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王牌相公:霸道妻主爱上我 我要受不了了!救救孩子!
    接下来的日子,某种程度上来说,九满仓可以说是生活在水深火热的日子里。

    “小宝宝你是想尿尿吗?小哥哥抱你尿……来,嘘~”

    “小宝宝你饿不饿?我给你喂奶喝啦,先让哥哥亲亲你,啾!”

    “小宝宝,哥哥弹琴给你听好不好?”

    “小宝宝,你看,哥哥画了一幅你的睡觉画像,可爱吗?我的小宝宝最可爱了!哥哥画得像不像?什么?你要奖励哥哥一个亲亲啊?好吧,真拿你没办法。啾!”

    九满仓顶着满脸的亲亲发出了奶声奶气的怒吼:“喔呀啊啊嗯呜啊嗯啊!”雁绎你个熊孩子不要太猖狂了好吗!你爹特么的能不能管管你啊!我要受不了了!救救孩子!

    小男孩的名字,雁绎,是九满仓从小男孩书与画的落款上得知的。

    小男孩有满满一书架的书,种类很杂,有些是他自己的,地理志啊、游记啊、话本儿啊,最近因为照顾她的缘故,还买了些儿科相关的医书。其余大多数是他父亲自己读了留给他的,上面还有他父亲秀气的批注。九满仓也从书籍扉页上知道了雁绎父亲的名字,唤作雁南。

    九满仓看到这个名字时,第一念头就想起西厢记中那首著名词句:“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

    这个似乎含了深意的名字背后,八成有段关于离别的伤心故事。

    雁南好像很忙,他身边跟了个长相普通非常低调听话的小厮竹琴,二人每天早出晚归。有时候雁绎父亲和竹琴二人晚上不回来,第二天出现时雁绎父亲一身疲倦,雁绎和竹琴就会打水伺候他睡下。九满仓依据自己的感觉和经验看雁绎他父亲的打扮、气质和行事,听他和竹琴之间的简短对话,猜测他的职业可能需要经常出入风尘之地。

    尽管每天都很疲惫,但是雁绎的父亲对雁绎和九满仓非常温柔,说话时总是带着温煦的笑意。

    根据这段时间的相处,从日常的只言片语中,九满仓了解到,他们两父子是住在丝城城东的富人区周边的一座大宅子里,雁绎母亲不明,九满仓住了这么些日子也没有见过或者听到过他们提起雁绎的母亲。

    似乎是怕走漏消息引来不法分子,另一方面也许是也为了雁绎的安全,尽管九满仓非常乖巧不吵闹,但是雁绎和他父亲很谨慎地从来不把九满仓带出屋子。而且两父子似乎非常低调,住得偏,也很少和附近邻居来往。九满仓没见到有邻居来访或者打招呼。

    雁绎虽年少,却很懂事,家里事事都料理得很好。

    “吧唧!”雁绎在九满仓的额头上又来了一个响亮的吻,笑眯眯地夸赞道,“嗯嗯,知道了!我也很喜欢小宝宝你。小宝宝一口气说了好多话啊,真棒!”

    你知道个红烧狮子头啊!这小流氓的懂事都特么装出来的吧?!还笑?!我特么戳爆你那俩傻-比梨涡你信不信?!

    九满仓气得小胸脯一起一伏,转过头不理他。

    雁绎又用脸蛋贴了贴她露出的那边侧脸。像只邀宠的金毛狗,吐着舌头疯狂摇尾巴围着主人打转转,拼命用脑袋拱人腿以求关注,就差没可怜地朝她呜呜叫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