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晚落 第九章 上阵父子兵
    “你还要工作的?你家不会破产了吧?卡都被冻结了,现在还要工作。”元朗朗询问道。

    “喂,谁让你上班时间打电话的。”一个脖子上挂着人事部经理牌子的中年男子朝木泽喊道。

    木泽不知道是在和他说话,还在电话里和元朗朗说着。“懒的和你解释,反正我就是要工作了。”

    那个人事部经理看木泽没有理他,还在打电话。顿时火气上来,气冲冲的走过去。一把抢下木泽的电话,并且推了一下木泽。

    “上班时间不许打电话不知道吗?刚才我和你说话你聋吗?”人事部经理咄咄逼人的说道。

    “滚开,你找死吗?”木泽抢回电话,并且挂掉电话。“你刚才推我一下,你想怎么算?”

    “还怎么算,你还敢骂我?你个有娘养没娘教的东西,你知不知道......”

    没等人事部经理把话说完,木泽一拳打在他的脸上,他戴的金丝眼镜也被打的飞出老远。

    随后木泽并没有打算放过他,木泽一把抓着他没剩多少的头发,狠狠的把他的头撞在墙上。被木泽撞在墙上的人事部经理躺在了地上。木泽如雨点般密集的拳头打在他的脸上。

    从会议室中出来的木靖天看到木泽在打公司的人,火气顿时就上来了。

    “你干什么?赶紧给我住手。”木靖天吼道。

    木泽听到木靖天的话就停下了手,而那个人事部经理也赶紧从地上爬起来,跑到木靖天旁边。周围已经围了很多人在这看热闹。

    “木董事长你一定要为我主持公道,这个小畜生打我。”他说着眼泪都流了出来。

    紧接着又向周围看热闹的人喊道:“他是你们哪个部门的实习生?”

    人事部经理本来就不瘦的脸此时被木泽打的已经肿了,脸上青一块紫一块。鼻子在往外不断的滴血,有人给他递了一些卫生纸塞在鼻孔里止血。滑稽的一幕却没人嘲笑他,说明了他在公司有一些地位。

    木靖天听到他骂木泽小畜生脸上的表情黑了一下,但是并没有说什么。

    在人群中的李亚光看到这一幕匆匆的远离这里。李亚光心里想着:坏了,木董事长让我接他的儿子,这我就离开一会,他怎么就把人打了,这木公子真不是池中之物啊。

    “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要打人?”木靖天问道。

    “他先招惹我的,他骂我。”木泽淡淡的说道。

    人事部经理赶紧解释道:“他上班时间打电话,我去管他,他就开始骂我。我就说了一句他有娘养没娘教他就开始......”

    又没等他把话说完木靖天一拳打在他的鼻子上,鼻孔中止血的纸被鲜血喷开,应声而来的是倒地声。

    “他是我儿子,他的娘是我妻子。”木靖天冷冷的说道。”你以后不用来了。”

    从木氏集团在a市入驻后,木靖天和苗蓟每天都会一起到公司,在一间办公室工作,俩个人非常恩爱。自从苗蓟去世后,也没人敢在木靖天面前提起苗蓟。但是这个倒霉的经理因为不知道木泽是木靖天的儿子,触碰了木靖天的底线。“放假了太无聊了,都怪你,高中毕业了都没人找我玩,你得赔偿我。”元朗朗不讲道理得说着。因为元朗朗和木泽的关系要好,所以高中的同班同学也没人愿意和元朗朗我交朋友。

    “等周末吧,我现在是要工作的人了,哪有时间?”木泽并没有反驳元朗朗,反而把她当成了自己唯一的朋友。

    “今天会议内容也就这些,大家散会吧。”木靖天说完之后准备起身离开。

    “大哥,等一下。我还有件事想和你说,张董事的事我也有责任,说明我也没有尽责。元虎这些年对公司的贡献很大,我想把我的股权转给他一部分,以表公司对他这种贡献大的人员的激励和重视。那样员工们会更加认真积极。”王敬林一本正经的说道。

    “嗯,你说的对。就不用把你的股权转让给他了,我会分给他的。”木靖天说道。拿起电话一看是元朗朗打来的。

    “喂,木泽。你干嘛呢?我们去游乐园玩啊。哈哈。”电话里传来元朗朗打趣的声音。

    “你滚开你,你还敢笑,等我看见你不打爆你的头。”木泽恶狠狠的说道。“这些年你虽然不过问公司的事,可是好多个项目你都暗中操作吃回扣,因为你选择劣质的材质,让公司的声誉大损,你以为你做这些事没人知道吗?”木靖天淡淡的说道。

    “靖天,饶我这一次,这些年我对公司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况且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放过我一次。”张董事颤抖的声音恳求道。

    “看在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那你为什么还这么做?”木靖天反问道。......

    在休息室的木泽已经坐不住了。他刚走出休息室,电话就响了。

    “大哥,我们木氏集团是a市的龙头企业,当然会有我们一份。我们等着去竞标不就好了吗?”王敬林说道。

    “当然会有我们一份,一块蛋糕很大,但是分开了就不大了。我们木氏集团要单独拿下这块蛋糕。所以这是我们接下来要全力以赴做的事。考察好地形后,就要做竞标方案,现在通知还没有公开发行,所以我们有充足的时间,但是大家也不能放松,因为我们木氏集团要拿下整个项目。这个项目我会全程跟下来,前期通知没公开的时候不能让太多人知道,所以就需要在座的各位带人亲力亲为了。”

    “张董事,你也是公司的老董事了,平时也不过问公司的事。你看看吧。”木靖天说着把文件扔在了张董事面前。

    张董事的双鬓已经有点斑白,他看着手中的文件手却在不停的抖。

    “好,我把我的股权都转让给你。”

    转让完股权后,张董事默默的离开了会议室,众人看着他悲寂的身影不禁思考。

    “好,赏罚都办完了,我现在来说一件我们公司接下来要做的事。”木靖天站起来说道。“我收到消息说,政府准备做一个旧城改造的计划,是准备将这个大项目分到多个公司来做。”“靖天我已经到了该颐养天年的时候,我不能在监狱中度过我剩下的时间啊。求你了。”张董事苦苦的哀求。

    “算了吧,你把你手中的股权交出来吧,我不会再追究你了。”木靖天看着他心寒的说道。

    王敬林被木靖天看的发慌,但是心想他还什么都没有做,怎么会被木靖天怀疑。

    “大哥,我也不知道啊,难道我们公司都害群之马吗?在座的都是公司的董事,我想也不会损害公司的利益啊。”王敬林讪讪的说道。

    “好,说得好,但是我们这里有人把自己的利益看的最重。”木靖天说完,身旁的助理递到他手中几份文件和几张照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