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三百零一章 新官
    原以为要让粤海关将方亦承释放出来是要花费多大的力气,没想到稍微使了一点银子,方亦承就毫发无伤地出来了。

    想起当年方十一深陷囫囵,他们是费了多大的力气才能将李寺尧放人,如果事到如今还不能发现这微妙的诡异,那就不能在十三行立足了。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李武坤之所以这么好说话,无非就是因为大靠山李寺尧有问题了,否则他哪敢这么客气对待方十一?

    果不其然,三天后就传来和珅的消息。

    他和李寺尧在皇上面前一番斗法,终于成功替方十一他们出了一口恶气。

    李寺尧被迫离开军机处,到云贵任职总督,从此两广的事情由不得他一手遮天,这个以总督担任大学士,军机大臣,颇得乾隆信任的男人最后竟然会败给和珅。

    然后这只是和珅的第一步,如果李寺尧知道以后的命运,大概就不会这么轻视和珅,也不会说出一句儿畜和珅让和珅恨之入骨。

    两广总督换人,方十一第一时间就是让人给和珅送了大量的银子,用意很明显,绝对不能让广东再落入李家人手中。

    要趁此机会,将李寺尧留在广东的势力斩草除根!

    和珅也因为微月的出现,人生历程发生微妙的变化,提前让乾隆宠信他,李寺尧被调到云贵之后,和珅全族也被乾隆抬入正黄旗。

    这已经是和珅至今为止最高的荣耀了,他的家族即将因为这个孩子而走向顶端的繁华。

    二月,新一任的两广总督到达广州,以潘世昌为首的十三行四大家族都到码头亲自迎接这位未来三年十三行的大佬。

    新任两广总督姓苏,全名苏昌。

    不管是潘家还是叶家,都想在第一时间讨好这位苏大人,与这位大佬打好关系,等于将来在十三行畅行无阻。

    方十一自然也亲自去迎接了,只不过不像潘世昌那么大做派,只是默默观察着这位苏昌,是个不太爱说话的人,看上去有四十岁左右,身形有些瘦小,不过官服穿了上身,也能透出几分威严。

    别人在他耳边说什么,他只是点头,笑着不语。

    晚上是广州几大家族一起为这位大人接风洗尘。

    直到筵席散了,苏大人也没表示出对哪个家族比较感兴趣。

    真是一位妙人!方十一在心里暗暗想着,这位苏昌和李寺尧不一样,他也为了表现出自己和李寺尧的不同,刻意和这些商贾保持距离。

    众人见这位大人仍是油盐不进的样子,在第二天又送了重礼到总督府,还有人直接抬了一箱金子送去的,都被苏昌一一打发了回去。

    整一个像榆木疙瘩,一点也不懂世情!

    十三行各个东家都议论着这位总督,一副两袖清风一样的清官作风,来了广东还有清官吗?

    粤海关的监督仍旧是李武坤,也是李寺尧留在广东的残余势力了,不过这李武坤却是个懂得见风使舵的,这不,已经立刻跟在苏昌前后,谄媚讨好地对苏昌表示了衷心。

    如此过了半个月,潘家和叶家也好,卢家和伍家都罢,无一人能将这位苏昌拉为自己人,李寺尧在任的时候,潘世昌将他侍候得服服帖帖,不然泰兴行哪能那么快将整个广州的经济握在手里。

    所以当方十一设宴在荔枝湾,邀约苏昌赏面的时候,大家只抱着看好戏和准备讽刺几句的时候,苏昌竟然答应下来。

    宴席上只有方十一和苏昌,两个人一开始只是说一些不着边际的客气话,几杯酒下肚,苏昌才睁眼看着方十一,暗觉这个男人果然不是简单人物,沉得住气,也有足够的耐性。

    如果这样的人在朝廷中,也必定能过的风生水起吧!

    “……听和珅那小子提起过,十一爷是他恩人,本官此次能够担任两广总督,十一爷也出力不少啊。”苏昌捋着短须,笑眯眯看着方十一,和之前在宴席上的样子十分不一样。

    方十一勾唇浅浅笑着,语气很是客气,“大人能够成为两广总督,是皇上知道您有才能,与在下何来关系呢?在下还要依仗大人在十三行立足呢。”

    苏昌闻言,眼底闪过一抹赞许,“本官与和珅这小子算是忘年之交,十一爷既然是他的恩人,难道本官有不照拂一二的道理?”

    “如此,在下就先谢过大人。”方十一拱手行了一礼,然后给苏昌送上一个锦盒,“小小意思,不成敬意,大人不要嫌弃。”

    苏昌不悦地瞪着他,“十一爷莫不是也跟那些人一样,以为本官是个贪财之人?”

    方十一笑道,“大人高风亮节,怎可与那些贪财之人相比,这是本官的心意,大人看过便知。”

    苏昌扫了他一眼,接过锦盒,打开一看,脸上闪过喜色,“你如何得知我需要此物?”

