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王牌相公:霸道妻主爱上我 小车无……无……嗯……
    “子曰,呃,‘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不知其可也……嗯……”

    书房里,九满月顶着九成珊阴沉的目光,大脑变得一片空白,本来就偷懒没背熟的文章,更是卡在半路,快要背不下去了。

    昨天早上九成珊突然抓了她考较论语背诵,她没背上来,当日吃完午饭后九成珊将她关在屋子里背一下午,今天早上又来继续考较昨天下午的成果。

    九成珊冷冷提醒道:“大车。”

    九满月这一下才记起来,继续背道:“大车无輗……”

    九成珊:“这段开始从头背。”

    九满月咽了咽口水:“子曰:‘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大车无輗,小车无……无……嗯……”

    坐在一旁抱着金算盘玩的九满仓听都听得难受:“軏!”

    九满月急忙:“小车无軏。嗯……小车无軏,小车无軏……”

    九满仓干脆直接替她接了下去:“其何以行之哉?”

    九满月瞪了她一眼:就你会表现!

    九成珊惊讶地看向才三岁大的九满仓:“你会背?谁教了你吗?”

    当初在九满仓失踪事件之后,九成珊就把先前的那个做秀才的奶嬷嬷给辞掉了。但是因为短时间找不到合适的秀才奶嬷嬷,便给九满仓换了个虽然不是秀才但是识字、经验也丰富的奶嬷嬷。

    而那个奶嬷嬷也只是识字而已,平时也就教教九满仓认认字,算个数。若要那奶嬷嬷教论语,怕是都不清楚论语有几篇几则。

    九满仓无奈:“没有,昨天下午您不是陪着姐姐背了那么久吗?我也就记住了她当时背的那几段。”

    其实当时九成珊也只是监督了九满月两刻钟就牵着九满仓走了,而九满月可能在九成珊走后就没背了,玩了一下午。

    九成珊恨铁不成钢地用手点了点九满月:“背了一下午,连妹妹都记住了,你居然还背成这个样子?你要我说你什么好?”

    九满月嘟起嘴巴,低着头。

    九成珊又看向正拿了绢子认真擦算盘的九满仓:“让姐姐背的论语你能给背了,那昨日我要你背的珠算口诀,你可会背了?”

    九满仓抬头点了点:“会背了。”随即脱口流利地背了起来。

    九成珊看着一脸认真地用稚嫩的声音,快速背着朗朗上口的珠算口诀的九满仓,内心自豪又感慨万分。

    这孩子生下来那会她还怕孩子不爱哭是迟钝呆傻的表现。然而这孩子不愧是预言之女,很快就展现出她的超群拔萃。反应机敏有想法不说,半岁多的时候就学会叫爹娘,开始自己学着扶墙走路。而且从小就对钱财珠宝爱得深,洗三那日九满仓强要金盆她以为只是巧合,不想周岁宴上抓周时给了她又一个惊喜。

    抓周的物品里,其中一定有银子这一项。她特意将颜色白花花亮闪闪、形状又好看的银锭换成了有些皱旧的纸质银票。

    当时九满仓站在抓周席上,成了大众平生见到的第一个不是爬,而是靠自己走路捡抓周礼的孩子。

    她将金身玉珠制的算盘先拿了,值钱的珠宝首饰也没放过,随后又看到有银票,居然是很兴奋地跌跌撞撞跑过去捡了起来,放到兜里,手里抱着金算盘和珠宝首饰抬头朝九成珊奶声奶气地大声说道:“我哒。”

    在场哄然大笑,她也笑得很开心,点头连连答应好好好。

    这孩子早慧,且对金钱早有概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