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九十四章 以身相许
    方十一去了同和行,微月亲自出去迎接唐老太爷一家,这位大老爷的正室已经过世,后来娶了一房比他小十几岁的继室,听说唐老太爷对这继室十分看重。

    “大嫂。”方树荣见一群衣着鲜丽的丫环簇拥着微月走了出来,立刻向前作揖行礼。

    微月还了一礼,就见到有些发福的王氏笑盈盈地向她走来,“大嫂,又来让你忙活了。”

    “说的是什么话儿。”微月嗔了她一眼,翘首看向后面一辆马车,“伯父呢?”

    王氏撇了撇嘴,指着最后面一辆双轴四轮马车,“那边呢,架子大着,得亲自去请才下车。”

    微月嘴角抽了抽,闷在马车里就不热吗?

    她笑盈盈地来到车辕前面,客客气气地开口,“唐老太爷,老夫人,侄媳妇微月给您二位请安。”

    马车来传来一声装腔作势的咳嗽,厚重的猩红色呢绒车帘掀开了一角,露出一张苹果般圆润可爱的小脸,是个七八岁的小姑娘,她对着微月露齿一笑,两个小虎牙十分可爱。

    赶车的小厮赶紧在摆上脚踏板。

    简直就是豪门大族的做派!微月心中暗咐着,怎么这唐老太爷的规矩如此之多,连下个车都要三请四请。

    一个穿着崭新酱紫色长袍,套着八成新夹棉短褂,几近六十光景的老翁昂首挺胸走出车子,斜眼扫了微月一眼,又重咳了一声,踩着脚踏板走下马车。

    微月身后的丫环齐齐矮了半截,声音清脆地行礼,“唐老太爷。”

    唐老太爷被吓了一跳,他也只是个小商贾,何来受过这样的大礼,一下子不知该怎么反应,只是强撑着姿态,“嗯,嗯,起来,起吧。”

    微月淡淡笑着,回头看向马车又走下一名四十几岁的妇人,长得不算出色,倒是挺秀雅的,身边跟着刚刚那个苹果脸小姑娘。

    小姑娘好奇地看着微月,眼睛像月牙儿弯弯的。

    “没想到我那弟弟竟然如此出息,瞧这大宅,乡下那些如何相比……”唐老太爷一见到唐老夫人就忍不住感叹起来,说了一半,才想起自己有些失态,急忙收了口。

    微月抿了抿嘴,像什么都没听到,对唐老太爷道,“唐老太爷老夫人怕是舟车劳顿疲倦了吧,还是赶紧进去歇息,我们老太爷老夫人还急着想见您呢。”

    原本是应该称唐老太爷一声伯父,但考虑到方汉玉已经认祖归宗,这唐家又是以前方家的家生子,虽然脱了籍,到底还是顾虑些,免得被族人多说两句。

    唐老夫人有些局促不安地看着微月,手脚不知要怎么摆才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紧张,她是小家小户出来的,怕做出什么不合时宜的举动让人笑话。

    “好,好,进去进去!”唐老太爷扯开大嗓门叫着。

    方树荣就过来领着他走在前头。

    王氏和微月走在唐老夫人左右两边,低声说起话来。

    微月称赞起老夫人的孙女,“……长得真漂亮,水灵水灵的,老夫人真是福气。”

    这姑娘是唐老太爷和继室的小儿子的女儿,自幼养在唐老夫人屋里,两位老人家很是疼惜她,几乎视作掌上明珠。

    唐老夫人听着高兴,心里的紧张也微定了一些,“方夫人谬赞了,不过是个粗丫头,比不上你们这种大门大户的千金小姐。”

    王氏虽然喜欢他人奉承,但唐老夫人这话听着却有些刺耳,就撇嘴道,“哪个女子不是家中的明珠,当然我们桐桐肯定是谁也比不上的,家里就她这么一个小女孩,自然是如珠如宝一样疼爱着,就连我们二爷也恨不得桐桐是自己的女儿,可从没见过像桐桐这样漂亮可爱的女娃了。”

    微月挑了挑眉,有些头疼起来,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她都讨厌应付长辈亲戚,在现代的时候可以当宅女谁也不去理,可到了这里不行,她是方十一的妻子,是方家的主母,她要顾着形象,要替方十一招呼打点好家族的关系,不能再由着她的性子去做事。