    “只要有心,又怎么会不知道呢?”方十一含笑道,言下之意,就是那些直往总督府送银子送珠宝的人没有心了。

    苏昌这个时候缺的不是金银财宝,而是能够治病的野灵芝,他是花了半个月时间才找到的这支野灵芝,怎还不能让苏昌对他刮目相看。

    “十一爷果然是个有心人!”苏昌一语双关,满意地看着他,“只要有本官在广州的一天,就不会让同和行出事。”

    方十一站了起来,“多谢苏大人。”

    ————————

    从荔枝湾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快要天黑了,微月从里屋迎了上来,挽住他的胳膊,笑着问,“怎么样?这苏大人可跟外面传的一样,是个油盐不进的?”

    方十一笑着低眸看她,“是油盐不进。”

    “那可怎么办?”微月皱眉问道。

    “是啊,怎么办?”方十一语气有些调侃的味道。

    微月捶了他一拳,“没个正经。”

    方十一心情大好地在她滑嫩的脸上亲了一口,亲昵地贴着她的耳垂,“苏大人要的不是金银财宝,他才刚上任呢,后面有的是时间,怎么会急于在一时让自己没了名声。”

    “这么说,你送的灵芝是送对了?”微月笑着问。

    “微月,和珅这小子……比我想象的还有能耐。”其实就算今日方十一不去找苏昌,苏昌也会帮助同和行的。

    那是当然!和珅可是清朝最有名的大贪官,不过撇开贪字不说,和珅确实也是个有能力的人。

    丫环们把晚饭准备好了,夫妻俩吃过饭,梳洗过后,在屋里说起闲话,他们已经很久没这么悠闲地在一起说话了。

    “……还找不到四爷吗?”微月伏在方十一胸前,手指无聊地在他手心划动着。

    “嗯,离开广州了,也不知去了哪里。”方十一的手探入她小衣内,轻轻地抚着她的腰,手感如凝脂般滑嫩,不禁有些情动,这么多年了,怎么还能这么让他爱不释手……

    方亦承带着吴氏离开广州,是因为内疚了吧,却没留下只言片语。

    “我们已经仁至义尽了,往后老四要走什么样的路,是他的选择。”方十一含|住她如珍珠一样的耳垂,沉声说道。

    微月推了推他,“还没说完呢。”

    方十一压住她半边身子,腰间的大掌已经覆住她的胸脯,轻轻地揉按了几下,声音愈发地沙哑,“还有什么没说的?嗯?别人的事情,说来作甚。”

    说着,已经堵住微月的唇,有些迫切地挑开她的牙关,灵活的舌尖肆意地在她口里吮,吸着,呼吸越来越沉重。

    翌日,微月在方十一的怀里醒来,动了动身子,忍不住呻了一声,昨晚这混蛋实在有些索求无度,害她现在腰酸背疼,好像被拆了骨头一样。

    怀里的人微动的时候,方十一就醒了过来,看到微月嘶哑咧嘴的样子,轻笑了一声,凑嘴就要亲她。

    微月一掌把他拍开,“混蛋,不许再碰我。”

    方十一有些委屈地看着她,“这不是太久没有了吗?”之前他忙了好几天,又刚巧她小日子来……实在积压了许久啊。

    微月红着脸瞪他一眼,“你还说!”

    方十一搂住她,亲了亲她翘得高高的小嘴,“不说,不说了。”

    两人说说笑笑起了床,刚吃过早饭,就听到章嘉那边来了人,说是有人来家里捣乱了,章嘉又不在家,陈诗意有些招架不住,才使人过来请微月过去帮忙。

    微月二话不说就到过去了,两个宅子之间只隔了一条青云巷,很快就到了。

    原来是京城哈达氏的儿子索绰罗海嘉找来了,是要接索绰罗都翰回去的,到了别人家里,还不把人家主母放眼里,竟然出言侮|辱了陈诗意。

    陈诗意哪里是个能被欺负的女子,立刻让人拿扫帚把索绰罗海嘉打了出去,还说老太爷不回京城了,就在广州住着,和儿子媳妇一起。

    索绰罗海嘉就在门外闹了起来。

    后来,索绰罗都翰索性上报朝廷,将爵位留给了弟弟,既然章嘉不想要爵位,而海嘉又是个赖皮没用,只知逞凶的阿斗,还不如将爵位留给同母的弟弟。

    这事没跟哈达氏商量,差点没把她气晕了过去,从此便没再使人来广州请索绰罗都翰回京城,两个子女也没再来看望他们的阿玛一眼。

    ——————————

    感谢青青子衿160投出1张粉红票。

    新书pk中,请大家把粉红票投给《随喜》~

    第二次被起点河蟹夹死了,我怒了!!!我的内容哪里不健康哪里不健康!!!

    推荐好友新书:

    书名:御佛

    作者:o滴神

    简介:和尚,咱们别信佛了,成魔算了~

    书名:古代剩女的春天

    作者:短耳猫咪

    简介:剩女咋了,咱也能找到自己的春天。宁愿当后妈,死不做小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