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晚落 第七章 逃避的木靖天
    ......

    王敬林的别墅中,此时王敬林的对面坐了一个男人,男人的脸上写满了凶狠。

    如果此时木泽在这,一定会认出这个男人就是元朗朗的父亲。

    “这些年你在公司一直做的很不错,明天的董事会上我会想办法让木靖天分一些股份给你,让你掌握公司的实权。我们以后做事就会更方便了。”王敬林开口说道。

    “王总,我这些年都是承蒙你的关照,全靠你的一手提拔,才有我元虎的今天。”

    “嗯,你能这么想很好。也不枉我对你的照顾,以后我们要让木氏集团改姓。明白吗?”王敬林说道。

    这时一个喝的醉醺醺的年轻男子闯了进来,这是王敬林的儿子,王忝景。

    王敬林看到他气就不打一处来。“你进来不知道敲门吗?”王敬林训斥道。

    “爸,我我我没钱了,你赶紧、快让人给我转点钱。”王忝景醉的已经口齿不清了。

    “就知道要钱,你看你,二十多岁了,一天天不务正业的,你要气死我啊。”王敬林说道。

    “爸,我我可不能气气死你啊,你快快给我钱。”

    “行了,你赶紧给我出去,明天我就让助理给你转钱。”王敬林赶紧把自己的儿子打发出去。

    “让你见笑了,元虎。唉,我怎么生了这么个不争气的儿子。”王敬林叹了口气说道。

    “没有,王总,忝景还是年纪小,才不懂事的。”元虎随口应和道。

    “行,时间也不早了,你先回去休息吧。回去好好准备一下。”

    “好。”说完元虎就离开了。

    元虎走后,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走了进来。她坐在王敬林的身上,用手轻抚他紧皱的额头。王敬林看着眼前的女人,已经不为自己不争气的儿子发愁了。顿时笑容满面。他把手伸进坐在自己身上的女子衣服里,女子发出*声。房间内发出不可描述的事情......

    回到家中的元虎看见躺在沙发上的元朗朗在发呆的看着手机,时不时还会笑出来。

    “哎呀,坏了,我原来就有个傻老婆,现在又多了个傻女儿。”元虎朝着自己的妻子和女儿说道。

    “爸爸,我才不傻呢。我跟你说一个特别有趣的事,我原来那个高中同桌,他平时特别的凶跟你一样。但是他却恐高,他去游乐园玩,吓的双腿都软了。哈哈。”元朗朗高兴的说道。

    “哦,那是很好笑啊。就上次送你回家的那个吗?”

    “对啊,就是他。”

    元虎和元朗朗聊了一会,就和妻子回到了卧室。“朗朗,早点睡。晚安。”

    “晚安。”

    “阿虎,你最近怎么都回来的这么晚?”俩人回到卧室后,元虎的妻子问道。

    “最近公司的事特别多,而且我就要升职了,是个好事吧。”元虎随口说了一句,想让妻子高兴一下。

    “你这些年一直忙着工作,都忽略朗朗了,她天天吵着说你多久没带她去游乐园玩了。”元虎的妻子说道。

    “我也知道这俩年我确实对家里的照顾不周了,幸苦你了老婆。”元虎含情脉脉的看着妻子,想不到他那凶狠的表情下还有这么柔情的一面。

    “倒不是幸苦我了,我觉得朗朗是有喜欢的男生了,从你没回来的时候,她就和我说了好几遍今天那个男生带她去游乐园玩的事了。可是你以前不是说你给她订过一门娃娃亲吗?到那时我怕她要不答应怎么办?我们还是要多和她沟通,得提前告诉她,让她心里有点数。我们可就这一个女儿,到时候我们也不能逼她,人家再说我们悔婚。”元虎的妻子语重心长的说道。

    “先不能告诉她,这件事不能告诉任何人。”元虎严肃的说道。

    ......父子这么多年来好不容易一起吃顿晚餐,可是还是不欢而散。

    面对木靖天的逃避,木泽觉得这件事更是蹊跷。这里面究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木泽想去弄明白。

    “我能问你件事吗?”木泽问道。

    “说吧,什么事?”

    木靖天看到木泽脸上的表情犹豫不决,又开口说道:“只要你听从我的安排,明天我就恢复你的经济来源。”“你连自己的母亲是谁你不知道?你的母亲是苗蓟!”木靖天愤怒的说道。

    “可是那个女人......”

    “可是什么?让你妈妈知道她不寒心吗?”说完木靖天就起身离开。说完木泽就上楼了,回到自己的房间中。

    回到房间的木泽一直在纠结要不要和木靖天好好谈谈,他心中的疑惑真是越来越多了。

    他甚至怀疑自己不是木靖天的儿子。他为什么什么都不和我说?十三年前他为什么把我扔在孤儿院?我的亲生母亲到底是谁?六年前发生的事他为什么什么都不和我说?木泽的心中又再次感到了困惑。“不是这件事,我想问我的母亲到底是谁?”木泽紧接着就说出了口。

    木靖天听到木泽提起苗蓟,手中的酒杯重重的摔在了桌子上,红酒顺着桌边一点点的流下去。

    还是木泽木泽先开了口:“明天我会跟你去公司。”

    “嗯,明天我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你晚些去也没关系。”木靖天回应道。木靖天以为木泽是因为自己断了他的经济来源,才妥协的。

    “不用着急,等他回来一起吃吧。”

    陈伯知道木泽口中那个他指的就是木靖天。

    “哦,知道了。”

    木泽下楼看到木靖天已经坐在了餐桌上。木泽走到餐桌的另一头与木靖天面对面的坐着。

    俩个人谁也没有开口,只是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咚咚咚。”几下敲门声后,陈伯的声音在门外传来:“小泽,准备下楼用晚餐吧。”

    木泽把元朗朗送回家之后。想到今天在游乐园发生的事,觉得自己的做法和小海没什么区别。心中产生了对木靖天的愧疚,决定开学之后再去公寓里住。

    回到家中的木泽,发现木靖天并没有回来。原来时间还早,木靖天还在工作。

    “回来了啊,小泽。”管家陈伯说道。“我马上让人给你准备晚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