    为了这个家,她总是要改变一些东西,要舍弃一些自由的。

    眼见唐老夫人的脸色有些不豫了,微月急忙道,“……只是各有千秋,我倒觉得老夫人的孙女十分惹人喜欢。”说完,她看了王氏一眼,是想劝她多忍忍。

    王氏嗔了她一眼,总算没再多说什么。

    进了内院,突然就听到唐老太爷叫了起来,整个人已经趴在大厅的窗门,摸着填金漆雕花门板,咋惊问道,“这是真的金子吗?竟然拿来填门窗,也太……太奢侈了,啧啧,你看你看,连屋顶也雕了花样,这宅子得使多少银子啊。”

    方树荣差点没忍住笑了出来,王氏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

    唐老夫人的脸立刻涨红起来,走过去扯了扯唐老太爷的衣袖,“干什么呢,这只是金漆。”

    “拉我作甚,你看过这样的宅子吗?你住过吗?”唐老太爷不悦地瞪了妻子一眼。

    唐老夫人脸色难看地瞪着他。

    唐老太爷转眼看到微月几人都看着自己,顿时想起这是什么地方,脸上闪过一丝尴尬。真是该死!在还没来广州的时候,就已经千叮万嘱自己,一定要让自己看起来像个老太爷,别跟乡巴佬一样,没得让侄媳妇看不起,没想到一见了稀奇的东西,自己就忍不住了。

    微月像没听到什么似的,招呼他们继续往方汉玉的院子走去。

    唐老夫人低着头走在丈夫身后,觉得甚是难堪。

    方汉玉对于这位没有血缘关系的大哥到来感到很高兴,还没走近院门,就见到他大步走了出来,脸上尽是真诚的笑,“大哥,您可终于来了。”

    唐老太爷露出一个憨厚的笑容,欣喜且高兴地迎了上去,“汉玉,数年不见,你是一点都没变啊。”

    “大哥也一点都没变,还是这么健壮,来,到屋里说话。”方汉玉笑道。

    进了屋里,彼此都见礼之后,唐老太爷才握着方汉玉的手,“到了如今你还叫我一声大哥,我实在不敢担,论起来,我还是你们方家的家生子……”

    他在南海遇见方树荣这个侄子之后,就一直故意端着架子,就怕会被看不起,没想到本来就没那样的气势和习惯,反而添惹了不少笑话。

    微月听到唐老太爷的话,疑惑地看了过去,怎么觉得这位唐老太爷与刚刚那雄赳赳气昂昂的不一样了。

    接着,就听到两位老人家互相道说起各自近年来的情况,说得那个唾沫横飞,精彩无比。

    说了半个小时,方汉玉才想起没让晚辈给唐老太爷见礼,于是便让未余额和王氏去把孩子们都带进来。

    唐老太爷见着方汉玉都已经的孙子孙女精灵可爱,忍不住心生喜欢,然后也让小孙女唐甜兰给方汉玉和方老夫人行礼。

    方老夫人笑着把唐甜兰牵在手里,“这孩子长得好,跟祖母倒是几分相似的。”

    “可不是我们脸皮厚夸奖自己,我们兰兰真是个聪明又乖巧的孩子,就怕将来我不能看着她定亲了,也不知道能许给哪个人家,这也是我唯一放不下的心事了,要是能高攀上你们,我……我也就没所求了。”唐老太爷口无遮拦地说出自己心中的打算,如果将小孙女嫁入方家,那就是荣华富贵享之不尽,他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这话一出,王氏脸色立刻就变了,只是被微月拽住了手,才忍着没开口。

    老夫人闻言,眯眼笑了笑,松开唐甜兰的手,“孩子们都还小,你也还健壮着呢,怎么就担起这个心来。”

    “是啊是啊!可人总有远虑嘛。”唐老太爷点着头道。

    方汉玉和方老夫人对视一眼,都干笑着转开了话题。

    又闲聊了一会儿,唐老夫人就露出疲倦的表情,老夫人立刻就让丫环带着他们先去休息了,唐老太爷仍没和方汉玉说个够,两人就去了书房,一边喝酒一边说话了。

    王氏和微月到了外间说话,“……你说他们唐家是什么意思?几年都没见面了,突然就在南海撞见二爷了,还到广州来跟老太爷叙旧,我看分明是不安好心,你看到那唐老夫人的样子没有?就是在选孙女婿的模样,真真是不要脸。”

