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王牌相公:霸道妻主爱上我 妻主要多赐些喜气给小侍
    书房。

    安思远嘤嘤泣道:“小侍不过是想要看看妻主您期盼已久的嫡女,被令堂留下预言的传奇,可夫郎他竟连门都不让小侍进……”

    九成珊皱起眉头看着眼前这个娶进门一年不到的美娇郎,心头感叹着自己当初真是为美色冲昏头:“是我下令不让他人扰进正房的,清风才诞下孩子,需要清净。你若要看也不急这一时半会,洗三再看吧。”

    安思远抿抿唇,埋头用帕子擦净眼泪,小声应是。随即复抬头,俊美白嫩的脸庞上染上红晕,一双水波潋滟的勾魂猫儿眼溜溜地瞧着九成珊,满满的崇拜与爱慕:“妻主您喜获麟儿,小侍也替您高兴。小侍在洗三那日定要沾沾喜气,争取也为妻主您生下一个聪明伶俐的孩儿,为九家开枝散叶。”

    安思远这尤物,是九成珊在外面做生意时,对方献上的美人。他自小被调教得身娇体软,通体香气,一言一行无不风流勾人。年方十八的他,青涩未褪,却又身俱风流气质。再加上那双猫儿眼,勾魂撩人又娇憨,瞟人一眼,能让女人如痴如狂,恨不得为他倾尽一切疼爱娇宠。九成珊也不例外,第一次就抱上了床。安思远也确实很有一套,叫九成珊每每与之纠缠,都恨不得死在他身上。

    此时,九成珊再次中招,被他瞧得心痒无比,先前对其智商教养不够的嫌弃和后悔也一下子忘得一干二净,一把搂过这娇儿上下其手,伏在他颈间亲个没完:“你想为我生孩儿,应该来找我沾喜气才是啊~”

    “那妻主要多赐些喜气给小侍……”

    ……

    九满仓洗三当日,鞭炮齐鸣,锣鼓喧天。九家门庭若市,宾客络绎不绝。来者十之八九都隐约听说过九家这个新生儿身上所带的预言,宴席上关于此事的话题也不时被提起。故而这洗三式不仅是在场面规格和热闹程度上远超周旭所出的庶长女九满月,其宾客的人数与质量地位也是令之望尘莫及。

    作为二侍爷的周旭抱着女儿坐在侍儿席位上,望着这场面,听着身边安思远的挑拨,满脸冰寒,却一声不吭。他三岁的女儿九满月眉眼与他有七八分相似,冰雪可爱的小脸上很是兴奋,两眼亮亮地瞧着眼前的热闹,一旁奶嬷嬷抱着一岁的小少爷九满奕,时不时给他喂上一勺热羹,生怕他饿了。

    三侍爷赵敏阳也抱着自己两岁的儿子坐在席位上,处于这种充满剑拔弩张气氛中,面上有些窘迫和无措。

    至于没有孩子的慕儒则好似事不关己,像是来九家做客的宾客一般,津津有味地尝着席面上的佳肴,叫一旁欲鼓动其他三位侍儿们一起敌视正君的安思远十分不满。

    而不管九家的男眷们心情如何,大厅里洗三礼正热热闹闹地进行着。

    金盆里的洗三水内容可多,什么金银锞子,花生红枣桂圆栗子就不说了。凡是来了的宾客们都会往里面扔些金贵小玩意儿。九满仓穿着肚兜被收生公公一手抱在手里,另一手舀那温凉的水又是洗头又是摸腰和屁屁,他那被九满仓誉为老鸭嗓的声音还念着各种吉祥的祝词歌谣。睡得迷迷糊糊的九满仓被那凉水刺激得哇的一声哭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