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九十一章 对手
    微月和叶老夫人有一面之缘,就是当初方十一带她去参加船宴,这个叶老夫人见她娇憨傻气,也听说她是个傻妻,便联合其他少奶奶夫人来整她,还想把她灌醉,她当时是扮猪吃老虎,几杯酒不算什么,她酒量不错,至于猜枚,她在第二次的时候,已经反将一局,把她们都给灌醉了。

    这应该不能算是结下梁子吧,只不过游戏而已,但跟潘微卿之间似乎就不是游戏那么简单,这个女人当初是想方设法想要嫁给方十一,就算是给他当妾也心甘情愿的,简直把微月当成了仇人。

    在大殿遇上的时候,已经来不见假装看不见了,微月只好面露微笑地对叶老夫人欠了欠身,并低声在方老夫人介绍,“这是叶老夫人。”

    叶家怡和行的吧,方老夫人立刻就在心里想着,她对十三行不熟悉,但因为儿子行走在十三行,她经常让方汉玉讲同和行的事情给她听,渐渐地也能认识一些。

    她客客气气地跟叶老夫人打招呼。

    叶老夫人眼梢一提,将方老夫人打量了一下,立刻就还了礼,“这位就是方老夫人了吧,早就想去拜候您的,没想到今日能巧遇上。”

    十分热情地说起了话,微月有些诧异地看着她,眼角扫了低眉顺耳的潘微卿一眼,啧,从没见过这样的潘微卿,以前她可都是带着一种高高在上的傲气的。

    “以前见十一爷就觉得是人中龙凤,也只有您这样的才能是他的生母。”就是觉得邱氏生不出像方十一这样的儿子?

    方老夫人有些尴尬,没想到叶老夫人会说这样的话,“叶老夫人是谬赞了。”

    “我说的可是实话,广州有几个能和十一爷一样的,不仅是儿子出色,连儿媳妇也招人喜欢。”叶老夫人看向微月,“当年在船宴上,我对方夫人是印象深刻。”

    微月客客气气地笑着,安静站在方老夫人身后。

    方老夫人是个温婉的女子,脾气很好,但对于能不能深交的人,她有自己一套主意,听了这叶老夫人几句话,已经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看着客气随和,其实很刻薄,不是好相处的,“我是很满意这个媳妇。”

    微月看出方老夫人已经有些不耐烦,便假意低声提醒,“娘,就要到吉时了。”

    她们是看准了黄道吉日,选择了吉时来求灵签的。

    方老夫人顺着微月的话跟叶老夫人道别,“我们先去求灵签了。”

    “我们两家有空要多来往。”叶老夫人道。

    “一定一定。”方老夫人笑道。

    微月扶着方老夫人的手臂走向香案桌抬,忍不住侧头看了潘微卿一眼,精致的五官,紧抿的唇角,有些苍白的肤色。

    突然就一个像千年寒冰般的仇恨眼神射了过来。

    微月一怔,还没反应过来,潘微卿已经跟着叶老夫人走出了大殿。

    方老夫人求的都是上上的好签,心中求了个安稳,脸上的笑容立刻灿烂了许多,和微月说说笑笑地上了马车,“……回去要跟榆庭说,连上天都保护他呢,还有,过几天树荣也要回来了,咱们得好好吃一顿团圆饭。”

    微月只是笑着应好。

    谁想到第二天,叶老夫人真的登门拜访了,是和叶三夫人一起来的,微月想起上次她那道怨恨的目光,不由得仔细打量了潘微卿一眼,又是一副低眉顺耳的样子,那天该不是自己的错觉吧。

    方老夫人虽然不想和叶家深交,但过门都是客,都客客气气地接待着。

    茂官和瑞官下学回来,到老夫人这里来请安,正巧遇见了叶老夫人。

    “真是福气,这两孙子将来定也是非简单的。”叶老夫人将瑞官搂进了怀里,疼爱地亲了几口。

    瑞官挣扎了几下,求助地看着微月。

    微月和方老夫人对视一眼,笑着道,“茂官,你带弟弟先回屋里练字吧,别在这里打搅了叶老夫人和祖母。”

    茂官如释重负,马上跟叶老夫人行礼告别。

    瑞官马上从叶老夫人的怀里解脱出来,也跟着行礼,拉着哥哥的走逃也似地离开了。

    方老夫人就笑骂道,“这两个小泼猴,都不耐烦陪我们这些老人了。”

    叶老夫人轻轻哼了一声,“我还真希望我有这么几个泼猴一样的孙子,跟软面似的不经扶的有个什么用。”

    微月注意到潘微卿因为这番话而显得脸色更加发白,紧紧咬着下唇,几乎就要滴出血来了。

    方老夫人也是注意到了,昨日微月已经跟她说过跟潘微卿之间的微妙关系,当然,并不知道她曾经想要嫁给方十一的事儿,见她如此,心中到底有些不忍,便让微月带着她到自己屋里去说话了。

    微月答了一声是,对潘微卿道,“叶三夫人,不如我们到外面去走走?”

