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王牌相公:霸道妻主爱上我 九家史上最闪耀的传奇
    柳清风的面上生出惭愧来。

    慕儒给了柳清风一个安抚的笑容:“我是母亲没有公开的私生子,又比较愚钝,一直养在乡下没有被接回慕容家,才逃过此劫。后借着母亲曾为九家算过一卦的恩情,隐姓埋名在九家厚颜呆了下来。”看向九成珊,“前些日子妻主要我帮忙为九小姐算上一卦,我天资不好,直至现在才得了结果。”

    柳清风胸腔中涌动着欣喜:“这,这么说,那个预言是真的?”

    当年慕容兰在算卦之后思索了好一番后,对九彩燕这样说道,

    “你的嫡孙女会是九家史上最闪耀的传奇,一切都是上天注定……”

    “我母亲的预言是不会有错的,我不过是再算上一次给九庄主安个心。”慕儒微微一笑。

    柳清风惊喜得不可置信,看向九成珊。

    九成珊亦是回以莞尔,回头看向床上听得一头雾水、眼里露出迷茫之色的九满仓,好笑地伸出手又戳了戳她的脸蛋,“我还真是荣幸有你这么个女儿。不过仓儿你看着呆呆的,一点也不像预言里那般厉害……”

    九满仓再次面无表情地偏头躲开手指。

    九成珊也不在意,把手中的貔貅挂坠放回了八卦盒中,置于孩子枕边。

    九满仓离珍宝这么近,瞬间来了精神,两只大眼睛亮晶晶地看着脑袋旁边的八卦盒,笑得咧开的无牙嘴里流出涎水。

    九成珊看到玉佩盒子一放,女儿的小脸表情一下子就生动了起来,不由好笑地用绢子帮她擦了擦嘴角。

    起身对柳清风说道:“我本以为我此生无缘与你有个子嗣,不想上天赐我们一个珍贵女儿。你作为父亲,当好好培养她。两年前刚去世的老夫爷,不是我的生父,你是知道的吧?”

    柳清风心中一寒,微微点头“嗯”了一声。九成珊这是在警告他,父凭女贵这事并不是绝对的。

    女儿愈加优秀,教养她的父亲的就愈加要慎重。如果没能力甚至敢拖后腿给嫡女带来不好影响,正房夫君的位置也是可以换人坐的。

    比如九彩燕的原配,教女无方,所以常年卧床,英年早逝。

    九满仓内心毫无波澜,她早就猜到九成珊不是表面那般亲和良善的人物。

    只听九成珊又说道:“慕儒他,虽名义上只是我的侍儿,但亦是为九家卜算吉凶的恩人,风儿你当敬重他。”

    慕儒脸色泛红:“庄主这……”

    九成珊伸手示意他不要劝阻。

    柳清风羞赧得双颊发烫:“是。”他哪里知道慕儒这么大的来头,平常老呆在天泽园里不出来,他还当这侍儿恃宠而骄。否则八卦卜算如此厉害的一个人物,寻常都恨不得当仙人捧起来供着。

    “我还有帐没算,慕儒留下来陪风儿聊聊吧。”九成珊笑着对二人说,然后推门出去了。

    听到关门的声音,柳清风才抬起了头,面带愧色地看向身边这位笑眯眯的隐藏天师,心里已打定主意要与之结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