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晚落 第一章 噩梦
    木泽起身擦了擦头上的汗,下床把窗帘拉开,看到阳光照进来,他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开了。

    他又躺回了床上了,闭上眼睛,在享受着阳光均匀的平铺在他身上。

    自从,苗蓟去世以后,木靖天很少回到家中,家中只有他自己和一些佣人。但是木靖天却把他的所有安排好了,他的所有只能按照木靖天的安排走下去。但是他又非常抵抗这些,所以从他上初中就天天和人打架,成绩也一直倒数第一,但是木靖天也从来没有说过他。就连高考都没有参加的他,也被a市著名的大学内定录取。

    木泽在这慵懒的阳光下,又进入了梦境,舒展的眉头和均匀的呼吸说明了他此时做了一个美梦。

    可是床头的手机在这时不和谐的响了起来,木泽并没有睁开眼睛,随手把给电话挂了。木泽的美梦好像并不让人打扰。可是过了一会电话又响了起来,木泽本不想理会,可是吵杂的电话声只能让他起来。

    木泽看了看来电的显示人,无奈的接起电话,”元朗朗,你特么有病吧。大早上的你打什么电话。”木泽喊道。

    电话那头的人并没有生气,好像已经习惯了木泽的态度,”大哥,现在都几点了,太阳没给你屁股烤熟?”一个甜甜的女孩声音在电话里传来。

    ”有什么事赶紧说。”木泽并没有因为甜甜的女孩声音而改变态度,反而更加不耐烦了。

    ”木泽,一会陪我回学校呗。”

    ”不陪。”

    ”陪我回去拿录取通知书,我被a大录取了。”

    ”不去。”

    ”你不是也会去a大上大学吗,我们以后还是校友啊,你不能这么无情。。”

    ”我是被a大内定录取的,如果我回去拿录取通知书不是很没面子吗。”

    ”你就陪我去呗,求你了。”电话里的声音哀求道。

    木泽想了一会,”我陪你去也行,不过你要答应帮我做一件事。”

    ”好,只要不是太为难,我就帮你做。”

    ”行,不为难,只是帮我打扫一下房间。”

    ”好,就这么决定了。”电话那头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我先起来收拾一下,一会我去接你。”说完,木泽挂断了电话。

    木泽下楼,早饭已经准备好,木泽简单的吃了几口。

    ”陈伯,我租的那个公寓东西都搬进去了吗?”木泽询问道。陈伯是他们家的管家,一直照顾木泽在照顾木泽日常的生活。

    ”昨天就已经让人搬进去了,今天再派人打扫一下你就可以进去住了。”陈伯回答道。

    ”好,叫打扫的人不用去了。我有事,先出去一趟。”后来,木泽也是听别人无意间提起。法院因为驾车撞死人,只判了那个女人20年。但是开庭那天,木靖天大闹法庭,后又上下疏通关系,最终法院判决那个女人蓄意伤人,导致他人死亡,终身监禁。这件事在那一期间闹的沸沸扬扬,导致木氏集团的股票在那阶段也下滑了许多。

    到现在木泽也不知道谁是他的母亲,他只认为是木靖天害死了苗蓟,也是木靖天把那个女人送进监狱,所以他恨他。从那以后木靖天便和木泽疏远了很多,苗蓟下葬那天,木靖天也没让木泽去...

    放学,来到校门口,木泽一眼便看见马路对面的苗蓟,可是木泽没有看见那个女人。”她一定是心虚了,不敢来”,木泽在心中安慰自己。

    苗蓟向他招了招手,便向他走来。

    当苗蓟快走到木泽面前的时候,一辆不知道从哪跑来的车撞倒了苗蓟,并且继续向前从她身上轧过。救护车和警车的声音在木泽耳边响起.....

    木泽从梦中惊醒,不,这不是一场梦。

    这件事发生在木泽上小学六年级的时候,这么多年来他经常会做这个噩梦。当年这件事发生后,木泽只感觉自己的父亲一夜间苍老了许多。他不知道那个女人到底是不是她的母亲,木靖天没有跟他说,木泽也没有问。“你不是我妈妈,我妈妈在工作呢。”

    “不,我是你的亲生母亲。”说着还拿出一张照片。

    木泽看到照片上有俩个人,一个人是他的父亲木靖天,木靖天一身黑色的西装,照片上另一个的女人穿着婚纱,这是一张婚纱照。而照片上的女人却不是他的母亲苗蓟,却是眼前的女人。木泽呆住了,觉着这个女人好像没有骗自己。看到躺在地上的苗蓟,木泽赶紧跑过去,此时的木泽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只是呆在了原地,他的大脑一片空白。此时的苗蓟好像已经没了呼吸。

    车里下来的竟是那个女人,那个来找木泽并称是他母亲的女人。她好像疯了,不知道她是在笑还是在哭。她边摇木泽的身体边说:“你真是妈妈的好孩子,你要记住你是我的儿子,这个女人该死,你要记住了,一定要记住。”

    木泽还是拨通了苗蓟的电话:“妈妈,你能来接我放学吗?”

    木泽知道苗蓟在工作,可是还是很痛快的答应了木泽。

    “你是谁?”木泽询问道。

    “孩子,我是你妈妈,你不记得我了嘛?”那个女人开口说。

    “孩子,你知道妈妈想见你一面有多难吗?我知道你在这上学后只能在门口看着你被人接走,我怕那个女人知道我来了不让我见你,那我们母子就再也见不到了。”

    “如果你还不相信我,你就让她来接你我们当面对质。”说完那个女人便离开了,“孩子,相信我。”

    木泽不相信苗蓟不是自己的母亲,可是那个女人手里的照片和她的话又不得不让木泽怀疑。“现在你相信我说的话了吧,你家里的那个妈妈不是你的妈妈,我才是。当年我刚刚生你的时候,身体十分虚弱。那个女人趁我每天躺在床上,拐走了你爸爸,并且把你也抱走了,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却没办法留住你们。这些年我一直在找你们,妈妈很想你。”

    这个女人说着还伸出手想去抱木泽,却被木泽躲开了。木泽摇摇头还是不敢相信面前女人的话。

    美好的清晨。

    躺在床上的木泽却满头大汗,他紧皱着眉头,身体时不时的还在抽搐。

    梦中,放学后的木泽被司机接上了车,远处的一个女人在紧盯着木泽,木泽转过头看到她,看到了她的脸。画面一转,这个女人来到了木泽的班级找他。木泽一眼认出了这个女人的脸,他已经连续好几天看见她在校门口盯着自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