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王牌相公:霸道妻主爱上我 再见了,九满仓
    澳洲代理商看到九满仓一副真的要转身走人的样子,全都傻眼了。但是他们确实也不想将九家这么优秀的合作方和这么棒的合作机会拱手让人,只有憋屈地急忙又好言相劝把九满仓他们留了下来,最终双方成功谈成了一个彼此都满意的合作协议。

    这若是叫雷萨斯知道五年前的这场谈判,怕是要被九满仓的双标气得吐血!

    九满仓是谁?是商界中闻名遐迩、驰名中外的恐怖分子,是人称“商界鬼才”,为恶魔敛财的守财奴。

    她签下的每一个合同,看中的每一个项目,成功投中的每一个标,还有对每一次变革风向和潮流趋势的敏感,都证实了金钱对她诡异的亲和性。虽然九家的家主没有发话,但凭借这些年她的出彩表现,九氏集团的下一任继承人的位置归属于九满仓,已经是公认无疑的了。

    九满仓让小甄把合同扫描后带回总公司,自己换了便服开车回九家老宅。

    上车前,她给父亲打了个电话,汇报了这次合同的签订结果。

    “well~ well~ well, my father~那群小肥羊们同意用双倍的钱来买我们的破灯泡。”

    “……”

    九满仓收敛起之前内心那高兴得要唱歌剧的心情,平淡地重新汇报了这件事。

    “咳。父亲,合同已经签订了,我们的代理商们都热切地表示,他们愿意用双倍价格订购我们最新研发的那批灯泡。”

    “嗯,今晚要回老宅吃晚饭。你两个哥哥已经到了。”

    “我知道了,一会见,父亲。”

    “一会见。”

    对方挂了电话。

    在这种上下级工作报告般平淡而短暂的谈话后,父女俩结束了电话,九满仓抿了一下唇,发动了车子。

    果然,尽管过了这么多年,她还是无法习惯这种不知从何而来又为何出现的莫名压抑与失落。

    父亲是很满意的,虽然结果是在他意料之内,但他的话语里还是流露出了他的高兴与对她的骄傲。就是在这么平淡无波的语气里,竟然还被她听出来了,九满仓挺佩服自己的。

    或许是因为大家都是在几代延袭下来的同一种生活环境与教育模式下成长的吧,九氏家族的人都很相像:贪财,吝啬,冷情冷性还面瘫,只有在有利可图时才会露出别样的情绪。

    她也是在这种九家n代祖传教育秘方下,成功被培养为一名喜怒不形于色的优秀面瘫,虽然内心经常还饱含着各种吐槽。

    九家,除了因为大家都拥有相同的、被人诟病的性格,所以家族成员也许心里可以互相有个莫名的安慰与平衡以外,她感觉一切都实在无趣极了。

    正想得出神,手机铃声倏然在此时响起。

    她一般不爱在开车时接电话,但看到来电人居然是已经到了老宅,和父亲他们在一起的二哥,遂有些诧异地接下了:“喂?”

    “九满仓。”电话那头传来二哥九满烽阴凉的声音。

    “嗯,有事吗?”

    “你到哪儿了?”

    九满仓莫名感到一种怪异,但还是据实答道:“我在高速上了。”

    “呵呵呵……”和所有九家人一样感情不多、表情也少得可怜的九满烽,居然从喉咙里发出一连串笑声。

    九满仓听着这笑声背后一阵发毛,她可以感觉到,九满烽是打从心底的高兴,但是这笑声里带着些癫狂和病态。

    还未等她一问究竟,就听那端又轻飘飘地来了一句:“再见了,九满仓。”

    那边挂掉了。

    九满仓听着“嘟——嘟——嘟——”的盲音,心里的不安越扩越大。窗外风景飞快从两边掠过,相向而行的车辆在擦肩而过时发出吓人的声音,她下意识地想要踩刹车换挡降速。

    见鬼!刹车竟然失灵了??

    九满仓惊愕之下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刚想直接换挡降速,抬头就看到眼前直面而来的大货车,急忙改抬手快速打方向盘。

    但一切已来不及。

    “嘭!!!”

    ……

    在闭上眼的那一瞬间,九满仓突然想到了很多。

    九家人感情障碍,但她两个面瘫父母还是“瘫瘫相惜”般生了足足三个孩子。

    在外人看来,她的那两个哥哥,毕竟是血管里也流着九家特有的金钱血,在商界的功绩自然都差不到哪里去。

    只是九家还有一个九满仓,跟金钱的亲和力如开了外挂一般,高得离奇,运气又总是太好。加之虽然她英年早(面)瘫,却究竟还是个青涩女孩的年纪,自然很容易卸下别人的防备,占据太多好处。

    不管从自我能力还是个人优势发挥上,九满仓都甩了他们整整一个大西洋。所以这两个哥哥和其他九家子女一样,那些超乎常人的骄人能力和成绩,在她的对比下,都显得平庸起来。比其他九家人更甚,她是他们的亲妹妹,距离如此之近,差距如此清晰。

    九满仓不由苦笑,她不该沉浸在自己为家里赢夺的一轮又一轮商场胜仗和巨大利润之中,而忘了她家里还有这两位同样有着九家下一任当家候选权的竞争者。

    其实,那个位置她并不在乎的。她只是纯粹地很享受那种敛财,守财的感觉。从小承受那种恐怖教育与恶劣环境,她已经无法戒掉那种对金钱的莫名占有欲与依赖。

    只要她的哥哥们不会影响公司的利益,不阻拦她发泄自己的敛财欲望,最后那个位置上不管坐着谁,她都不会发表任何意见。

    她的人生,大概就到此为止了,好可惜,她还没过瘾,她还,没赚够钱呢。还有她一手带领的九氏团队和亲自谈下的那些可爱代理商合作方们,这些宝藏们她还没来得及开挖……

    不过即使再重来一次,大约也还是会抑制不住,大肆施展自己的能力,不断攥取金钱吧。

    尽管,接下来一连串的际遇,每一件,都准确而恶狠地踩中她的每一个雷区,戳中她的致命点。

    这个充满恶意的世界就是这么喜爱作弄人,她根本无力抵抗。尽管总是固执得几近偏执地想要违逆,但结果就如困沼泽般,奋力挣扎带来的不过是更深的泥足深陷与无可自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