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王牌相公:霸道妻主爱上我 你叫我嘎哈呀
    当天晚上,九成珊喝得两颊通红,双目清亮地进了正房。

    柳清风正带着已经睡着的九满仓侧卧在床上,看见九成珊进屋,心里很是高兴地小心起身。

    九成珊搂了他的腰:“小心些,你身子还未恢复。今天你娘家人也来了,对我好一顿嘱咐呢。”

    柳清风一家来见了自家儿子和外孙一面就走了,柳清风没有留他们在九家过夜,九成珊也没有对此不置可否。其实柳清风知道这就是一种默认的态度。九家对柳家这种小门小户扶持一把可以,但是来往不宜过密,对九家没有好处,而且九成珊本来就对从见识短浅的小家小户出来的柳清风培养嫡女,心怀忧虑。

    柳清风心下很是明了,只微微一笑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动作轻柔地为妻主宽衣解带。九成珊本就是个很知风情的人,和自己的这位嫡夫好一阵温存,羞得柳清风脸上满是红霞,脑子晕陶陶。

    也幸好一旁九满仓睡着了,不然看到这画面又要开始考虑自戳双目。

    原本九满仓应该归奶嬷嬷带去孩子自己屋里的,但是自从柳清风心里清楚九满仓在九成珊心中的地位和受宠程度后,他每个晚上都带着九满仓睡。果不其然,九成珊经常来看孩子,也就很自然地两夫妻常常围绕孩子聊得很是温馨。尽管因为顾及孩子,两夫妻很少叫人把孩子带出去避着亲热,但是比起从前来讲要热络上很多。更不提,柳清风有了嫡女做保障以后,稳坐钓鱼台。

    虽然看到九成珊进五房那个狐狸精房里,柳清风还是会嫉妒吃醋,但是起码他已经不再会心慌。柳清风现在只希望教育好孩子让她做到最优秀把九满月远远比下去,让九满仓能够一直受宠,妻主自然无法不看重他这个做父亲的。

    知道九成珊又进了正房的院子后,周旭气得把手上的梳子往梳妆台上一扔:“一家三口可真是好不得意呢!九成珊她难道不记得她还有个满月?”

    寒夜沏上一壶花茶,劝慰道:“侍爷,莫要气到自个儿,得不偿失。您喝些热茶暖暖胃。”

    周旭贝齿咬粉唇,涂着精致妆容的脸上泫然若泣,眼里却带着不甘心的血丝:“……把月儿叫过来。”

    “爹啊,大晚上的我都睡了,您叫我嘎哈呀?”

    被叫醒穿好衣服从床上爬起来的九满月揉着眼睛,一脸不高兴地被奶嬷嬷抱着带进周旭的屋里头。

    周旭额角青筋一抽一抽的,让奶嬷嬷和寒夜退下后训斥道:“你怎么说话,变得这个味儿。从哪儿学来的?”

    九满月一脸迷茫:“啥味儿啊?我也没从哪儿学啊?”

    周旭咬牙:“好好说话!……你下午是不是跑去跟辽城来的那帮人玩去了?”

    九满月委屈:“我咋没好好嗦话啊。辽城的人咋的了,他们带来的那小雪貂老好玩了!”

    周旭:“……”

    九满月说到小雪貂这事儿上来,又是一股难受心情上心头:“爹,我也要小雪貂,可老姨嗦内是给满仓整的。可满仓她懂啥呀,她那么小哪儿玩得了。爹你替我去嗦嗦呗。咋啥都给满仓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