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三百章 发现
    方亦承这个时候突然来找方十一,难道还能是为了闲聊?微月看向角落的陶瓷花瓶,看到此物主人已经毫无悬疑了。

    微月在里屋侧耳听着外面的情况。

    方十一和方亦承在外间说话,声音压得很低,但偶尔还是能听到几个字眼。

    “四哥这么晚急着找我,不知道是有什么事情?”方十一漠然看着一脸急色的方亦承,心中其实已经猜到七八分。

    他心中本来是有怀疑,但不敢确定,方亦承的出现证实了他的怀疑。

    “十一,你今晚去仓库了?”方亦承轻喘着气,大口地喝着茶,似是想要掩饰脸上的慌乱。

    “去了。”方十一淡淡地回道。

    “你是知道我跟老九借了半个仓库的事情吧?”方亦承又问。

    “知道,九哥跟我提过。”而他也看在是堂兄弟的份上,借了半个仓库给方亦承。

    “那你去巡视仓库的时候,可有发现什么了?”方亦承问道,心里却着急如火焚,他快没耐性和方十一在这里兜圈子了。

    “四哥以为我会发现什么?”方十一冷冷地问道。

    方亦承霍一声站起来,“明人不说暗话,十一,我在同和行藏了鸦片是我不对,你把鸦片还给我吧!”

    方十一半垂眼睑,眸色凝着一抹寒光,手指轻轻地在桌面上摩挲着,“四哥难道不知道朝廷是禁止鸦片进口的?”

    “鸦片比金子还金贵,有银子赚谁不想要。”方亦承没好气地道。

    “四哥,你变得真彻底。”方十一摇了摇头,目光突然锐利起来,“你自己也上瘾了?”

    方亦承吸了吸鼻子,“你管那么多作甚?你快把那个花瓶还给我!”

    “你知道被粤海关查出你进口鸦片的后果吗?你清楚若是被粤海关在同和行的仓库找到鸦片的后果吗?”方十一突然怒声问道,声音从所未有的震怒,连在里间的微月都被吓了一跳。

    “现……现在不是没被查出来么?”方亦承从来没见过方十一发这么大的火,也被吓住了。

    “难道还要等同和行被封了才算晚吗?”方十一厉声问道。

    方亦承支吾着,无奈烟瘾起了,心一横便道,“你将鸦片还给我,我放自己家里去,绝不连累你们。”

    “我烧了!”方十一紧握双拳,他怕忍不住就会将方亦承给打了出去。

    “你……你烧了我的鸦片?你想害死我是不是?”那鸦片是别人定下的,如果他不能把鸦片如期还给那人,他肯定不能在十三行立足了。

    “我若是将鸦片留着给你,才是害了你。”方十一冷冷地看着他,大喝一声,“送客!”

    方亦承涨红了脸,一把揪住方十一的衣襟,“你别太过分了啊!”

    方十一甩开他的手,“你若是不想被赶出宗籍,就立刻给我滚!”

    “你拿这个危险我?你以为我稀罕当方家的人?”方亦承脸色有些狰狞地瞪着方十一。

    “你不稀罕?何必又仗着方家的名义在外面威风。”方十一讽刺道。

    方亦承听了,又想起自己如今不比往日风光,总被他人拿来跟方十一相比,羞恼和嫉妒爬上了心头,握紧了拳头就要扑上来。

    “爷,九爷来了。”外面传来丫环的声音。

    连方亦浔也来了。

    方十一让人带着去了书房,自己看也不看方亦承一眼,进了内屋,对微月道,“你先睡吧,我还有事儿要忙。”

    微月担忧地看着他,“连九爷也来了,怕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嗯,我会处理的。”说完已经转身出去了。

    方亦承知道方亦浔也来,不免有些心虚,自己就是利用了老九的一点兄弟之情,才能在同和行藏了鸦片,若是被他知道了……

    心中的怒火减了一半,他抬脚跟了方十一去书房,仍旧是不死心要他将鸦片交还出来。

    方亦浔在外书房里焦急着度步,见到方十一颀长的身影出现在视线中,马上就迎了上去,一时没有注意落后方十一十几步的方亦承。

    “十一,不好了,粤海关在老四的铺子里找到了鸦片,我才刚收到消息,这怎么办,老四好不容易才站稳了脚步,怎么就摊上了鸦片,你帮帮他吧,到底是兄弟,说不定老四是被陷害的,他可不像会沾这起东西的人。”方亦浔见到方十一,立刻就说出了来意,眼底尽是为兄弟担忧的焦急神色。

    方十一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你是为老四来的?”

    “拖不得到明日了,怎么会在半夜出来搜查的,我是怕有人要陷害老四,才急着过来跟你商量。”方亦浔道。

    方十一淡淡地哼了一声,“你就这么信得过他?这鸦片还能是别人陷害的?”

