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九十三章 消息
    索绰罗都翰比五年前见到的更显老态,肩膀看起来没那么挺直,头发已经银白,由一个小厮扶着,看到章嘉的时候,有些激动。

    这也老得太快了,微月有些讶异。

    “没想到是索绰罗大人到来,有失远迎啊。”方十一在微月开口之后,就立刻明白眼前这人是谁,拉着章嘉进了大厅后,合手作揖地行礼。

    索绰罗都翰看到几年不见的儿子如今人高马大,几乎就要认不出来了,心里一阵的激动,“不必客气不必客气。”目光期待地看着章嘉,希望他能和自己说说话。

    章嘉轻轻地哼了一声,将头转向别处。

    “大人请坐。”方十一含笑道,眼睛瞥了章嘉一眼。

    微月站到方十一身边,拿眼打量着索绰罗都翰,猜测着他的来意。

    “老夫贸然打搅,还请二位莫要介意。”索绰罗都翰对方十一道,目光求助地看向微月,明白只有她才能劝得动章嘉。

    方十一笑道,“大人太客气了。”

    章嘉哼了一声,“既然知道是打搅了,为何又要出现?”

    索绰罗都翰有些尴尬地看着他,目光很真诚,“我听说你快要成亲了,所以才想来看看。”

    “我成亲跟不成亲关你何事?”章嘉冷声道。

    “我是你父亲,难道不该来喝一杯儿媳妇的茶?”索绰罗都翰问道,心里一阵的酸涩,儿子到底还是不肯认他。

    “我没有父亲!”章嘉回道,年轻俊美的脸庞满是怨恨的阴霾,与平时爽朗阳光的样子有天壤之别。

    是触犯了他心里的底线了,章嘉最不能原谅的就是他的父亲当年害死他**的事情,如今都过去这么多年,这份怨恨似乎没有随着岁月减轻。

    “那我算什么?我就是你老子,就算你怨我恨我,还是不能改变我是你老子的事实!”索绰罗都翰大怒喝道,说完剧烈地咳了起来。

    章嘉只是轻蔑地看了他一眼,“别说你千里迢迢从京城赶来,就是为了这事儿?”

    索绰罗都翰咳得脸色都变得紫红,手指颤抖着,大喘着气,“章嘉,难道就算我死了,你都不肯原谅我?”

    “我们之间没有原谅跟不原谅,你对不起的是我额娘,不是我。”章嘉淡淡地道,当初额娘过世,如果这个男人有点愧疚的,就不会让哈达氏进门,如今才来后悔又有什么用处?

    “如今你额娘已经死了,就算我知道错了,又能怎样?”索绰罗都翰痛心问道。

    微月和方十一面面相觑,都不好开口说话,这毕竟是他们父子之间的恩怨。

    “额娘死了,我的心也死了,你想要我回京城回索绰罗家是不可能的,我情愿不当索绰罗家的人。”章嘉淡淡地道。

    “你……你……”索绰罗都翰震惊地看着章嘉,一直以为儿子赌气不回家,只不过是一时之气,没想到他竟然当真了,这言下之意,难不成还想和他断了父子关系?

    “章嘉!”微月低声唤他,不忍见索绰罗都翰被气得话都说不出来。

    章嘉看了索绰罗都翰一眼,放软了语气,“我回去只会让你更加难做而已,何必麻烦呢,我现在过得很好,根本不想要你的爵位。”

    “哈达氏串通了你叔伯,逼我将爵位传给海嘉,还以我身体有恙为名,不让我见客……”索绰罗都翰低声说起自己在京城的处境,这半年来他身子一直不太好,便辞了官在家中休养,才发现家里一切大权都被哈达氏紧握在手里,他见什么人说什么话,都会被传到她耳里,根本没人将他当是一家之主了。

    他考虑到自己百年之后爵位承继问题,庶出的儿子都不是能挑大梁的,只有章嘉有资格承继他的爵位官职,可这儿子却一点都不稀罕。

    “……我知道自己当年做错了,但这都已经过去了,你就不能让我补偿你吗?”索绰罗都翰几乎是恳求的语气。

    章嘉扭过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索绰罗都翰的脸色有些发白地看着他。

    微月心生不忍,走过去扯了扯章嘉的袖子,“到底是两父子,难道还要记仇记恨一辈子,他都已经知错了,你就原谅他吧。”

    章嘉撇了撇嘴,“我只是替我额娘觉得不值。”

    “我欠你额娘的,我死后自然会到她面前去赎罪。”索绰罗都翰眼底充满悔意。

    章嘉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

    微月对索绰罗都翰道,“大人,其实以章嘉的性子未必适合为官,虽然你是想要为了他好,但是不是也先考虑合不合适这个问题呢?而且,章嘉在广州生活也比在京城开心,何必让他回到京城去面对那些不愿面对的人和事呢?”

