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王牌相公:霸道妻主爱上我 大家都不知道,就不作数
    好软啊……

    这是两个孩子共同的第一个念头,随之而来的就是要把整个人都淹掉的尴尬与羞涩。

    小男孩害臊得把头埋在九满仓的襁褓上,双手也抱得有些紧了。襁褓里的宝宝有股奶香味,很好闻,满鼻子都是,仿佛把他整个人都包围进去。

    粉衣男子瞠目结舌,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小男孩慢慢抬起头,撇开目光不敢看怀中的九满仓,满面通红,紧张地看着他爹,:“我,我刚刚,亲到她嘴巴了。我,我要对她负责对吗?我要嫁给她吗?”他努力抿着嘴,表现出一副很害怕的样子,但是嘴角的两个梨涡却是忽隐忽现,掩不住。

    嫁你个猪肉炖粉条啊!

    九满仓皱着小眉头,鼓着一张小脸:“啊呜啊呜啊呜!”

    你不要仗着长得可爱就为所欲为啊!

    “啊呜啊呜啊呜!”

    我是有底线的!有原则的!

    粉衣男子原本反应过来,想要给孩子解释什么,看见九满仓这副气鼓鼓的严肃小模样,不由噗嗤笑了出来:“你看,人家小宝宝不愿意呢。这个亲亲不作数啦。”

    “我亲她不作数是吗?”小男孩眼神有些黯然,脸上的兴奋和紧张也消退了下来。

    废话当然不作数啦!话说你失望个什么鬼啊?仗着可爱想讹我是吗?九满仓嘟嘴嘟得更高了。

    “不作数的。你可别说出去啊。”粉衣男子嘱咐道,又开玩笑地说,“你不是说要做她的小哥哥吗?”

    小男孩脸上又是一红,但下一秒还是继续揪着那个问题没有放过:“不说出去,大家都不知道,就不作数对吗?”

    粉衣男子心头一动,顿了顿,压下心底那些伤痕累累的陈年往事,蹲下身,伸手摸了摸儿子的头:“爹爹是为了你的清誉着想,爹不想叫你嫁给她。爹只是个歌伎相公,而这个孩子家里非富即贵。如果身份不能门当户对,那你嫁过去也只能做侍儿,会受一辈子的欺负的。而且她这么不懂事的年纪,你因为亲她就嫁给她,人家会说你趁人之危、讹骗成亲。你年纪还比她大,你只能做人家的小哥哥。”

    小男孩抿了嘴,低头抱紧了怀里的九满仓,眼睛盯着地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九满仓深深松了口气,打了个呵欠,闭眼睡了。

    九家本宅。

    十多个下人两股战战地跪在院子里,他们分别是当日中午巡视、看门值守的下人、照顾九满仓的奶嬷嬷、小厮、丫鬟们,还有当天靠近或进入过正房的相关下人。这当中就包括二侍郎周旭和五侍郎安思远这两位房中的小厮。

    周旭面无表情地牵着九满月看着这一切,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九满月现在终究只是个还没学会掩饰自己表情的孩子,眼睛露出几分兴奋来。

    安思远则是有些心虚地站在一旁,不敢上前说话,更别说仗着自己受宠而向九成珊替下人求情。

    赵仰跃牵着孩子低头缩着肩膀站在一旁。

    孩子失踪的柳清风站都站不稳,依靠着慕儒哭得如同泪人,慕儒脸色也不太好,拉着他的手,拍抚着他的肩膀。

    九成珊此时满脸阴沉,她死死地盯着面前的所有人,森寒的目光朝他们一个个扫过去,眼里布满阴霾,咬牙切齿道:“都不招是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