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晚落 前文1 明亮福利院
    这间屋子中床与床之间只有小小的过道,满屋子都是床,所谓的床只是一个木板放在了支架上。

    木泽记得他家里的床非常大,非常软。

    不过让他满意的是他的床靠着窗,能随时看到福利院的门口。他高兴坏了,好像他透过这个窗就能看见他爸爸妈妈来接他的场景。

    他一直在盯着窗户,看着福利院的门口,米妈妈发现了他的行为也并没有打扰他。

    到了中午的时候,其他的孩子早已经围在了饭桌前,等待着开饭,米妈妈把木泽也叫下来了。

    ”小泽,你以后就要和小朋友们一起在这桌子上吃饭,每天到吃饭的时间就要自己来,听见了吗?”

    木泽点点头,什么也没有说。

    米妈妈给大家分发完午饭后,大家都开始低头吃饭。只有木泽把筷子放下跑上了楼,他又来到了他的床上,那个窗边在等着他的父母来接他。

    院长看到这一幕,跟了上来,问他:”为什么不吃饭。”

    木泽告诉他说:”我在等我爸爸妈妈来接我.”

    米妈妈不忍心继续这样欺骗他,想要告诉他真相:”小泽,其实你......”

    这时院长把米妈妈的话打断说:”你可以先吃饭,再来等你爸爸妈妈,因为你爸爸妈妈准备把你放在这一段时间,所以不会那么快来接你。”

    木泽摇了摇头。

    院长和米妈妈走下了楼,米妈妈说:”我们不能一直骗他啊。”

    院长没有看她:”今天上午你刚刚给他希望,现在却要让他的希望破灭,这个谎先撒着吧,等他懂事了就会明白了。”

    米妈妈一脸担心的说:”可是他不吃饭,会饿坏的。”

    院长回答他说:”他饿了自然会吃,还有,我们不是他们的亲生父母,没必要对一个孩子那么上心。”

    米妈妈非常不解:”那你为何把他们一个个都带了回来。”

    ......

    孩子们吃完午饭都跑了出去,木泽一直坐在窗边,看向希望的门口。

    逐渐天阴了起来,今天太阳下班的特别早。那黑暗的天彷佛要发泄什么一样。

    福利院的人们吃过晚饭后,大雨也来临了,孩子们不能出去玩了,每个人便早早的回到了自己的床上。到了睡觉的时间,米妈妈上来把灯闭了,和孩子们说了晚安。

    木泽还在盯着门口看,大雨在击打着窗户,这时木泽隐约看见福利院的门口出现了俩个人......抱着他的院长在心中想着,等你懂事了,就算你知道你父母把你抛弃了,你也不会闹了吧。

    米妈妈带着他来到了孩子们平时住的屋子里,说到:”小泽,以后你就要和其他的朋友们住在这里了,来看看你的新床。”

    他只能哭了起来,这时院长听到屋内的声音急忙赶了过来,他看到小男孩被几个大孩子推到在地上,他赶紧把小男孩抱了起来,把其他的孩子都训斥了出去。

    院长问小男孩:”他们为什么欺负你啊。”小男孩只是在哭并没有回答院长。

    米妈妈走进来了,问他:”孩子,你叫什么名啊。”小男孩瞪着他一双大眼睛问米妈妈;”我爸爸妈妈还会来接我吗?”

    米妈妈告诉他:”当然会了,你爸爸妈妈只是把你放在这和其他的小朋友相处一段日子,等你懂事了

    便会来接你。”过了不一会,福利院的孩子们都起来了,打破了这个安静的清晨。他们围在了一个大大的圆桌旁边,传来了一阵阵大笑声。谁也没发现屋子中多了一个人。

    随着福利院阿姨的一声:吃饭了。终于结束了阵阵的吵闹声。这些孩子们吃起饭的神情是那么的专注,像是在享受老天来之不易的恩赐一样。

    院长端了一碗雪白的米饭走到了那个小男孩面前。这时,福利院的另外两个工作人员才看到他们的福利院又要增加新的成员了。其中一个工作人员看向院长,好像在询问着什么。她是平时给孩子们做饭的阿姨,孩子们都叫她米妈妈。小男孩看到米妈妈脸上的和蔼,从他的嘴里发出稚嫩的声音;”莫泽。”(小男孩其实叫木泽,但是他还小,发音不准,所以被米妈妈和院长听错)

    米妈妈笑着说:”莫泽,怎么你不叫没辙呢,那以后就叫你小泽吧,在这里你就叫小泽,等着你爸爸妈妈来接你,你再叫你自己的名字好不好。”

    几个装着大人语气的孩子,在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你几岁了?你父母为什么不要你?”

    一直是这些个问题,嘈杂的声音围绕着小男孩的周边。他好像再也忍不了了,他站起来大喊了一声”闭嘴”。他想要推开这些围住他的孩子,却怎么用力也推不开。

    明亮福利院是郊区的一所福利院,这个不大的福利院加上门口的门卫室一共才4间房子,所谓门卫室便是因为它的位置在福利院的门口,且里面只有一张床一个桌子的小房子。这间”门卫室”是福利院院长用来办公睡觉的地方。除了院长,这里还有2名工作人员,此时收养了21名孩子。为什么说此时收养了21个孩子,因为门口又加入了一位。

    福利院的钟声响了起来,这极为”刺耳”的钟声惊醒了睡梦中的男孩。他睁开了眼睛不知所措的看着周围不熟悉的环境。这时,院长走了过来,并没有问男孩,他好像已经见怪不怪了。他把男孩抱进了屋里。

    这时,屋里的孩子都吃完了饭。他们准备去院子中玩耍,一个白白的小女孩率先向屋外跑去,她发现了今早被院长捡回来的小男孩。

    她向其他的孩子喊道:”快过来看,我们又有成员了。”她得意洋洋的喊道,她脸上的喜悦好像她发现了新大陆一样。

    这时人群中很多大孩子沮丧个脸向他围了过来,因为在本来就不大的福利院中,多一个人,他们就会拥挤一分。院长把米饭放在小男孩面前,走出了门口,其他两个人也跟了出去。

    院长开口说:”看这个小男孩穿着,应该不是穷人家养不起的孩子,而且看他的年纪也4,5岁了,应该能记住事了,不知道他家大人为什么会把他扔下。这孩子的目光很呆滞,他好像明白了他的父母抛弃了他,他还接受不了这些。”

    太阳刚刚升起,黎明的曙光彷佛还未来得及洒下。

    明亮福利院门口便有一辆黑色的车停下,车的颜色好像在映衬着淡淡的天色。

    一个中年男人下车,从车后面的女人手中夺下了一个正在熟睡的男孩,那个中年男人把男孩放在福利院门口便匆忙上车。车后面的女人目光一直在那个男孩身上,好像在说明她是那个孩子的母亲。随着车子的发动声,那个注视孩子身上的目光不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