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晚落 前文5 木泽的父亲
    跑到院子中的院长雨伞也没有打,便去迎接那群人。”您好,欢迎你们。”

    ”快,咱们进屋说。”

    随着中年男人他们进到了屋里,院长也带着孩子们进来了。

    进到屋里的中年男人率先开了口:”不好意思,今天刚从国外回来,所以来晚了,路上给孩子们带了些吃的。孩子们吃过午饭了吗?”

    ”没有吃。”赵柱最先开口。

    院长瞪了赵柱一眼。

    中年男人笑了一下:”没关系,快,把吃的分给孩子们。”

    他身后的那些保镖把手里的吃的摆在了桌子上,那些孩子急忙上桌疯抢那些食物,他们不知道都是些什么,只觉得非常美味。这时大家好像把关在门卫室里的木泽已经遗忘了。

    中年男人的眼神一直在疯抢食物的孩子们身上,一旁的院长想与他说话也没有敢叫他。

    这时,中年男人转过身来,他好像没有一个满意的结果。

    ”你好,我叫木靖天,是木氏集团的董事长。”

    院长看出木靖天的不满意:”您好,我是这所福利院的院长,这所福利院虽然小了点,但是我们几个人收拾的还不错。因为这是私人办的福利院,所以一直没有得到国家的资助,这些孩子有的已经到了该上学的年龄,却没有书读,所以希望您能对我们福利院进行资助。您在上楼看看吧。”

    ”不必了,我会对福利院资助,让福利院进行扩大与翻新,另外我也会每年给福利院一笔钱,供孩子们上学,我来福利院还另有一事。”木靖天好像对福利院的事并不上心。

    院长看他这么容易便对福利院金进行了资助,高兴道;”您还有什么事,尽管说。”

    ”俩年前的今天,你们是否在门口捡到一个孩子,他叫木泽,是我的儿子。俩年前,我因为一些事无法带走他,所以把他仍在了福利院的门口,可是我刚刚看这些孩子中并没有他。”

    院长惊讶道:”原来小泽不姓莫姓木,你是来接他的?”

    木靖天听院长的话知道了木泽就在福利院中,惊喜的说:”当然了,他在哪?”

    此时院长想起锁在门卫室里的木泽,脸色都变了,急忙跑去门卫室。木靖天看跑出去的院长,自己也跟了上去。

    俩个人跑到门卫室,院长打开门卫室的门,木靖天同时也看见躺在了地上的木泽。木靖天把地上的木泽抱了起来,木泽睁开眼睛,看到面前的男人感觉陌生而又熟悉。

    木靖天抱着木泽,一旁的保镖为他俩打着伞,身后跟着的的院长此时心中乱成一锅粥。

    回到屋里的木靖天此时脸色变的铁青。在楼上的院长看到门口的轿车,急忙冲下了楼,这时车里的人也都下来了。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中年的男人,他没有大老板的将军肚,还略显着一点颓废。他的一旁是一个腰板挺直的男人,戴着一个黑色的大墨镜,却为那个中年男人撑着伞。后面好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手中都拿着东西。

    尽管木泽在挣扎也无济于事,到了门口,”来,一,二,三,扔。”赵柱的喊道。

    木泽被摔在了门卫室的地上,赵柱赶紧锁上了门,地上的木泽好像没力气爬了起来,他在那一躺,便没了动静。

    和俩年前的今天一样,刚刚还是晴空万里,转眼乌云已经密布了整个天空。不知道孩子们在房檐下站了多久,福利院的门口这时停了好几辆黑色的轿车。

    最先看到的是赵申,”院长,院长来人了。”

    他们不知道今天来的人是谁,所以都显得非常惊慌,只能大声的喊着院长,只有事先知道的赵柱显得非常的高兴。”今天资助福利院的老板会来福利院视察,我也走不开,米妈妈你赶紧送小娜去医院,老顾,先从你这借些钱,晚点我给你送来。”

    老顾把钱给了米妈妈,院长看着米妈妈和小娜上车了后才返回福利院。

    回到福利院的院长并没有时间处理小娜受伤的事,他连问都没有问。只是说了一句”你们给我等着,谁再不听话就给我滚!”,便回到屋里打扫了起来。福利院虽然不大,但是屋里床挨着床,特别乱,收拾起来特别麻烦。事关福利院的资助问题,一点也马虎不得。雨,下的特别快。

    在院子里玩的孩子都跑到房檐下避雨,此时他们觉得又饿又冷,因为米妈妈不在他们连午饭都没有的吃。屋里的院长还没有出来,他们已没有进去。

    ”快,把他给我抬起来,扔门卫室里。”赵柱发令道,随即他顺势把木泽摁到在地。

    听到赵柱的话,几个孩子抬起来木泽便走向门卫室。

    老顾急忙给小娜清理伤口,并给她止住了血。

    ”这么深的伤口,单单止住血是不行的,如果不及时清理会感染的,如果严重的话整个胳膊都会废掉。   这孩子这么小,抵抗力肯定不行,我这小诊所也没有药,赶紧把她送市里医院吧。”

    木泽没有理会赵柱,还是想去教训他,虽然他知道自己不是赵柱的对手。

    ”院长,木泽他还要打人。”赵柱向屋内大声喊道。

    ”你们把他锁在门卫室里。”屋里传来院长的声音,他此时并没有时间理会他们。院子中的木泽已经红了眼,他一遍一遍的冲向赵柱,却都被赵柱推倒在地。

    ”死哑巴,院长都发话了,你还找事,我不想打你,你给我滚一边去,我可不想离开福利院。”

    一旁的小娜一把拉开了木泽,呼啸的铁管打在了小娜的胳膊上。张开嘴的铁管划开了小娜的胳膊,鲜红色的血顺着小娜的胳膊流了下来,血已经止不住了。那根铁管上的铁锈好像也说明了小娜此时伤势的劣汰。

    木泽看到此时急忙冲到屋子里把院长喊来,院长来到院子中看到小娜的胳膊上此时全是血,地上也留下了一滩血。院长急忙抱起来小娜喊着米妈妈一起跑去了老顾的诊所。

    到了诊所,”老顾,快,给这孩子止血。”院长匆匆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