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王牌相公:霸道妻主爱上我 有欲望,愿意争抢,这很好
    九满仓无论听多少次,都会被这爱称腻得浑身一阵鸡皮疙瘩,但是看在九成珊这个当妈的很上道的份上,她满意地回答道:“啊啊!”随即又瞧向收生公公。

    周围的宾客都已经静了下来,目光皆聚焦在九满仓和九成珊身上,眼里带着惊讶与疑惑。

    三天大的孩子懂什么?别人家的小孩三天大就是吃奶睡觉,然后卯了一身力气在晚上哇哇大哭。九家这个传奇小女可真是奇了!

    九成珊朝收生公公伸手:“那添礼盆拿过来给我女儿看看。”

    收生公公心头滴血地咬了牙,艰难地维持着笑脸,恋恋不舍地将添礼金盆递给九成珊。

    九成珊拿了装满各种珍贵小礼物的添礼金盆给九满仓看,面上带着宠溺的笑容:“来,是想要这个吗?这里面你看中了什么?跟娘亲说说。”

    围观众人:……

    才三天大的孩子,就是文曲星下凡也不可能开口回答你啊,能说话那就真是见鬼了好吗。

    内心虽这么吐槽,却有不少人莫名有些惶惶然地心中悬起一块石头,盯着那襁褓中的九满仓,还真的害怕这个反应格外多的孩子就这么说出话来。

    九满仓当然不可能真的说出话来,她的语言系统还没开始发育。此时只是笑得见牙不见眼,口水顺着张大的无牙小嘴中流出来,开心地“啊啊!!”两声。她才不是看中了金盆子里的什么。小孩子才做选择题,肮脏的成年人连盆带里面所有礼物,全部都要!

    虽然九满仓一张皱巴巴的小脸,头上胎毛都没长多少,并不可爱。但是笑开花的样子让九成珊心花怒放,拿着她本来根本看不上眼的添礼金盆,抱着她唯一的宝贝嫡女说道:“仓儿开心啦?那娘就全给你留着啊。”

    收生公公此时感觉已经不是心头滴血而是整个心都被挖掉了,内心的痛苦与九满仓此时的兴奋形成鲜明对比。

    但是九成珊对唱了好些吉祥祝词的洗三礼主持人收生公公自然也不会小气,从袖里掏出个起码五两的金锭子,扔给收生公公:“赏你了。”

    收生公公忙接了,瞬间眉开眼笑,连连道谢,又是一连串吉祥话脱口而出。

    九满仓却因为那金锭子瞪大了眼睛,情不自禁地朝着那金锭子:“啊啊啊!”

    收生公公吓得急忙把金锭子收入怀中。

    九成珊瞧见这幕,乐得哈哈大笑。点了点怀里心塞皱眉的女儿:“小财迷!”心中已经对女儿将来的成就抱有十二分的期待。

    有欲望,愿意争抢,这很好。

    抱着女儿乐呵呵地回到宴席上,把添盆礼交给下人拿下去,就开始给各位宾客晒她可爱的财迷女儿。

    九满仓放心地看着自己的添盆礼被自己父亲的小厮拿走。心里自知九家这么财大气粗又讲究的人家不可能吝惜那点子钱,不打赏收生公公,不然岂不掉了颜面,传出去要被人笑话。所以对于那赏出去的金锭子没有一直惦记在心,难以释怀。

    心情一舒畅,她就困意上头。但是对于母亲到宾客面前挨个儿炫耀孩子的行为,她还是给与了最大的支持,努力撑着要睡不睡的眼皮,用那皱巴巴的无眉小脸露出天真烂漫的笑容。然后得到宾客们的声声恭维和母亲自得的笑声。

    最终她也不知道何时睡了过去。

    这场洗三热热闹闹地落下帷幕。九家借着这场洗三礼,和往来的宾客谈了好几大笔交易,并且扩大、稳固了一下人脉关系网。除此之外,九家对外向所有人介绍了九家这位新生的传奇嫡女,宣告确定了家主对她的态度,以及默认了她作为九家未来继承人的地位,只要未来她不作得太离谱,继承九家是板上钉钉。

    九成珊似乎从九满仓在洗三礼上的表现看出了这个女儿的不凡之处,但凡有空不会再总是往五侍爷院子里钻,十有七八会来正房看九满仓。

    面对总是抱着装满添盆礼的金盆笑得流口水的女儿,她脸上满是宠溺,时不时逗弄几下,获得九满仓的白眼和蹬腿挥拳,更是笑得前仰后合。

    周旭和安思远对这局面嫉妒得咬牙切齿却无可奈何。九成珊对九满仓的看中体现在方方面面,尤其在孩子接触的人事物上防得滴水不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