    微月沉默听着王氏抱怨,低声劝道,“老夫人不是说了吗?孩子们还小。”

    “话是这样说,那还得讲究个门当户对,咱们方家的少爷能娶个家生子的孙女做正妻?他们唐家也真是好打算,那样的家世能嫁什么好人家的?做富人妾也好过当穷**,所以才赶着来给老太爷下眼药。”王氏撇嘴道,她的几个儿子将来可都是大有出息的,哪能随便就定亲的。

    是当穷**好过做富人妾吧!微月摇了摇头,“难道这事儿还能强迫的?你也别想那么多了,先回去歇歇吧。”

    王氏想了想,“我回去跟二爷提醒提醒,你也是,别轻易让他们得逞了。”

    微月听着就想笑,点着头答应,“是,我知道了。”

    傍晚,方十一也同十三行回来了,简单梳洗之后,就去大厅给唐老太爷请安。

    唐老太爷夫妇一见到方十一这样风采的人物,眼睛立刻就亮了起来,想起早些时候见到的那两个孩子,听说就是这位爷的儿子呢。

    虎父无犬子!看来那叫茂官和瑞官的孩子,将来也是有出息的。

    唐老夫人的目光熠熠含笑,脑海里也想起那位叫茂官的少年。

    设宴招待了唐老太爷,一时屋里笑语不断。

    唐老夫人一直让孙女去跟方家几个孩子说话,“茂官是哥哥,要多照顾妹妹,去,兰兰,跟茂官哥哥去玩儿。”

    微月将一切看在眼里,眉心蹙了起来。

    茂官客气地点了点头,一手仍紧紧牵着桐桐,对唐甜兰道,“妹妹跟我们到外面看烟火吗?”

    唐甜兰笑眯眯地点头,眼睛直盯着桐桐。

    王氏的几个孩子都过来争着要牵桐桐,“我们好不容易来广州的,桐桐要和我们一起玩。”

    “桐桐是我们的。”瑞官不服气地叫道。

    几个孩子吵吵闹闹地出去了,都围绕着桐桐说话,没人去理会那唐甜兰。

    唐甜兰跟在他们身后,委屈地扁了扁嘴。

    桐桐平时都只跟哥哥玩,难得出现一位小姐姐,心中欢喜,挣脱开了茂官的手,小短腿跑得有些吃力,“姐姐,我们一起玩。”

    唐甜兰看着她胸前的赤金点翠如意,心里有些羡慕,她笑眯眯拉起桐桐的手,“我们一起玩儿……”

    第二天,不知唐老太爷跟方汉玉说了什么,到了晚上的时候,方汉玉就把方十一叫了去书房,是商量想让茂官和唐甜兰定亲的事儿。

    方十一自然是不肯答应,别说茂官还小,就是那唐甜兰究竟是什么性子的姑娘他也不清楚,他怎么能这草率将儿子的婚事定下来!

    于是父子俩在书房大吵一架。

    “你到底有什么不满意的?唐家那孙女乖巧柔顺,和茂官有说有笑,又体贴桐桐,将来肯定是个贤良淑德的妻子,你有这样的儿媳妇难道还不满意?”方汉玉怒声问着方十一。

    方十一沉着脸,压抑着怒气,“茂官还小,没必要现在就定下亲事,孩子的心性还没稳定下来。”

    “有必要!唐家对我有恩,如今大哥年事已高,唯独放心不下孙女,我自然要替他打算!”方汉玉道,本来他也不想这样做,但听着大哥声泪俱下说放心不下孙女,只有交托给他们方家,他死后才能瞑目。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他如何能不答应?

    方十一冷笑起来,“你要报恩有的是法子,为什么非要这个办法?”

    要他的儿子以身相许?他方十一还没必要委屈自己的儿子到这一步!

    “总而言之,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了,你答应也好,不答应也好,我是一家之主,就得由我说了算!”方汉玉大声道。

    方十一冷笑一声,摔门离开。

    ————————

    谢谢书友19353360投的1张粉红票~~

    新文《随喜》要冲新书榜了,大家记得收藏推荐哦~~~下面有链接~很方便滴~o(n_n)o~

    简介:是不是预知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事情就能改变命运的安排?

    她凡事随喜随缘随份,就算阿爹不疼奶奶不爱,日子依旧过得阳光灿烂春暖花开。

    后来,她终于明白,退一步海阔天空不过是个笑话。

    这一生,她不会再逆来顺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