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王牌相公:霸道妻主爱上我 九满仓没有哭
    九成珊没有罢休,嘴角噙着冷笑,看到太阳西沉,张口说道:“停!把他们都绑了送到衙门去,就说他们联手把我九家嫡小姐给偷走拐卖了。”

    铁棍停下后,还未缓过来的这些下人听到这消息面无血色,几近死人。

    在整个化驹大陆,对子嗣香火都看得非常重。拐卖孩子,无疑是断人后代。在凰罣国,这种罪行,主犯被凌迟处死,从犯要被砍头,皆无全尸,而且其丈夫儿女家人也要被流放一千公里。

    发现主母是真的要送他们去衙门,这些人当中立刻就有好几个被打得半死的人撑着一口气把知道的和牵涉的人,都争先恐后地曝了出来。

    “主母,我知道小谷总是和卖菜的联系,经常两个人偷偷摸摸不知道去哪里了。”

    “是我本来想贪下满月礼上剩下的酒,被小谷发现了。叫我把酒拿出来和大家一起喝了。我错了,可是我真的只是想拿酒卖点钱而已,并没有胆子要害小姐啊!呜呜呜。”

    小谷是个瘦弱男子,被打得趴在板凳上无法动弹,他有气无力地说道:“主母饶命,我爹病了没钱治病,我妻主又被扣在赌坊,那个卖菜的联合方圆赌坊老板威胁我,要我去帮他开门偷嫡小姐,给我钱让我爹治病,不然就要砍断我妻主的手,我知道自己罪该万死,我爹和我孩子是无辜的……”

    “主母饶命,主母饶命……”

    听着这一声声的招认求饶声,九成珊阴狠的目光扫了一圈他的几个侍郎,在周旭的身上停了一会。

    周旭抱着还在哭个不停的九满月,对上九成珊的眼神,脸色一白,嘴唇颤抖地说道:“妻主,您看我做什么?这这跟我无关啊……”

    九成珊冷笑一声,侧头看向小谷,口上下吩咐道:“趁着天还没黑,把这人给押去衙门。再来五十人随我去趟方圆赌坊。”

    虽然九成珊对周旭没有追究下去,但是柳清风却是认定了周旭,看向周旭的眼睛里迸射出骇人的恨意。周旭抱紧了九满月,回瞪了一眼,随即低了头继续安慰他的孩子。柳清风心头更恨、更痛了,周旭的孩子还在周旭的怀里哭泣,他的九满仓此时还不知道是死是活,被拐走到哪里,有没有在哭。

    九满仓没有哭,一大早她被尿憋醒了,睁开眼,粉衣男子已经不在房里,小男孩此时端端正正坐在书桌前,执着毛笔在纸上认真地写字。

    九满仓“啊啊!”叫了两声,小男孩急忙放下笔,小跑过来,开心道:“你醒啦?没看到人很着急是吗?没关系,小哥哥在呢!”

    九满仓皱紧了眉头,着急地“啊啊!”我要尿尿!我快憋不住了!

    小男孩一脸惭愧:“小宝宝生气了吗?对不起。”

    我真的只是个膀胱系统还没发育好的宝宝,要憋不住了啊!!

    小男孩转头看了看被关上的门,回头两只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九满仓:“现在没有人看见,也没有人知道,我亲你不作数的。那我亲亲你,你不哭了好不好?”

    不要!!!

    “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