    潘微卿看向叶老夫人,见她微微点头,才对微月道,“那就麻烦方夫人了。”

    微月心中狐疑更深,“怎谈得上麻烦,请。”

    潘微卿跟着微月离开了老夫人的院子。

    离开了叶老夫人的视线,她立刻就昂首挺胸,摆出以前微月熟悉的倨傲来,穿的是一套色彩鲜丽,很是红艳的霞彩千色梅花娇纱裙,昨天遇见她的时候,也是一套红色的衣裙,潘微卿以前好像很少穿红色的衣物的。

    红色衬得她的脸色更加苍白。

    微月想请她到屋里,潘微卿却不愿意走进去,就站在院子外面的花园小径上,嘴角吟着冷笑,目光有些疯狂的狰狞,声音很轻很轻,带着深刻的怨怼,“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你很得意吧?”

    “你现在有什么不好的?我有需要得意的地方吗?”微月漠然浅笑,无关紧要的人,她为什么要在意那么多?

    “我有什么不好?”潘微卿突然冷笑起来。

    “三夫人。”她身边的丫环立刻担心地看着她,眼圈有些发红,几乎是求助地看向微月,“方夫人,求求您看在与我们夫人曾是姐妹的份上,帮帮我们夫人吧。”

    微月一怔。

    潘微卿已经立刻尖声道,“不许求她,我求天求地,求谁也不会求她,你下去。”

    那丫环咬了咬唇,只是心疼地看着她,在潘微卿的坚持下,不得不退开十几步,远远地看着她们。

    当年潘微卿可是春风得意,好不风光,怎的才几年的光景,就落得如斯田地?

    “我一直不明白,当初家姐为什么要选择你嫁给方十一,论外貌,论才智,论手段……只有我能和家姐相提并论,你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子,凭什么得到我想要却得不到的东西?家姐死了之后,我才算明白了,她要的不是一个和她一样的人去嫁给方十一,然后继续帮助潘家,她选择了你,是为了她的儿子着想。”

    “不知道家姐会不会后悔,她也有看漏眼的时候,你比谁都精明,比谁都有手段,被方家赶出来了,还能让方十一死心塌地跟着你,你可真厉害。”潘微卿脸上的笑容模糊,声音很轻,像飘絮一样,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微月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这辈子,只有你不好了,我心里才会觉得好,我恨你,恨你有个让父亲万般宠爱的姨娘,恨你姨娘让我姨娘每晚只能以泪洗面,恨父亲偏心你,恨连最后家姐还是选择你,恨你过得比我好,恨为什么你就是不死,我到底有哪里比不上你?”

    “你已经是叶家的三夫人了,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微月皱眉问道,被一个人当面说恨的感觉原来没那么爽快,而且,潘世昌到底哪点看起来偏心她?

    她好像没对潘微卿做过什么吧。

    “哈哈哈……”潘微卿大笑出声,“我满足,我满足得很,你要是生了一个傻儿子,你还能满足吗?要是你丈夫背着你在外面养了外室,最后还让外室登堂而入……谁也没有为你说一句话,因为她能生儿子,还是个三岁就能念诗的儿子,我这个正室还算什么?算什么?”

    潘微卿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就连潘家也没为她出头,觉得她既然已经是正室了,就没必要去计较那么多,只要坐稳了这个位置,将来再生一个儿子还不一样吗?

    可谁又怎么知道,她的丈夫已经有半年不曾踏进她房门一步了,她要怎么生儿子?

    她她的人生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活?

    微月沉默地看着她,原来是婚姻不幸福,原来是生了个不聪明的儿子,难怪在叶老夫人面前低眉顺耳的,难怪会收敛了那么多的嚣张气焰。

    “想不到当年不认输的潘微卿,如今也只不过是如此了。”微月笑了笑,看到她绝望的眼神和笑声,不无感慨,女人果然还是需要斗志才能活得更精彩一些。

    “我会认输?”潘微卿冷冷笑了起来,眼底迸射出一点的光,“如果不是遇见你,或许我就认输了,我怎么能过得比你差……”最后一句,几句是咬牙说出来的。

    微月淡淡一笑,对于潘微卿至今仍把她当对手并没有多大感觉,比自己过得好的女人都是敌人,这就是潘微卿的想法吧。

    “你也别得意,你以为我们老夫人这么殷勤地接近你们是因为什么?”潘微卿看到微月脸上淡然的脸色,忍不住拿话刺她,“真以为是想攀交情吗?她可是在为了她的宝贝孙子着想。”

    微月微微眯起双眸,眼底闪过一抹清冷的光,“什么意思?”

    ————————

    谢谢青青子衿1195两位朋友的粉红票~o(n_n)o~。.。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