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晚落 前文3 这和那
    木泽点点头,并没有说话。

    这是木泽好像想起来了什么,对米妈妈说:“你能给她起个名字吗?她还没有名字呢。”

    米妈妈想了想,说:“你叫小泽,这那,那她就叫小娜吧怎么样,你们俩一个这边一个那边,正好对应了。”

    木泽听到后显的非常高兴,随即说道:“好,小娜,你以后就叫小娜吧。”

    小女孩却摇了摇头,但是她看到木泽高兴的样子还是同意了小娜这个名字。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名字,这俩个孩子以后真就找不到了对方,好像一个在天这边一个在那边。相逢也不知是福是祸。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来到了楼下的赵柱,好像非常的生气,把那些跟着他一起调皮的孩子叫到了一起,他们围在了一起,不知道在如何商讨着报复木泽。

    晚上回到了福利院的院长,知道了这件事后非常的生气。

    ”赵柱你给我出来,我们每天生活在一起便是一家人,你却欺负自己的家人,今天的晚饭你不准吃,你就给我在这站着。”院长生气的喊道。

    赵柱这时也不甘示弱:”他才不是我的家人,他每天一句话都不和我们说,他每天都在等他的爸爸妈妈,他看不起我们,他怎么会是我们的家人啊。”赵柱说着说着便留下来了眼泪。

    赵柱知道自己心虚了,他明白自己只是嫉妒木泽对自己的爸爸妈妈有记忆,木泽每天还有个盼头,可能有一天木泽便会回到自己的家里,见到自己的爸爸妈妈。而他自己,从他记事起,便是这个福利院,他不知道他的父母为何连一点回忆都不给他。

    院长并没有理他,径直的走进了屋里:”今晚谁都不能给赵柱晚饭吃。”

    其他孩子们吃完晚饭,便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米妈妈看院长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屋子,便偷偷的出去把屋外的赵柱带回了屋子里,并给他留了一些饭菜。

    赵柱边吃边留下了眼泪。

    ”孩子,以后要听院长的话,不要再惹祸了,知道吗?”米妈妈说到。

    赵柱点了点头。可是赵柱心里已经想好了,他一定要向木泽报复。赵柱看看手上包扎好的伤口,“哼”了一声便跑下了楼。

    米妈妈看着嘴里还在往外流血的木泽,心疼的问道:“孩子,疼吗?”

    那个在抓着小女孩头发的男孩看到这一幕,赶紧过去,想掰开木泽的嘴,木泽看到那个孩子过来,松了口迅速咬向了那个大孩子的手。他拼命的叫,木泽却没有松口。然后他一拳拳打向木泽的嘴,木泽也没有松开。这时在院子外的米妈妈好像发现了楼上的异常。急忙赶上楼,看到那个大点孩子在打木泽喊到:“赵柱,你又欺负人。赶紧给我住手。”

    其他的孩子看见米妈妈上来都急忙向外跑去,这时屋里只剩木泽和小女孩,还有赵柱和那个被木泽把手咬出血的孩子了。

    米妈妈把另一个工作人员喊了上来,帮忙一起给这三个人处理伤口。赵柱反驳道:“是他先咬我的,我让他松口他不松我才打他的。

    “木泽才不会无缘无故的咬你,你总欺负别人干嘛,你们住在一起便是一家人,你比他们大,应该照顾他们,像一个哥哥一样。”米妈妈对赵柱说。”还有你,赵申,你怎么也学着赵柱一起欺负人。”

    赵申并没有说话只是低下了头。和往常不同的是自从木泽生病那天以后,他们白天就再也看不见院长的踪迹了,院长只会在太阳落山的时候回到福利院,没人知道他白天去了哪里。这也使他们捉弄木泽的想法变成了现实。

    吃过早饭后,木泽还是像往常一样坐在了床上,脑袋耷拉在了窗台上,等待着他的不知道是他的父母,还是谎言。

    小女孩也坐在了木泽旁边,不过她看的不是大门口,而是木泽,她不忍心告诉他那天在诊所听到的院长的话。木泽的嘴边和牙缝全是血,不知道是他咬别人留下的血,还是他的嘴被打出的血。

    米妈妈询问那个大孩子:“赵柱,你为什么欺负木泽?”

    有一个男孩子骑在了木泽的身上,好像在骑马一样,双手挥舞了起来,一点也掩饰不住他的喜悦。

    木泽被这些孩子们欺负着,他很想哭出来,可是当他发现小女孩在哭的时候他却强忍住了没有哭出来。他转过头咬住了旁边摁着他的人的手,一直在咬没有松口。尽管那个孩子在拼命的哭,血已经从木泽的嘴边流了出来。

    只不过和其他孩子不同的是木泽每天吃过饭就会回到他的床上,看向福利院的大门。而小女孩却再也没有去过大门口等待她的妈妈。

    原来便在福利院中的孩子始终对木泽和小女孩这俩个"不速之客"不那么待见。看见他们俩个也会嗤之以鼻。

    木泽并没有理他们。可是小女孩却在反驳他们说:“小泽才不是哑巴,他会说话,你们笑什么。”

    其中一个年纪大点孩子恶狠狠的看着小女孩:“有你什么事啊,我有没和你说话,你们俩天天在床上,难道你们俩是小夫妻啊,真丢人,不知道羞臊吗。”说着他的手抓向了小女孩的头发。

    小女孩哭了出来,木泽看到小女孩哭了,向那个抓小女孩头发的大男孩冲了过去,却被其他的孩子摁在了床上。这天和往常不同的是一些孩子吃过饭后,并没有到院子里玩,而是来到了楼上,他们都在木泽的床上挤来挤去,这里面有的孩子已经八九岁了,好像真是这里的"元老",其他的孩子也同样对那几个大点的孩子言听计从。

    那个看起来稍微大点的孩子说:“小泽,你每天都在这里看什么,和哑巴一样,你到底是不是哑巴啊,怎么从来没听过你说话。”他说着说着,周围的孩子就笑起来了。

    不知不觉木泽的吊瓶已经打完了。

    院长带着木泽和小女孩回到了福利院。

    木泽在小女孩的陪伴下也开始吃起了福利院的饭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