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九十二章 意图
    图

    潘微卿呵呵地轻笑几声,“这老太婆生怕以后宝贝孙子吃亏,想通过联姻来确保孙子在家中的位置,潘家不行……因为我是潘家的,也就只有你们方家的势力能够让她满意。”

    微月听着脸色有些沉了下去,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交往都是你算计我我算计你,这点她从来没有排斥,甚至乐意奉陪,就如叶老夫人的殷勤,她知道对方是有心接近,但不管什么原因,都不能牵涉到她的孩子。

    唯有牵涉到她三个孩子,她做什么都不会手软。

    潘微卿似笑非笑看着微月的神色,如果是她自己的孩子,和方家结亲的话,她自然不会有二话,可偏偏是那个女人的孩子……她怎么甘心?

    方家恐怕也不愿意这门亲事的吧。

    “叶三夫人只怕也是想太多了,叶老夫人未必有这个心思。”微月回了潘微卿一个含笑的目光,老实说,她还真没想过三个孩子的婚事问题,茂官快十二岁了,听说这时候的男子在十六岁的时候,多数都该定亲了,就算没定亲,也有通房丫头之类的。

    当初还一脸倔强说不会当她是母亲的小屁孩转眼之间就快到了娶媳妇的时候了吗?可怕的岁月流逝!

    “广州几家大户本来就是从小就定下亲事的,难道你连这个也不知道吗?就是当初家姐和十一少,也是在孩童时候定亲的。”潘微卿冷笑着提醒。

    “那是潘家!如今是我儿子和女儿,婚事就不是一种交易筹码,你也别想利用我去对付你们老夫人和家里的小妾。”微月冷冷地道。

    潘微卿脸色有些难看。

    正好有小丫环来寻潘微卿,说是叶老夫人要准备作别了。

    微月客气笑着,“叶三夫人,请。”两人一起回到了方老夫人的屋里。

    两位老夫人脸上都挂着笑容,看起来似乎相谈甚欢的模样,已经恢复低眉顺耳的潘微卿见了,心里就突然一顿,难道老夫人跟方老夫人谈妥了?

    微月也狐疑看了老夫人一眼,心里到底还是有些被潘微卿的话影响了。

    送走了叶家两位婆媳,方老夫人的脸色立刻就阴沉下来,抓着微月的手,“跟我进屋里来。”

    “娘,怎么了?”微月将她扶着歪在长榻上。

    “叶家在算计着咱们的桐桐呢。”老夫人开门见山地说道,“虽然没有明说,但话里话外就是这个意思,我也没明着拒绝,只说几个孩子都还小,这时候不适合谈这些,我看她应该不会死心的。”

    微月眸色清冷,“任由她们折腾吧。”

    “可要找人去打听叶家的情况?”叶老夫人问道。

    “娘觉得与叶老夫人相处了,能成为亲家吗?”微月反问。

    老夫人坚定地摇了摇头,“只怕要委屈桐桐。”

    “既然我们无意,又何必去打听。”微月道,反正不可能会成为亲戚,管他们叶家是什么情况。

    老夫人笑道,“你说的也是,下次这叶老夫人来了,就推脱我去了你母亲那边,省得还要应付她。”

    微月笑道,“知道了,娘。”

    晚上,微月将这件事说给方十一听,这个女儿控的男人一听到现在就有人在打他宝贝女儿的主意,立刻就炸毛了。

    微月等他把桐桐赞了一遍,将叶家的孙子踩了三遍后,才对他道,“这事儿当然是不能答应,不说桐桐还小,将来说不定还有自己喜欢的人,不能这么快就让她定亲。”

    她不想女儿将来嫁给不喜欢的人。

    方十一低落地将微月抱进怀里,“桐桐最喜欢我的。”

    微月满脸黑线地瞄了他一眼,“你也就是个岳丈大人。”

    两天之后,蚕丝的出口权给了潘家和叶家,同和行没有意外地被排斥在外。

    方老夫人得知消息之后,对微月道,“……求的明明是上上签,怎么就这样了?”

    微月劝着,“这还不到最后呢,签文不是说了吗?柳暗花明又一村,说不定接下来就是好事儿了。”

