你是元朗朗的父亲?公司的元副总吧?”木泽问。

    元虎听到声音后,抬头看木泽。

    “是我。木少爷,找我什么事?”

    元虎说话的时候,下巴上的疤也在跳动,显的十分狰狞。

    “元叔叔,我有事情想问你。”

    “哦,什么事?请讲。”

    “元朗朗是你的亲生女儿吗?”

    “呵呵,木大少爷。元朗朗当然是我亲生女儿,我妻子十月怀胎生下的女儿。你不觉得这个问题很可笑吗?”元虎笑道。

    “十几年前你在孤儿院带走的小女孩,被你送哪去了?”

    “你在说些什么?我怎么听不懂。什么十几年前孤儿院的女孩?木少爷说的话还真是深奥,我真的不明白。”

    “你听不懂吗?那我就详细地跟你说。十三年前,一个姓元的人,去明亮福利院带走了一个小娜的女孩。他还留下了一笔钱,让福利院的院长不向外说。恰巧那个姓元的男人戴了一个黑色的墨镜,下巴和你一样有一个刀疤。现在你想起来了吗?”木泽说。

    “哦,原来就听说木少爷每天活在自己的世界中。看来传闻也有真的,你果然每天都活在了自己世界中。姓元的人那么多,喜欢戴墨镜的人满大街都是,而下巴上有刀疤的人也不止我一个吧。”

    “那怎么会这么巧,这些特征你都符合了。”

    “你只看到了你眼中的巧合吧?走出你自己的世界,有很多精彩的事。巧合的事也很多。你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我的妻子和女儿还在家等我。”

    “那你敢和我到福利院对质吗?”

    “木少爷,请你明白一件事。我虽然是木氏集团的员工,但是我也有自己的事。上班的时间我有很多工作,下班的时候我还有自己的家庭。请你别太自以为是,你还不是公司的董事长,在公司你也还是一个闲人,在公司外,你和我更没有关系。”元虎咄咄逼人的说道。

    元虎说完之后,就向外走去。

    “站住,你不能走。”

    “你想怎么样?”

    “你不承认也没关系,你和我去福利院对质。”

    “我不去,你又能怎么样?”

    木泽快步上前,走到元虎面前。

    “你必须和我去。”

    这时,王敬林来到会议室。

    “元虎,方案的初步计划做完了吗?”王敬林问。

    “做完了,不过木少爷不让我走。”元虎说。

    王敬林走到木泽面前。“小泽啊,你还认不认识我了。”

    “王叔叔。”木泽说。

    木泽上小学的时候,王敬林每个周末都会带着他的儿子和他一起玩。王敬林对他很好,总是让王忝景让着他。不过,俩人已经很多年没见面了。

    ”小泽,你找元副总什么事啊?为什么不让他走”王敬林问。

    木泽并没有说话。

    王敬林看向元虎,在询问着他。

    ”木少爷问我的事让我不明白,可能是元虎拙见了。他说什么我十几年前去孤儿院带走了女孩,还问我的女儿是不是我亲生的。”元虎说。

    ”小泽,元虎是咱们公司的功臣。而且他的女儿确实是他亲生的,他又为什么要去孤儿院再领养一个女孩呢?”王敬林亲切的说。

    ”福利院院长和我说了,那个人姓元,戴着黑色墨镜,下巴上有刀疤。和他一模一样。”木泽说。

    ”小泽,姓可能是假的,而且这些特征不能说明那个人就是元虎。”王敬林说。

    ”他为什么不敢和我去福利院对质?”木泽进入公司,前台的服务中心已经下班了。没办法,只能先去找李亚光。

    木泽乘电梯,来到十一楼。

    李亚光极不情愿的去了元虎的办公区。

    木泽的脚底狠踩了油门,加快了车速。

    过了一会,李亚光的电话打来。说完木泽就挂断电话。

    这家伙还会说谢谢,李亚光想着。

    木泽一路加速,来到公司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木泽啊。给我电话有什么事吗?”

    “你在公司吗?”

    “对啊,我今天要加班的。”“木泽,元副总正在给他的下属开会。公司在策划一个项目,很多人都在加班。”李亚光小声地说。

    “我知道了,谢谢。”

    “哦,那我一会告诉你。”

    “什么态度,求我办事还这个态度。这一天没见他,他怎么就更烦人了。”挂了电话的李亚光自言自语地说。

    电话响了一会才被接听。

    “李亚光,我是木泽。”

    “你去看一下他还在公司吗?”

    “啊?你找他啊?干什么?”

    “让你去,你赶紧就去。哪那么多废话。”“你知不知道公司中有个姓元的。他总戴着一个黑色的墨镜,下巴上还有一道疤的人是谁?”木泽问。

    “是元虎,元副总。”李亚光想了一下说。

    木泽从小娜母亲家离开后,天色已经不早了。

    木泽心想:如果我现在去公司,元朗朗的父亲会不会已经不在公司了。

    木泽开车返回市里。他掏出手机,打给了李亚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