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王牌相公:霸道妻主爱上我 若有机会再相见,我买给你吃
    雁绎也从兴奋当中冷静了下来:“那便很有可能是了,明天让竹琴叔去联系一下九家的人吧。丝城离这里也不远……”他看着九满仓的眉眼,眼睛里流露出不舍,“也许以后还有机会见面呢,只是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们。”

    九满仓:这种耻辱的黑历史,谁会想记在脑子里啊!

    雁南看着雁绎那低落的样子,安慰道:“肯定会有再见面的一天的。”不过如果真是九家嫡女,这两个孩子身份地位天差地别,九家怕不会愿意和他们这种人有过多牵扯,更不提这孩子才一个月大,什么都不懂,长大哪里会记得这几天的人和事。但是这话当然就不好和雁绎说了,虽然雁绎心里也很清楚。

    雁南岔开这伤感的话题,微微一笑:“这事儿还不确定,明天去问问再说吧。带了你最喜欢的那家意德坊的糕点,玫瑰酥和桂花糖蒸酥酪,来尝尝。”

    雁绎才有了些高兴,本来一时间还不想放下九满仓,希望趁着留在家里时多抱抱,奈何怕他吃糕点时馋着九满仓,便将九满仓放在了床上:“我要去吃糕点了,你还小,不能消化,所以不能吃。等你长大了,若是我们有机会再相见,我买给你吃。意德坊的糕点味道属一绝呢。”

    随即这才在桌前坐下来,和父亲雁南一起开心地吃起糕点来。

    床上的九满仓离了人也不哭不闹,雁南最初还挺惊奇,但孩子又完全不是痴傻的,左思右想最终把这归缘于孩子性格乖巧,挺好带的。

    由于觉得这孩子和九家正好丢失的可能性不小,他对九家多打听了几句。

    身处长青楼这个特殊的地方,又是里面卖唱卖笑的,九家这个在隔壁丝城做绸缎起家的大商他也有耳闻。

    九家从开始在南北之间走贩绸缎的第一代家主到如今已经成为工贸一体、品种多样的布料巨贾,已经有一百多年了。期间九家有过辉煌巅峰,也经历过濒临倒闭、落魄打压,但是无论灿阳风雨,每一代九家执掌人都坚持了下来,如今九家店铺“若九春”在全国繁华之地都有开设不少。

    而且江南这一代地区,九家还颇有名气,和薛氏、刘氏、陶氏在布料生意这一领域分吃市场。其中薛氏比较特殊,属于皇商,和朝廷户部合作,是为宫廷供应绸缎和制衣的供应商之一。

    九家这一代也有往皇商这一块竞争的想法,九成珊成为九家家主之后就举家搬去了京城,努力开拓京城的市场和打通京城人脉。这段时间在丝城是因为要回本家给嫡女做满月礼,结果没料想回本家一次还丢了嫡女。

    而这个嫡女,在豪贵的上层圈子里也是名声不小。据说,有那么个不知从哪里流传出来、也不知真假的预言,说某不可说家族的九家这一代嫡女将来会将九家带向兴盛。所以九家很是重视这个唯一且传奇的嫡女。此次嫡女被拐窃,也不知是内宅风波、家族之争还是商场不法竞争者带来的。

    明日,让竹琴暗地里去联系官府,然后待九家人来之后将孩子交给他们。他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至于这孩子回了九家以后能否周全活下去,就是九家自己的事情了。不求任何感激,只希望自己家不要受到任何牵连影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