    老夫人心里得了安慰,脸上笑容也多了一些,带着桐桐去了十六圃翁宅,去找白馥书摸骨牌了。

    ————————

    得不到蚕丝的出口权,方十一似乎也不着急,依旧故我地经营他两地的茶叶,偶尔还要到普宁县那边去查看茶庄的情况,日子依旧是忙碌的。

    微月也让宝信地她开了酒店,牌匾是请方汉玉提书的,虬劲有力的四个大字,天上人间。

    本来也没想要用这个名字,就是微月当时心里一种恶趣味,没想到反而得到老太爷和老夫人的赞成,于是乎,就定了下来。

    若是他们知道这天上人间在三百年后意味着什么,估计就两眼一翻,想掐死微月了。

    酒店交给了宝信去打理,在楼下的大厅开出一间房子,是休闲场所,能提供住客在里面休息,打打牌,听听曲儿,喝杯热茶……一个时辰要一两银子的租金,里面一切免费。

    这也算是一种赚银子的门道儿,有钱的人自然喜欢消遣一些闲事儿,反正广州多的是有钱人。

    酒店开业之后,微月也闲了下来,每天就带着女儿在花园走走,或者跟老夫人一起找白馥书打牌,日子似乎过得十分悠闲。

    章嘉的婚事在下个月举行,本来是微月和老夫人在帮他处理婚礼上的细节,可偏偏方家有了白事,红白不相撞,一切就交给了白馥书和吉祥去处理。

    不过微月和方十一的孝期已经过了,家里又热闹起来。

    说起章嘉的婚事,倒是有些好笑,当初去提亲的时候,可是被陈家狠狠地作弄了一番。

    本来章嘉和陈诗意的婚事是水到渠成的,普宁县的男子都嫌陈诗意不够贤惠,不敢娶她,陈诗意也嫌弃那些男人一点男子汉气概都没有,还没娶妻就担心将来纳妾的问题,和章嘉吵吵闹闹了那么多年,是动心了,可偏偏这章嘉跟榆木一样,一点表示都没有。

    几乎就要死心,听从嫂子的安排,随便找个人嫁了算,没想到章嘉就来提亲了。

    都快被当成姑子的陈诗意这下不愿意了,提了不少条件来刁难章嘉。

    章嘉也不说什么,只是尽量满足她的要求,后来才终于抱得美人归,这点微月也没同情章嘉,换她的话来说,这就是活该,谁让他当时一副别扭忧郁青年的模样,明明是喜欢诗意的,非要装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

    皆大欢喜总是好的,章嘉回到广州之后每天可都是带着准新郎的笑容。

    新宅子也装修得差不多了,再过几天,章嘉就要搬过去了。

    微月端着两杯热茶走进来,方十一难得在家里休息,正和章嘉说着闲话,桐桐和瑞官在旁边玩着洋人的小玩意,是章嘉带来给他们玩儿的。

    “瑞官,你不是和哥哥在练字吗?怎么在这里了?”微月一边将热茶递给章嘉,一边问道。

    瑞官抓了抓光脑门,“小舅舅来了。”

    “你就知道把小舅舅拿来说。”微月嗔了他一眼,然后看向章嘉,“你也真是的,怎么就买了这么多小玩意。”

    “孩子都喜欢嘛。”章嘉嘿嘿笑道。

    微月回到位置上坐下,方十一含笑地看着她,“你自己可是说了,小孩子不能整天看书练字的,要劳逸结合。”

    “你现在是拿我的道理来说我了。”微月没好气地道。

    方十一只是温柔笑着。

    微月问起关于谷杭的消息来,“章嘉,谷杭回京城那么久了,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是去了草原了,也得来个信儿啊,他给你去信了没?”

    章嘉摇头道,“也是没有消息,就连托多那边也没回音。”

    隐隐有种不太妙的预感,以谷杭的为人,不会什么都不说就消失的,当年去打战的时候,也让章嘉跟她说一声的,这次怎么就一点消息都没有,“京城那边没什么事儿吧?”

    “没听说,你怀疑什么?”章嘉问道。

    微月轻轻地摇头。

    方十一睇给她一个温暖的眼神,“我使人去打探了,很快就有消息的。”

    “但愿不要有什么事儿。”微月心中一暖,笑着对方十一道。

    正说着话,就有丫环来回话,说是外面来了一位讲官话的客人,是要来找章嘉少爷和夫人的。

    微月几人面面相觑,谁会同时找她和章嘉的?

    方十一道,“会不会是京城那边的?”

    微月一怔,马上就站了起来,“把客人带到大厅。”

    即使知道微月对谷杭没什么,见她这么关心他的事情,方十一的心冒起了酸泡,又想到女儿也成了人家的干女儿,他只差就要哼出声了。

    看到方十一有些孩子气的样子,微月是好笑又好气,趁着章嘉转身,她飞快亲了他一下。

    方十一立刻笑了起来。

    却正巧被桐桐和瑞官看到,桐桐咯咯地笑了起来,“娘,我也要亲亲。”

    章嘉回过头来,疑惑看着他们。

    微月的老脸火烧云一样红了起来。

    到了大厅,来人出乎人意料,章嘉的脸色立刻变得很难看,几乎掉头就走。

    方十一将他拉住,微月已经客客气气地行礼,“索绰罗大人。”

    ————————

    谢谢一笑嫣然x,磨牙老鼠,夜月嫏三位朋友的粉红票~~~o(n_n)o~

    新书《随喜》,大家先收藏了,因为想参加下个月的pk,所以提前发文,至于更新还是《大清》为主。

    hoho,新书要冲新书榜,大家要收藏哦,下面有链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