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晚落 前文2 你也来住一段时间吗
    昨晚被带回来的小女孩早早的就起来了,站在了福利院的门口。

    其他孩子们也起来了,围在了桌前等待着开饭。米妈妈在做好早饭后,上楼检查这些大孩子们的被有没有叠好。她却看到木泽躺在床上,苍白的脸色诠释了他生病了。他还是被昨晚的大雨淋感冒了。

    米妈妈去快速走到床前,摸着木泽的头,询问到;”小泽,你怎么了?”

    木泽并没有回答她,米妈妈快速跑下了楼,喊院长:”院长,快来,小泽生病了。”

    院长急忙上楼,抱着木泽,跑向距离福利院最近的诊所,门口的小女孩看到院长怀中的木泽,也急忙跟了上去,可是她始终是跟不上院长的脚步。

    进了诊所之后,院长好像跟诊所的大夫早已经认识一样,”老顾,快看看这孩子是不是发烧了。”

    诊所的大夫为木泽检查一翻,看着手中的体温计,说到:”并没有太大的事,只是身体有些虚弱。”

    院长叹息到:”这孩子从来了便没有吃过饭。”

    大夫老顾给木泽打上了吊瓶,便和院长坐了下来。

    院长开口道:”新来的俩个孩子,都命苦,他们都记事了,却被父母扔到了福利院,我们只能骗他们。那些孩子还好,一出生便被父母抛弃了。”

    来到了诊所门口的小女孩呆呆的站在了原地,不知道她是因为木泽的病情而担心还是因为她知道了被母亲的抛弃而伤痛。

    大夫老顾说到;”你办这小小的福利院,收留了这么多...”还未说完便被进来的小女孩打断了他的对话。

    院长看到小女孩,不知道小女孩听没听到他的话,便对她说:”你留下来陪着小泽,我和大夫去给小泽拿点药。”

    他俩便走了出去。

    大夫老顾又接上了刚刚被打断的话:”你收留了这么多孩子,你能养活吗你?国家的补助还没下来吧,真不知道你为什么办这个福利院,这些孩子的父母还也就往你这送,唉。”

    院长看向了福利院方向,暗淡的眼神里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老顾以为他也在思考为什么办这个福利院。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在忏悔...

    过了一会,木泽睁开了眼睛,他看到小女孩坐在了他的旁边。

    小女孩对木泽说:”对不起。”她的眼泪要掉下来了,她觉得木泽的生病都是因为她。

    木泽看着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你叫什么名字啊?”

    小女孩不知所措的看着他:”我妈妈没有告诉我叫什么名字。”

    木泽很惊讶:”你这么大了,你妈妈还没有给你起名字。”

    小女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有点惊慌。

    木泽看到了小女孩的不适,便开心的说到:”那太好了,我们一起给你起个名字吧。”

    小女孩高兴的点点头。

    可是木泽实在是想不出来给她取个什么名字,总觉得会委屈她。

    小女孩也看出来了他的难堪,对木泽说;”以后我们要一起生活一段时间了...”院长把俩个孩子带进了他的小屋子里,然后自己出来叫起来了米妈妈,给俩个孩子熬了姜汤水,并给他们俩找了换洗的衣服。

    第二天,福利院的钟声响了起来,阳光照在了整个明亮福利院,好像又是一个艳阳天。

    院长无奈只能下床打开门,看见了是木泽在敲门,顿时便生气了。

    看到全身湿透的木泽,院长把他抱进了屋却招到了木泽的反抗。院长便更加生气,给他边擦头边大骂;”你晚上不睡觉,折腾别人干嘛,赶紧给我滚回去睡觉。”

    木泽在拼命的摇头,指向了福利院的大门口。院长打开了大门,准备把小女孩带进来,可是小女孩却在拼命的畏缩,不愿进来,她好像还在等她的妈妈。

    木泽看出小女孩不愿进来,他也想和小女孩一起在那个门口等他的爸爸妈妈,可是他看着雨中的小女孩还是跑向了她,”你妈妈只是让你在这和我们生活一段时间,等你懂事了便会来接你。”

    院长听到木泽的话有一些惊讶,同时也有一些不忍心。”快进来吧,你妈妈知道你在这,回头会来找你的。”木泽准备转身离开,因为雨太大了,这时他已经感受到了寒冷。

    当他转身离开的时候,他却像是想到了什么。他又回到了大门口,只是好像在单纯的陪伴着女孩。俩个人只隔了一个大门,一个在门里面,一个在门外面。

    时间在一分分过去,俩个人始终不见女孩的妈妈回来。女孩的身体已经在摇晃,不知道她是承受不住黑伞的重量还是不能承受雨水的冲击。这时,院长看向福利院的门口,才发现有人。

    院长急忙从门口拿出一把伞,便走了过去,看到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小女孩,那个小女孩”抗了”一把黑伞。一白一黑,把雨夜的悲寂突显出来。

    院长的声音响起:”是谁啊?大晚上不睡觉,还吵别人。”

    屋外并没有传来声音,只有敲门声还在继续。

    木泽开口问道:”你也要来住一段时间吗?”他那稚嫩的声音总觉得被雨声冲散了。

    女孩还是在说:”我妈妈说她去给我买双鞋子,一会就回来了。”她一直在低头看向脚上已经湿透的鞋子,不知道她是在回答木泽,还是在自言自语道。

    突然间他们都笑了,不知道是在笑他们从此以后多了个新朋友,还是在笑他们彼此狼狈不堪。

    木泽跑向了门卫室,用力敲了几下门。里面没有传来院长的声音。木泽在继续敲着门。

    屋里的院长努力的睁开了眼睛,好像他的身体不允许他睁开眼睛,他用了很大的力气才睁开眼睛。木泽这时候也受不住冷了,身体在打着哆嗦。

    木泽看向了小女孩,发现她也在看自己。

    木泽看到门口的俩个人,拼命的跑了出来。当他跑到门口的时候,他只看到一个小女孩,那个小女孩打着一把黑色得雨伞,女孩好像拿不住那把伞一样,那把黑色的雨伞倾斜着在女孩的身上。

    看到眼前的小女孩,木泽已经忘记了他来的目的,失望已经被他抛到了脑后。

    女孩看到他面前的男孩子,全身已经被雨淋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