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晚落 第十八章 朗朗是不是小娜?
    木泽在上面写了自己的号码。“阿姨,这是我的电话,有什么事情可以打电话给我。”

    “好,孩子。谢谢你。”小娜母亲说。

    木泽从小娜母亲家离开后,觉得自己心中乱成了一团。

    小娜的母亲是一个外地人,在a市没有亲戚和朋友。而她的父亲根本不可能拿一笔钱带走小娜。

    那么带走小娜的人却和小娜一点关系也没有。

    按照院长的描述,带走小娜的人和元朗朗的父亲很相似。会是元朗朗的父亲吗?可是他与小娜非亲非故,怎么会带走她。一切而又那么巧合,偏偏木泽还认识元朗朗,还见过了她的父亲。

    木泽还是拨通了元朗朗的电话。

    “喂,朗朗。你干什么呢?”木泽不知如何开口。

    “我在逛街啊,和一个大美女。你也认识的。”元朗朗不知道木泽的语气怎么变得这么客气。

    “是吗?谁啊?”木泽淡淡的说道。他在心中想该如何跟元朗朗说。

    “林夕。嘿嘿,快开学了。你开学住校吗?”元朗朗说。

    “朗朗,我有事情问你?”

    “什么事?问呗。”

    “你姓元,你爸爸姓元吗?”木泽问道。

    “当然了。那不然呢?你怎么问这么幼稚的问题。”元朗朗说。

    “那你现在的父母是你亲生的父母吗?从你记事开始,你就和他们在一起生活吗?”木泽继续问道。虽然他知道这样问很不好,但是还是说出了口。

    “木泽,你再开这种玩笑我可就生气了。”元朗朗说道。

    木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把电话挂了。

    挂了电话的元朗朗,觉得木泽问自己的问题真的很过分。

    “莫名其妙。”元朗朗叨咕了一声。

    “朗朗,怎么了?”林夕问。

    “木泽竟然问我,我是不是我父母亲生的。你说他过不过分,拿我的父母开玩笑。”元朗朗说。

    “他可能是觉得你长的这么可爱,你父亲那么凶。所以才问你的,哈哈。”林夕说。

    “哈哈,他怪傻的。”元朗朗说。

    “朗朗,我知道你很喜欢木泽。我也能看出来他对你很好。”林夕说。

    “我才没有呢。”元朗朗否认道。

    “再说了,他哪里对我好了?”元朗朗问。

    “你是当局者迷,我是旁观者清。你不知道,我当然能看出了。”林夕说。

    “那你看木泽喜欢我吗?”元朗朗问。

    “哈哈,我不告诉你。除非你承认你喜欢他。”林夕笑道。

    “好啊,林夕。你竟然想套我的话。”元朗朗说。

    “站住,别跑。”

    俩个女孩开始闹起来。

    ......

    木泽认为不可能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就算元朗朗不是小娜,那元虎也一定和小娜的事有关。

    木泽决定去公司问元虎。“对了,阿姨。您有纸和笔吗?”木泽又说。

    小娜母亲从一旁找到一根铅笔和一张纸,递给了木泽。

    “谢谢你孩子。”小娜母亲说。

    “阿姨,您做的摆件很漂亮。我能买一个吗?”木泽说。

    “阿姨送你一个。还有很多做好的,我去屋里拿给你看。”小娜母亲说。小娜母亲拿了一个纸壳箱出来,里面都是她编织的手工。

    木泽看了看,从里面挑出了一个毛线编织的向日葵。

    “谢谢阿姨,我就先走了。如果找到您女儿,我一定带她来见您。”木泽说。“那您现在还和那个男人在一起吗?”木泽问。

    “不在一起了。他把我带回去以后,每天看着我,让我去干活挣钱给他。后来我又怀孕了,他把我打的流产了。他有个朋友实在看不下去了,把我偷偷的带出来了。我安顿了下来以后,他也没有再找来。我才敢去福利院找我的女儿,谁能想到她被别人带走了。”小娜的母亲此时已经擦去了眼泪。

    虽然她说的很轻描淡写,但是木泽还是能感受到她多年来的痛苦。说完小娜的母亲就进卧室里了。

    木泽拿出自己的钱包,把钱包里的几千块钱放在了桌上的毛线下面。

    “不用了,孩子。我现在卖一些手工摆件,我一个人的生活还是可以过得去的。我知道你是好心,但是我也没心思做别的事了。我唯一的愿望就是能见到我的女儿。”小娜母亲说。

    “好,我会帮您找到您的女儿。找到她也是我的愿望。”木泽说。

    “阿姨,您放心,等我找到她,一定带她来见您。”木泽说。

    木泽不知道如何安慰小娜的母亲,但是还是想要帮助她。

    “我没有什么文化,现在做一些手工摆件来卖。”小娜母亲说。

    木泽想帮助她找一份正经的工作。

    “不如您来我们家公司上班吧。”木泽说。木泽知道了她为什么抛弃小娜,心中的责备已经变成了尊重。

    “那您现在做什么工作?”木泽问。

    “雨水顺着窗户流了进来,我想去拿挂在门上的抹布。我刚到门口,竟然听见那个畜生和别人商量把自己的女儿卖了。我只能带着我的女儿从窗户爬了出去,幸好房檐下还有一把破旧的雨伞。趁着雨声大,他们听不见。我赶紧抱着我的女儿跑出了院子。我记得那天傍晚,带着她走了好久,不知道走到哪里。天也黑了,我不知道该带着她去哪里。后来,我看见一个大门上挂着一个牌子,我走近看,上面写着明亮福利院。我知道我面前的地方是一所福利院。我怕那个畜生找来,我告诉我的女儿我去给她买一双鞋,让她在这等我。我就一个人按着原路返回了,果然在半路上遇到了那个畜生。他问我女儿在哪了,我什么都没有说。他就一直打我,在雨中我逐渐失去了知觉。等我醒来,已经被他带回家中。”小娜的母亲像在诉说一个故事,但是作为当事者的她还是不免情绪激动。

    木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慰她。

    “我跟你说这些事是想告诉你,我并不是故意把我女儿抛弃的。如果你见到她,你一定要告诉她我很想她,我真的很想她。让她回来看看我,哪怕看我一眼也好。也希望她不要怪我,那么狠心的抛弃她。”小娜母亲已经泣不成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