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晚落 第二章 元朗朗
    元朗朗十分的不解,也只能照做。在后面站着的元朗朗,一节课没有听课,在盯着爬在桌子上的木泽。她觉得自己太委屈了。

    下课铃声响起,语文老师离开班级。

    元朗朗回到座位又一把拉起了爬在桌子睡觉的木泽,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被语文老师责罚,同样也不知道语文老师是为她着想。

    周围的同学看见以后,迅速的远离了他们俩的旁边。以木泽和元朗朗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圆形。他们都在想木泽会如何折磨元朗朗。

    被元朗朗拉起的木泽,看了她一眼:”把我弄醒俩次,你活腻歪了吗?再吵醒我一次你就等着从哪来回哪去吧。滚!”最后一个滚字,木泽是吼出来的。

    一旁的元朗朗只能呆呆的站在原地,她还想质问木泽的话也没有说出口,眼泪已经在元朗朗的眼眶打转。

    木泽便不再理会她,又自顾自的爬在桌子上。

    尽管木泽已经把元朗朗臭骂一顿,班级里的同学还是很惊讶,认为木泽不可能这么轻饶了她。

    下午最后一节自习的时候,木泽醒过来了,发现自己的书桌被人整理的很干净。他突然站了起来,一脚把元朗朗的桌子踹翻。

    ”今天下午我做了个美梦,我就不再追究你俩次把我弄醒的事了,明天别在坐在我旁边了。”

    此时的元朗朗眼泪再也绷不住了,他明明是为了他好,不仅被语文老师责罚,又被他如此对待。

    放学铃这时恰好响了起来,元朗朗没有理会被木泽踹翻的桌子,拿起自己的书包便向外跑去。

    学校门口,几个经常混迹在学校周围的小混混看到满脸泪水的元朗朗,把她拦了下来。

    领头的黄毛说道:”小妹妹,怎么了?哭的这么伤心,谁欺负你了,哥哥给你报仇。你放心,这个学校没人管惹我,只要你答应和哥哥交个朋友。”

    元朗朗没有理会他们,想走却被拦住了去路。

    走到校门口的木泽看了一眼,便向别处走去,并未理会。

    ”滚”。元朗朗大声的喊着,并且一巴掌甩在了黄毛的脸上。

    ”臭丫头,竟然敢打我,你特么真是给脸不要脸,把她给我弄到胡同里去。”黄毛生气地说。

    这几个小混混,听到黄毛的话,便一起动手,准备把元朗朗抬到小胡同。

    这时一个人突然从后面抓住黄毛的头发,并且甩了他一巴掌,”打你又怎么样?”又走了回来的木泽说道。

    黄毛看见眼前的这个人,只感觉心中发毛,心想自己又怎么惹到这个瘟神了,”泽哥,我怎么惹到你了吗?”

    木泽又给了他一巴掌,”就问你,打你了,你能怎么样?”

    黄毛实在是不解,”泽哥,我们马上就走。”

    木泽看见那群小混混还是没有放开元朗朗,”你们准备也把她带回家过年吗?”

    此时的黄毛明白,原来是因为这个女孩,自己真是惹火上身。那群小混混一听也赶紧松开了手。

    ”对不起,同学,不知道你是嫂子,真的对不起。”边说还边打自己的脸。黄毛想跑,可是又怕想上次一样,那群人又找了上来,他想想都怕。

    木泽转身便离开了,可是元朗朗也一直跟在他的身后。

    走到车上的木泽,转过头看向元朗朗:”你跟着我干嘛?”

    元朗朗此时已经抹去脸上的泪水,”刚才的事谢谢你,可是在学校的事你要跟我道歉。”

    ”莫名其妙。”转过头的木泽关上车门。”刘叔,我们走。”这句话是对司机说的。

    车子向前走了一段路程又退了回来,摇下车窗的木泽看着元朗朗,”你不回家在这等那群小混混?”

    ”你关心我?”

    ”怎么没人来接你。”

    ”我爸爸妈妈在工作。”

    ”上车,刘叔先送她回家。”

    ”你家在哪?不用告诉我,告诉我刘叔。”木泽指了指前面的司机,闭上了眼睛。

    ”你这么爱睡觉的吗?”看着又闭上眼的木泽,元朗朗询问道。

    木泽没理她,一路上俩个人每说一句话。

    到了元朗朗的家,下车后元朗朗想和木泽说话却没有张口。木泽却开口问了一句:”我的课桌是你收拾的吗?”

