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王牌相公:霸道妻主爱上我 她九满仓的钱财还能叫人带走?
    听到这响亮的哭声,无人来哄,众人反而笑开了,纷纷向主家道喜。九成珊笑得见眉不见眼,酒水敬了一杯又一杯。

    九满仓虽然被冷得清醒了,却因为婴儿大脑神经元还未发育成熟,实在抑制不住情绪,卯足了力气一直哭得停不下来。

    收生公公更是是笑容满面地高声贺喜,说了一大堆孩子将来如何出人头地的吉利话,然后拿着艾叶球,生姜片,桃木梳之类的小玩意儿在九满仓脑袋上各种捣鼓,继续念唱着祝词。

    九满仓还在控制不住地哭嚎,但脑子里已经对着这一系列复杂的流程吐槽不断。

    这种封建仪式不可取啊。三天大的婴儿,稍微身子弱点的放保温箱里都不为过。如今她却穿着一个包了肚子露屁股蛋的肚兜,被抱在手里搞这么久,冷都要冷死了。万幸现在是春夏之交阶段的一个晴日,气温尚好,风也不大。否则若是冷天里,还不知道要多遭罪。

    待洗三总算快要结束时,九满仓已经哭得有些累了,眼泪都哭干了,嘴里口水已经抑制不住地往外流了一下巴。收生公公也注意到这点,每当口水流满整个下巴都快滴到收生公公手上时,收生公公便会伸手拿帕子给她擦两下。但是流口水的蠢画面已经被全场宾客围观了个够,九满仓心里对这收生公公满是怨念,圆滚滚的漆黑大眼瞪着收生公公。却看见收生公公说吉利话的嘴也总是时不时溢满口水,然后咕噜咽下。而且目光时不时贪婪地瞄去一个方向,不要说嘴巴,连眼睛都要流出口水了。

    九满仓顺着那目光,就看见了那个用来装自己洗三添盆礼的金闪闪大金盆子……

    在一般人家中,洗三添盆礼一般都是些小最后都是收生公公的外快。但是一般人家中,哪怕是富贵人家,添盆最贵重也不过是些金银锞子,小簪子钗子什么的。可九家是什么何等富裕人家?丝城公认的一城首富,衙门老爷见了这交税大户也要给三分笑脸。来往的生意人和官老爷不知几何。如前面提到的,由于奔着那个预言中的嫡女,不论是处于看热闹还是结交九家的心思,今日来的宾客人数和质量地位都前所未有。

    而这些宾客给的添盆礼自然也不会是什么凡品。金银珠宝打造的吉祥的小长命锁,挂坠,配饰,首饰都属于俗物了,其中还有名寺高僧开过光的佛珠,上等玉雕,小金兽等。因为毕竟都只是添盆礼,所以尽是体积卖萌的迷你小玩意儿。真正送的洗三礼物,都是价值类比慕儒送的血翡的贵重大件儿。这些真正的人情礼全由主家库房那边收记下了。

    九满仓心里对此很清楚。可是,即使是这种添盆小礼,也都不便宜啊!

    更何况,这些东西名义上就是送给她的,是借着她的名义收的。她管那什么约定俗成的潜规矩,归在她九满仓名下的钱财,还能叫人给带走了?

    九满仓转头望向面露贪婪的收生公公的目光,就黑沉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