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王牌相公:霸道妻主爱上我 小宝宝是九家丢失的孩子
    好容易待到“热泉冷涩尿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之时,给她擦净屁股穿衣服的雁绎又开始用一百种角度夸她乖巧,借机亲她脸蛋。

    九满仓心里凉凉地想:啊,特么的我最该心疼的人,难道不应该正是我自己吗?

    雁绎将她抱回床上后,照常不管她能不能听懂,对她说道:“今天我爹又要很晚回来,我先去做晚饭,然后帮你热下羊奶,一会我们一起吃晚饭。开不开心?啾!”

    旋即出屋子去厨房了。

    已经在雁绎家待了七八天的九满仓开始怀疑九家和丝城的捕快老爷们是不是寻她寻到西伯利亚去了,要等过两三年她学会走路之后自己回家。

    但是就在她腹诽的当天傍晚,雁绎他爹回来时带来了相关消息。

    “我听经常来往丝城和南城的刘娘子说了,丝城九家的嫡女丢了,而且正好就是你寻到她的当日午后丢失的。另外,上个月月末做满月礼的时候,九家给了她嫡女一块血红的上等貔貅玉佩随身佩戴。”

    雁南手里拎了一盒精致的糕点带着竹琴一道回来后,一边在屋里坐下来拆糕点摆盘一边如此说道,说罢看了一眼雁绎。

    雁绎正在给九满仓做衣服,在上面绣着小天鹅,听了这话当时就跟演电视剧似的,针直接扎手指头上了。

    雁南心疼地起身要去看,雁绎吸了吸手指头朝他摆摆手示意没事,随即将针线和衣服放进针线篓子里,肃了面孔看向他父亲道:“那玉佩是什么形状我当时没看仔细,但是可以看得出来应该的确是块血红的好玉。九家现在还在找吗?有说孩子长什么样,身上穿着什么衣服吗?”

    床上的九满仓听到久违的“九家”这个字眼,心里一阵激动,细听他们接下来的安排。

    雁南牵了孩子的手看手指头,确认过针眼确实挺小,愈合会很快。他抬头笑雁绎:“天下孩子不都长得一个模样吗?”

    雁绎睁大了眼睛惊讶道:“怎么会一样?”他顺手就从床上熟练地抱起九满仓给他爹看,“我从来没见过有哪个孩子比她更可爱更好看的。九家可有提到过她家孩子长得特别可爱,而且特别聪明吗?”

    雁南看着自己这个已经不知何时成为满仓吹的孩子,一时间哑了言,不知该怎么回答才好。

    “如果小宝宝确实是九家丢失的孩子,那九家肯定会提到这两点不同之处的!小宝宝这方面和其他孩子一比,多有辨识度啊!”

    雁绎抱着九满仓,目光坚定地如此说道。

    九满仓听着他这疯狂的直面吹捧,顶着一张面瘫脸,内心羞耻度已经爆炸。

    雁南忍着心里那种奇怪的感觉,扯出一抹笑容:“聪明这点也提到了。当时满月礼上,据说九家嫡女向每一个宾客和族人都打了招呼。反应机灵灵敏,很得九家家主宠爱。”

    雁绎露出遇到同圈粉丝般的骄傲笑容,看向怀中九满仓:“这世界上哪里会有人不喜欢我们小宝宝呢。”七八天前他抱九满仓还有些吃力,这些天来日日抱着走来走去,如今已经习惯长时间抱着了。

    雁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