    ”嗯。”

    从那天以后,元朗朗还是和木泽做同桌,木泽也没有说什么。她每天给木泽收拾桌子,也每天监督木泽学习,不让他睡觉。同样每次面对元朗朗的捉弄,木泽也丝毫没有办法。班级的同学都以为木泽遇到了克星,元朗朗也成为木泽唯一的朋友。尽管元朗朗的声音不大,可是全班就突然安静下来,大家吃惊的看着她。

    起来的木泽刚要发作,语文老师便说:“那位女同学,你是新转来的吧,上课不要做小动作,去后面站着。”

    元朗朗认为他们真的太过分了,班里的人孤立这个旁边的男生,竟然还让她也和他们一起这么做。她便在字条里写道:我想坐在这,不用你管。

    那个文静的女孩此时也不想管元朗朗了,便没有回她,让她自作自受。

    “同学们把课本拿出来,翻到第五十一页,上节课我们讲到《兰亭集序》又名《兰亭宴集序》,记叙了兰亭周围山水.......”语文老师的声音在课堂上响起。元朗朗没办法只能边听老师讲的边记。

    木泽听着语文老师的讲课声音,困意已经涌了上来,爬在桌子上便开始睡觉。

    一旁的元朗朗看见木泽不听课竟然在睡觉,一把把他拉了起来,“上课不许睡觉,起来听课。”元朗朗是木泽在高中时期的同班同学,她是后转到木泽班上的。木泽在高中时候经常与别人打架,应该说是在初中的时候就开始经常与别人打架。他打人的理由很简单,就是没有理由。但是由于他父亲的原因,学校不敢开除他,也没人敢得罪他,这同样让木泽很不受别人待见。木泽初中,高中的学校里都有一栋楼是木氏集团所捐赠。不,应该还有大学吧。所有看见他的人都有意的躲着他,就连学校附近不上学的小混混看见他也像见到瘟神一样。因为之前有一次放学木泽在校门口看见他们,不知道他们围着几个穿着校服的学生在干什么,木泽便想教训他们,可是双拳不敌四手,木泽被那群小混混打的很惨。第二天,木靖天派去暗中保护木泽的保镖便领着一帮人找到了那群小混混,那群小混混并没有什么能耐,就会在学校附近欺负学生,后来,他们被折磨的很惨。从那以后,他们不敢再招惹木泽。

    木泽在班级里甚至学校里面都没有一个朋友,他在班里连个同桌也没有。直到有一天班上突然转来了一个女生。

    “同学们,大家安静一下。这是我们班的新同学,让她来介绍一下自己。”班主任说道。元朗朗刚转来还没有课本,只好问木泽:“同学,能把你的课本拿出来我们一起看吗?”

    木泽并没有理她,指了指自己十分脏乱的书桌表示没有。

    上课铃响了,这节课是语文课。

    一个文静的女生给元朗朗传来一个字条,上面的写着:下课你赶紧换个地方坐吧,你坐那很危险。

    “好的好的,我马上出去。”电话里的声音十分慌张,生怕小区门口的那位爷生气。

    过了一会,小区里有一个女孩在的向外跑去,虽然她跑的并不快,但是神情显得异常慌张。这个女孩穿了一身蓝色的连衣裙,一双白色的运动鞋,梳了一个马尾辫,配上她白皙的脸蛋显得十分干净利落。远处的蓝天与她所相映衬。她就是元朗朗。

    元郎郎十分的不解,“老师,那里不是有空位吗?”

    班主任不知道该如何说,元朗朗便已经背着书包坐到了木泽旁边。元郎郎觉得她旁边这个男生虽然不是很帅,但是有点痞痞的,很可爱。“大家都不喜欢他,他真可怜。”元郎郎心里想着。这也是她想坐在这个男孩的原因。

    班主任对此也没有再说什么,“大家准备一下,等下就要上下一节课了。”“大家好,我叫元朗朗,很高兴和大家成为同学,希望我们以后会相处的很融洽。”

    元朗朗看见教室里只有一个男生的旁边有个空位,可是班主任却让她搬张桌子去后门的墙边坐着。

    朗朗乾坤,元元之人。

    木泽开了一辆黄色的法拉利enzo,这是他最喜欢的车。

    一路飞驰来到一个高档小区门口,“元朗朗,你快点,我在你家小区门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