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番外 花开花落 上
    番外花开花落(上)

    无边无际的草原上,一碧千里,略显茫茫之意,到处翠**流,仿佛轻轻一道绿色的潮涌流入云际。

    天似穹庐,笼盖四野。

    一名少年策马奔腾,穿的是最普通的猎人衣裳,长得却是面如冠玉,俊美非常,一双眼睛如璀璨的明星,闪烁着夺人的光彩。

    星星点点的蒙古包印入了眼底,少年笑容更盛,心想着,他今天打了不少猎物,应该能让大婶去换不少银子的,阿泰刚刚病好,也需要补一补身子的。

    突然,他脸上欢愉的笑容闪过一丝诧异,不远处的草原上,一抹穿着华贵锦袍的陌生身影显得特别明显。

    还有不少面容严肃的作随从打扮的男子。

    “谷杭回来了。”他听到穆尔大叔声音带着颤抖地叫了一声。

    他立刻就感到一道锐利威严的视线直直落到他身上,让他有些不舒服,好像被打量着算计着什么一样。

    “谷杭大哥。”阿泰躲在穆尔大婶身后,还有些苍白小脸挂着怯怯的担忧看着谷杭。

    谷杭翻身下马,清逸潇洒的身姿如一道明丽的风采。

    “你就是谷杭?”那穿着藏青色华贵锦袍的男子来到他面前,目光幽深地看着他。

    谷杭看了他一眼,目光落在那人腰间的明黄色穂带上,眼底闪过一丝了然的神色,点了点头,却不知该说什么。

    穆尔大叔在后面小声提醒,“谷杭,这是……这是皇上。”

    “小的拜见皇上。”谷杭不卑不亢地跪下行礼。

    乾隆勾起淡淡的笑,目光熠熠地打量着他,也不叫他起身。

    穆尔夫妇都紧张地冒出一身冷汗。

    “爱新觉罗谷杭!”低沉的声音在谷杭头顶传来。

    谷杭闻言一震,抬眼看了过去,是一双慈爱温暖的眸子在端详着他。

    “起来吧!”乾隆温声开口,回头对穆尔道,“这少年是你们养大的?”

    穆尔怔怔地点头,谷杭……怎么姓的是皇姓了?他不是孤儿吗?

    谷杭脸上是掩不住的震惊,他姓爱新觉罗……爱新觉罗!他一直以为自己是无父无母天生天养的孤儿,如果十岁那年不是遇到了穆尔大叔,他可能早就被野狼给吞食了,哪里能活到如今?

    可是这个人在说什么?他姓爱新觉罗,是皇家的人,那为何会流落在草原……

    乾隆拍着他的肩膀,“跟朕进来。”

    谷杭僵硬着身子,身体好像不随自己控制一样,跟着乾隆进了蒙古包。

    然后他知晓了自己的身世。

    爱新觉罗弘时的遗腹子,当年弘时被雍正皇帝囚禁起来,并没有立即处死,而是过了几年后,弘时自己死在宫里的,而在他身边照顾的宫女却不知所踪。

    “谷杭,跟朕回去吧,朕已经将你阿玛重新收入玉牒中了。”乾隆对谷杭低声说道,却有一种不容反抗的威仪。

    跟他回去,又能如何?谷杭低下头,心中对自己身世的震撼尚未消化,如今又要让他离开从小在这里长大的草原,怎能轻易接受?怎能轻易答应?

    可最后还是跟着这个男人去了京城,可是这个男人却没有对任何人说起他的身世,宫里的人都以为他是皇上的私生子。

    对于自己的生父,他并无一点印象,只能从他人嘴里勉强听到一些过往,真正让他有父亲感觉的,只有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

    是皇上将他带在身边,教他写字,教他兵法,教他许多许多以前不知道的事情。

    他住在阿哥所,每天都明显感觉到三阿哥和五阿哥嫉妒的视线围绕在他身后,他们总是故意刁难他,不断地以语言羞辱他,想要激他动怒。

    他心里是愤怒的,可是他都忍了下来,因为他知道,自己和三阿哥和五阿哥比起来,不过是一个寄人篱下的孤儿。

    皇上对他好,也只是怜悯他罢了,怎会真将他当儿子一样看待。

    他渐渐学会了怎样不让自己的情绪外露,学会了怎样对着谁都保持淡然温和的笑容,学会了风轻云淡不去计较得失。

    于是他在朝堂的大臣中渐渐有了好名声,他是出了名的温润优雅的公子,又得皇上喜爱,一时在京城风头无两。

    他所有的努力,都只是想得到那个男人的一声称赞。

    接着是边疆的战争,皇上将他和三阿哥都带去亲征了。

    为了证明自己并非图有表面,为了证明自己是有用的,他心底深处的野心终于蹿了出来,他立下大功,皇上封他为贝勒,他开始意气风发,觉得自己前路一片的光明,一切尽掌握在自己手里。

    他娶妻生子,以为这就是幸福了。

    直到他抱着一身染满了殷红鲜血的妻子,看着他刚出世的儿子紧闭着双眼躺在妻子怀里,妻子白色的裙子染出妖艳的血色牡丹,到了这一刻,他才终于明白。

    他和三阿哥他们是不一样的。

    因为是他们是阿哥,所以做什么都能被原谅,他的妻儿死得何其无辜。怕事情查下去之后的结果,皇上竟然只让他忍。

    他已经一忍再忍,还要他退到哪一步才算尽头?