    “老四?”方亦浔震惊地看着出现在书房门边的方亦承,“你怎么在这里?”

    方亦承目光复杂地看着方亦浔,他刚刚在外面已经听到了老九的话,心里一时感慨万千……有悔意也有懊恼,还有更多莫名的酸涩。

    好像猜到什么似的,方亦浔惊恐地看向方十一,声音干巴巴的,“我听说今天你在仓库里拿走了一个大花瓶……那是老四的货物,十一,里面是不是……”

    方亦承的脸色更是铁青。

    方十一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淡淡地注视着方亦承,“你铺子出了事儿,还不赶紧回去。”

    方亦承震了一下,刚刚老九说什么来着,在他铺子里搜到鸦片,怎么会?他深深看了方十一和方亦浔一眼,眼底似有千言万语。

    “十一,我到底比不上你。”说完这句话,方亦承终于转身离开。

    “老四!”方亦浔喊住他,但喉咙好像哽住了什么东西,看着那个顿了一下的身影什么话也说不出,心中只有无尽的失望。

    方亦承有些颓丧的身影消失在夜里。

    “……在仓库里找到五十斤鸦片,如果不是发现得早,同和行就完了。”方十一以一种平淡的语气说起今天的事情,“鸦片我烧了,你再带人去将仓库重新检查一次。”

    “十一,是我差点害了同和行。”方亦浔的脸色灰白如死,如果不是他一时心软将仓库借给老四,又怎么会在仓库里出现鸦片。

    方十一瞥了他一眼,“以后绝不能在同和行出现鸦片,老四这件事怪不得你,是他自己害了自己。”

    “在他铺子里找到了鸦片,无论多少,他都不能在十三行立足了。”方亦浔仍旧在自责,一面又忍不住担心方亦承。

    “每个人都必须为自己犯下的错误负责,同和行绝对不会再容纳方亦承。”方十一毅然下了命令。

    方亦浔怔了怔,随即苦笑道,“我明白。”

    他心中是明白的,方十一对他们已经足够的容忍,是他们不顾兄弟情义,对十一见死不救,后又失去凝聚力,让方家从广州首富变成外厉内荏的空壳,同和行更是差点被粤海关封了,他们毁了父亲和方十一创造出来的辉煌。

    又是方十一再一次将方家扶了起来。

    他们还能要求十一对他们宽容到什么地步?

    从方宅出来,方亦浔立刻就带人将同和行几个仓库又仔细检查了一遍,刚检查完确定没有鸦片的时候,就看到一队官兵拿着火把将他们都围住。

    是来突击检查同和行的仓库的。

    方亦浔让人偷偷去给方十一传话。

    带头来围住同和行的是李武坤,没想到粤海关的总督会亲自来突击。

    同和行经历了这么多年,风光的时候有,落魄的时候有,方亦浔自然知道李武坤突然出现在这里定然不寻常。

    他很确定仓库里是没有鸦片的,可谁有能知道,等李武坤带人进去搜查之后,是不是就莫名出现了鸦片?

    方十一很快赶了过来,李武坤也将仓库都检查了一遍,看到方十一的时候,马上笑得有些不同寻常的灿烂,“十一爷,本官也是奉命行事,刚在你们方家四爷那儿找到鸦片,不得不也来这边查一下,不过你放心,什么都没查到。”

    “我们同和行从来不会违背朝廷的禁令,大人请放心。”面对李武坤突然有些热诚的态度,方十一面色不改地应付着。

    李武坤亲热地拍了拍方十一的肩膀,“十一爷是个人才,本官果然没看错你。”

    方十一温和笑着,眸色深沉。

    寒暄了几句,李武坤才带着官兵离开,天色已经蒙蒙发白。

    “这李大人到底什么意思?”方亦浔疑惑地问道。

    “很快就会知道了。”在方亦承那边发现了鸦片,然后到同和行这边来检查,很正常的做法,只是李武坤是李寺尧的人,竟然没有为难他,这点就有些奇怪了。

    除非是朝廷有什么变局!

    第二天,同和行半夜被突击检查的事情传了开去,自有不少以为同和行这次又遭殃的人在幸灾乐祸,只是又听到同和行一点事儿都没有,只不过闹了一场,又有些悻悻然。

    方亦承的商行已经被封了,家产被没收充公,人也被抓进了牢里,吴氏哭红了眼来求微月,让方十一能够将方亦承救出监牢。

    微月刚把那五十斤鸦片消灭了,被火灰熏得满脸灰烬,听到吴氏来找她,无奈地笑了笑,收拾了身子去见她,答应了吴氏会跟方十一说,但究竟能不能把人救出来,就看运气了。

    感谢书友100523065418500投出的1张粉红票。

    新文在pk,大家请把粉红票投给《随喜》,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