    她是不希望章嘉仇怨自己的父亲,但更不希望章嘉去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他已经习惯了现在的生活,让他去当官继承爵位,去面对哈达氏那些人,官场的事情瞬息千变万化,还不如安安稳稳当个普通人的好。

    索绰罗都翰怔了一下,他只是想补偿章嘉,让他不被哈达氏他们欺压,所以才想把爵位给他,难道这样反而是害了他?

    突然就想起自己似乎从来没站在儿子的立场去想,而是觉得自己认为对的,就都是他好。

    “你真的不想回京城?”索绰罗都翰看着章嘉,沉声问道。

    章嘉终于正眼看向这个他该称为阿玛的老人,才发现他比自己记忆中的那个形象要老了许多,以前自己只到他腰的距离,如今几乎要比他高半个头了。

    这个自己曾经很憎恨的男人……已经老了。

    “在我离开京城的时候,就没想过要回索绰罗家,额娘临死的时候没有怨你,我也不会再怨你,但要我去继承你的爵位,那是不可能的,这里才是我的家。”章嘉认真说着,不带怨气,很平淡的语气。

    索绰罗都翰笑得有些苦涩,“我明白了。”

    章嘉看了他一眼,“我下个月成亲,你若是不急着回京城,就……”最后那句话被含糊带过,他也是不想陈家的人介意他家中一个长辈都没有,有索绰罗都翰在的话,诗意嫁给他也体面一些。

    只怕京城那边也不是舒心的地方,微月暗想着,已经替章嘉把话说清楚了,“是啊,章嘉要成亲了,您这位老太爷总不能不在的,不如就先在广州住下。”

    索绰罗都翰脸上大喜,几乎有些激动地直点头,他如今最大的心愿就是看着章嘉成亲生子了。

    章嘉眼神瞟向了别处,他这样做,不代表就原谅了这个人的。

    “对了,贝勒爷的事情你们可都知晓了?”索绰罗都翰高兴之余,同时想起最近京城暗里相传的消息。

    “谷杭大哥怎么了?”章嘉立刻回头问道。

    “说是被软禁了,我也不太清楚,是有一次听海嘉提起的。”他几乎被哈达氏困在屋里,根本无法得知外面的情况。

    章嘉和微月脸色一变,“什么?”

    方十一问道,“他才打了胜仗,怎么就被软禁了?”

    索绰罗都翰摇了摇头,“老夫也不甚清楚,没人敢明里打听这件事。”

    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谷杭也已经将兵权交了回去,乾隆到底还忌惮他什么?既然这么不信任谷杭,为什么当初又要派兵给他出去打仗?

    微月心里越想越气,只觉得这个乾隆简直他**的是个混蛋!

    有些话不方便在人前说,方十一便问索绰罗都翰可是在外面客栈歇脚,听说他住得远,便请他不如在这里住下。

    章嘉就让他和自己一起住在同个院子。

    微月和方十一回到内屋,立刻就抓住他的手,“怎么会这样?该不是因为谷杭提了让蚕丝弛禁的事情吧?”

    “你先别着急,如果谷杭真出了什么事情,和珅会使人送消息给我的。”方十一安抚着微月,心里也有些疑惑,和珅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消息了。

    “可如今一点消息也没有啊。”微月仍然放心不下。

    “我这就派人去打探消息。”方十一低声说着。

    才打算使人去打探,就收到了和珅的消息,只说他在来广州的路上,其他的并没有多说,收到这样的消息,令微月更加替谷杭担心起来。

    在等待和珅来到广州的这段时间,方家也热闹起来。

    方树荣沐休三日,便带着王氏和三个孩子一起到广州来团聚,随她一同前来的,还有方汉玉的哥哥,也就是当年方汉玉养父母的亲生儿子,这些年来都在顺德那边做点小生意,极少和方汉玉联系,没想到会和方树荣一起回来。

    微月忙碌了起来,嫁给方十一这么久,也就这几年才需要服侍公婆,而老太爷和老夫人都不是难服侍的人,所以她过得也算轻松自在。

    就不知道这位伯父一家是什么样的人。

    收拾了客房,一切准备妥当了之后,前院已经有丫环来传话,二爷和唐老太爷来了。

    方汉玉的养父母姓唐。

    ————————

    谢谢送的平安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