    不管他立下多少功劳,不管他多努力成为人上人,不管他多忠心,不管他如何爱戴那个人,他都只是一个棋子。

    如果真是为了他好,又怎会瞒着他的身份,让其他阿哥们以为他是皇上的私生子。

    他不敢肯定心中的怀疑,皇上之所以对他这么好,根本就是想要试探那些阿哥们,他成了可有可无的牺牲品。

    帝皇之家,怎会有真心?

    明知自己的眼睛中毒了,他也无心医治,直到完全看不见,那些在暗中跟踪他的人才放过他。

    他悄然离开京城,来到广州,过起了与世隔绝的生活。

    这一过便是五年,京城往事犹如前尘记忆,他喜欢这种与世无争的生活。

    看不见别人虚假的嘴脸,看不见别人鄙夷的眼神,他依照自己的心意生活着,终于不必在为别人的意志去做一些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了。

    如果没有遇见她,或许他就这样一辈子了。

    那天,他无意中被总督大人认了出来,不得已才到船上来赴宴,趁着大家没注意的时候,他来到船尾透气,太多年没有接触各种应酬,他发现自己已经不习惯这种场面。

    他不知道自己遇到一个什么样的女子,竟然为了确认他的眼睛真看不见,伸手在他面前挥着,他虽看不见,却能感觉到她的手风。

    这样没礼貌的举动,他竟也不觉得生气,只是轻笑说了一声,“在下看不见。”

    他清楚听到她可惜的叹息,他心中微冷,一点都不喜欢被别人怜悯的感觉。

    跟着她又道,“你的眼睛很好看。”

    他感到好笑,“谢谢姑娘的赞美。”

    她急了起来,声音甜甜似糯,“我是说真的,不是瞧不起你,你的眼睛真的很好看,是我见过最漂亮的眼睛了。”

    他感觉到自己的声音已经充满了笑意,“在下相信姑娘说的是真的。”

    跟着两人都无语,只有江风淡淡带来她甜美的馨香。

    第二次遇到她是在酒楼里,他在隔壁的厢房听到她开口的一句就知道是她了,只是没想到她竟然当作没见过他。

    竟然是女扮男装……难道她不知道,这样很容易被认出来的吗?

    不知为何,他沉寂许久的心情竟然也有了几分的明快,觉得这个女子真是奇特。

    他认出了她身边的少年是他曾经的邻居,索绰罗章嘉!

    章嘉对他使了个眼色,是不想让她知道身份么?后来,章嘉告诉他,这个女子已经成亲了,是十三行鼎鼎有名方十一的填房。

    心,有些微沉。

    再见面的时候,不免有些故意冷淡。

    然而总是有几次的偶遇,每一次和她谈话,都能让人感觉到她的乐观和温暖,就好像温和的阳光,让人忍不住想靠近。

    她总是让他清晰看到自己心里的阴暗和不甘。

    “眼睛是心灵之窗,能留住许多美好的回忆……”她总是劝他,要治好眼睛,可她又怎么会知道,他的记忆不曾美好过。

    他忍不住问束河,“潘微月……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封闭了自己这么多年,他第一次想了解一个人。

    “冷静,聪慧。”束河简短地评价。

    “样子呢?”

    “天生内媚,秀在骨中。”

    他轻轻一笑,感觉心底深处注入一丝温泉,又有莫名的失落。

    后来,因为汤马逊的关系,他们又有几次接触,每一次她都能让他有不一样的惊奇和欣赏,再后来听说她被陷害入狱,又被方家休弃,连方十一也没有在她身边。

    他以为她会害怕,会流泪,可是她没有!

    她很坚强地面对所有一切。

    面对困难不退缩,面对挫折不逃避,面对强权不害怕,面对不公时又能忍气吞声,她让他的心感到从所未有的强烈震撼。

    是她教会了他,有些事情不应该再逃避下去,是她让他有了想要再一次争取的想法,他想保护她。

    他甚至有些卑鄙地希望,她和方十一永远不要再相见。

    ————————

    推荐:《为妃之道》

    书号:>

    简介:不同于还珠的乾隆和那拉皇后。

    中午办公室被纵火……资料都被烧没了,囧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