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王牌相公:霸道妻主爱上我 可以丢掉她啊
    想到满仓今天白天得到的那只貔貅玉佩,九满月的心里就堵得慌。

    虽然具体详细她不太明白,但是内心懵懵懂懂还是知道那个东西是被母亲郑重赠与妹妹的,非常重要,不好要来,而这也让她内心对那漂亮贵重的玉佩向往欲望更加强烈。这个三岁的小女孩人生中第一次,突然模模糊糊地意识到她和妹妹之间的地位差距和待遇不公平。

    周旭听孩子这一口碴子味儿听得脑门儿疼,但是听到孩子话的内容,气愤的重点立刻就转移了,他伸手细细摸着九满月的头,眼脸微微垂下,漆黑的眼睫毛遮住了他阴沉的眼神,他缓缓说道:“月儿,你听爹跟你嗦……”深吸一口气,“你听爹同你讲……”

    “那只雪貂,只能属于你那个妹妹。即使她小,什么也不懂,但是那件东西哪怕她玩不了,放着饿死,落灰,也不会丢给你。”

    “为啥啊?”

    “原先你是九家里唯一的女儿,但是她出生了,而且她的爹是正房,她是嫡女,所以九家将来就是她继承。以后,所有的资源都会紧着她先,所有的宠爱和目光都是属于她的。今天这只是一只雪貂,以后,还会有很多很多其他的东西。只要她在,你永远都只是排在第二个,而且你连抢夺的资格都没有。”

    周旭爱怜地看着九满月那张写满惊讶与难过的小脸,他的手下移,轻轻抚上她的侧颜,凉凉地说道:“月儿,只要她在,你永远只能去乞要剩下的。你明白吗?”

    九满月脸上两道小眉毛扭曲,五官生气得皱成一团:“妹妹真讨厌!她要是不出生就好了。”小手拉扯着周旭的衣服,仰着那张天真烂漫的小脸问道,“不能把她送走吗?可以丢掉她啊。厨房的春花婶子就把她孙女送人了。”

    周旭微微一愣,像是想到了什么,随即那张漂亮的面容上微微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傻孩子。”

    ……

    九满仓一脸懵逼地看着头顶上那衔着镂空花型花边、绣着花飞蝶舞的粉色床帐子,鼻间萦绕着一股子淡淡的熏香味。由于顾及到她这个婴儿,也怕有心人做手脚,自从她出生以后,九家除了几位侍爷的屋里,其他地方都已经基本禁止使用熏香了。

    惊了!她闭眼前人还好好地躺在在九家正房屋里的摇床里,午睡一觉醒来居然就换了户人家?!

    扭头观察四周,这房间应该是个女人,不,是男人的房间。房里布置秀气,装潢雅意。床头梳妆台上摆着几样首饰珠宝和胭脂水粉,墙上挂着画风恢弘中带着细腻的山水画,房间中间圆桌上除了一小酒壶和茶杯之外,还放了一瓶怒放的红色月季。靠墙书架上堆满书册,旁边放了架琴。窗前摆着文房四宝的书桌上铺着一张宣纸,上面似乎写了些字。

    这儿特么!是谁的闺房?!

    不等她细想,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一个用宽缎子梳着包包头、穿着一身蓝色长袖对襟短衫的小男孩进来了,大约八、九岁,长相极为出众,叫人眼前一亮,心生欢喜。脸蛋肤如凝脂,五官冰雕玉琢,唇红齿白,盈盈桃花眼瞧得人心里荡啊荡的,才不过八九岁的年纪,已经初生风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