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王牌相公:霸道妻主爱上我 妹控傻瓜哥哥
    九满仓翻了个白眼。

    雁绎似乎有肌肤饥渴症的倾向,九满仓不是心理专家,无法准确判断。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如此年幼的孩子长期一个人呆在家里,还总是因为家里原因尽量避开与外人沟通的机会,平日又没有父母陪伴,这孩子内心其实很寂寞。

    可他又太过懂事,把这些难以满足的心理需求和不良情绪都压抑在心底。父亲不在的时间里,他终日只能靠阅读含有父亲笔记的书籍,和用父亲的琴弹奏父亲弹过的琴曲来聊以慰解。而身为小宝宝的九满仓的出现,给了他陪伴。他长期缺少父母陪伴所堆积的情感需求,以一种施与的方式抒发。把自己当初没得到、想要得到的,给了九满仓,从而使自己内心获得满足与宣泄。

    多年堵塞堆积的情感爆发一下子有泄洪口,爆发了,就成了妹控傻瓜哥哥,粘人得不行。

    而且这家伙经常在她面前不顾她的想法和抗议,口中总是自言自语自编自导,将九满仓的每一个举动,每一句言语都强行解释为九满仓对他这个哥哥多么喜欢,多么需求他这个哥哥为她做这做那。

    九满仓看他居然就对着自己这个当事人各种睁眼说瞎话,从最初的呆滞,到后来“啊啊”反驳,再到最终的表情木然。

    每次他父亲雁南和小厮竹琴从外面回来后,雁绎就要到他们面前去说他和九满仓今天的趣事,说九满仓有多需要他,仿佛重要到他一旦离开,九满仓下一秒就会难过得当场去世。如果和雁南在屋里说的时候,竹琴在屋外打扫做饭,他还愿意等竹琴进屋后再重复一遍,生怕竹琴错过了解这些意义重大的事情会很遗憾。而不管第几遍,在讲这些事的时候,他的眼睛里永远都闪着光,脸上是满满的甜蜜笑容——就好像他嘴里那编出来的剧本全他-妈是真的一样!

    如果不是因为出于对外界的防备,九满仓毫不怀疑这傻哥哥还要抱着她走街串巷地家家户户敲门炫耀,并一对一地详细吹捧他有个多可爱多乖的妹妹,妹妹又有多么喜爱依赖他。

    本来应该是冷眼笑看,九满仓有些羞恼自己居然有丝丝心疼。她上辈子在那个冷情冷性的家族中,莫名比家族其他人多余几分情感无处置放,如今婴儿的情绪波动大得她有些承受不过来,比如遇到点破事儿就总是忍不住笑或大哭。没想到今天更甚,居然还有心疼这种让她无语的情绪。

    不过这种情绪很快就没了,因为她又有生理需求了。

    “啊啊!”她生无可恋地用力叫了两声。

    照顾了她七八天,每天晚上睡觉抱着她,白天醒来看(kan)着她的雁绎一听她这种语气的叫声,业务非常熟悉地抱起她到尿盆边把尿:“小宝宝要尿尿了是吗?来,抱你嘘嘘~”

    九满仓被雁绎岔开两只胖胖的小短腿撒着尿,她面无表情地仰着头盯着天花板想要逃避现实,可耳边可谓是“大水嘈嘈如急雨,小水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奔,大珠小珠落尿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